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君子 ⊙ 保持一种姿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水妖

◎匪君子



            ----水,其实自身便是具有妖性的。


我的身体
终于和灵魂重又长在了一起
幼小与皱纹,在水底缓缓爬行。


(一)
那时我面对天空,瞳孔很黑
手中握一把小野菊
以赤足试水。

天空总是很蓝
水中折射出的影子微漾,却比天空
更接近完美

我幼小的心愿,只是
想捉住水中的一些手指
灵魂赤裸,皮肤忍不住要泛起光晕

(二)
水越来越深,岸越来越远
愿望浮浮沉沉
我看见水的颜色侵入瞳孔,那些色彩
在浮动中窒息。

大水苍茫,水草与蛇类轻歌曼舞
我扭动愈来愈牵强的腰肢
灵魂被扭断了脊梁,自体下堕入
水底成群结队的骨骸,缓缓流过。

无尽大水,无尽之岸
死守愿望,愿望模糊
我听不见野菊花开的声响
更听不见水中曾有,一些鱼儿
在试图尝试呼吸

(三)
灵魂在水底爬行
我伸出双手,却成了水中的一种摆设
我嗅到水的气味,嗅到
水中所有的力量
那些力量只是让人顺从
直至沉默

我顺应了水流,将我的前额慢慢吞没
我浮起的脸孔没有任何表情
最后的这滴泪水,看来是唯一的活物
落进了水里,却一样地没了声音
失去了形体。

(四)
我的身体,终于
和灵魂重又长在了一起
幼小与皱纹长在了一起

我在水底缓缓爬行
听到那大水,是水底所有骨骸们滴出去
却不肯化的泪
而那些水,色泽妖艳
比天空更接近完美。


2001.8.21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