邓万鹏 ⊙ 时光插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公园不过是一个临时组织强加给湿地的自大行为

◎邓万鹏



                   


      公园不过是一个临时组织强加给一片湿地的自大行为


 
 
    今天可以是双休日  满城人不是一般地寂寞   瞧这秋天

    很久很久没下雨了
   
雾霾也想趁机起身  像去年那样 

 

从背后悄悄跟上

一双皮鞋  搂住我们致命的腰  

在城市向极端摆布的时代

迫切需要一个反转  向保护区的湿地

求情  而最终的靠山

却注定是一条河

的公园  自从有人硬把那里叫作公园

我的灵魂也只有硬

是反对   一长条肉色石头确实立着

用红笔刻字  无耻啊

渺小的眼睛怎么能看见那无限

天上突然打开的大地

 

    云和云迅速混合 

    翻滚而来   一条通道

    推出一部最后能镇住我们狂躁时代的电影 

 

伟大的缺口旳银幕上 
一位祖先的母亲坐船而来 
创世纪   她用一把草叶的折扇打开
黄泥肋骨   水坑继续燃烧 
于是赤麻鸭飞了  白琵鹭冲天追赶回声 
大小天鹅都飞了  只有金眶鴴留在香蒲中
注视  芦苇根跩动大鸨
城里人的自驾车停在那边树荫下  孩子没跑太远

    一双小腿急速叠着草丛 
     
一半的脸都在倾听   刀螂收割野黄豆 
     
荚壳爆炸蝈蝈的周围 

野西瓜停止一枚鸟蛋   荻花与荻花拍手
男男女女坐在草叶上吃面包 
一溜风的长脖子   吐出一天白絮
荻花滚滚而来   荻花的斧头劈开一片风水
柽柳的阴影实验一朵乳菊的香气 
一人高的芦苇中   某个成年人连拉带尿   芦花看见了
什么都如同没看见 
也有可能只看到人及其动物性(隐蔽部分) 

      树桩上那个内心搏斗很久的人  好像在给自己反复打气
      站起   来回走     他认定涛声拍死了一辆小汽车
      能够再加上很多很多辆的尾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