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苍染之水----31深桥

◎墨青




南内环桥深深埋在雪雾之中,安想起来,是几年之后了。
 
逆袭的光在脸上蔓延,不是一整片瞬间驱走阴影的光,叶片与叶片之间的空隙是另一种叶子的形状,光是叶子,在脸上移动,她卷曲着,头发的弯度像自己的手在小腹的抚摸,她走进去,在桥头,眼神落在匝道口的宽度中间,以此为记号,她想五分钟的时间是可以穿过整座南内环桥的。
 
雾色没有散去,深棕色行人问她:森林里是哪些脚趾离开了泥土?
她努力回忆,自己,漂浮在绿色玻璃上,没有这次回忆,这故事就该结束了,她赤脚奔跑在春天的花海里,绿色玻璃碎落了一地,回头的样子,像花朵在乳房之间开放,不说花是什么花,不说风的事,只说细密长发衬托的高远天空之下合适温度中传来的眼神,春在冬天发生了,每一条树枝都是我的姿势,那些黑土松动极了,刚被我的眼睑翻过,无所不知的草,悠悠的在我毛孔里拔高。
 
从小到大,她很少经过南内环桥,五分钟是可以的,桥没有老,她也没有,在雪雾里,桥很长。
南内环桥到底有多长,她并没有关心过,但她无法忘记,几年前,那个手机里的男人无数次提到的桥就在脚下,她到此也并非要测量,而这长度,也实在是说不清楚的,倘若能说清,那就不再是一座桥,而是一堆铜铁,不由得想起他,也是因了正好在桥上,空白的,只有一个行人的桥,才让他经过的身影穿梭,迅速占满了水上的味道。
“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1]
 
涛声卷起的窄巷子里,月光拉起来的烟火正弹奏,窗帘间闪动灯火,远方在博纳尔的画笔下。
她经过,这几年来她的发辫总有不同的花纹,有时散开着,在春天里,茶几上插着新摘的花,留意那绿叶,还没有充足的水分,唇润化在宣纸里的墨,富春山就这样开始流动,山峦,平远出去的堤岸,还有草丛间闪烁的目光,时光中,被看到,被描摹,被整理成安静的心思放置,对于这些,她在别处,她不想这样快地离开木格和窗棂,抓着桌子的棱角,一个南内环桥不曾有过的拐点,背对着太阳,在光圈里面旋转,她想此时他若看得见,定翻过足够多的古书,将青霭里的白云寻出[2],看到她久经岁月的目光,低垂在脸颊上,像南内环桥两排长长的绳索,坚挺地拽着时间的长舌。
 
 
他换了住处,已经很少经过南内环桥回家了,这几年以来,桥上依旧车水马龙,桥上空着,只有薄雾和背影,他通过其他桥过汾河水时,经过的却还是南内环桥,是在某一个时刻一直重复的动作,黑暗里,被桥身的灯光打亮归程,微波荡漾,桥一直就是这样,影子也一样,每一年每一天都一模一样,水面感到的压力从没有增加,没有岁月的年轮催促水纹生长褶皱,就像月光下定型的肤色一样,月光一圈一圈旋转、照耀着,整座南内环桥是一条白蛹,生死之间,终有飞翔的可能。
 
他走在盛夏的麦场上,远处田垄吹来炎热的风,他闻着,来自远方的汗水,从扁担压着的肩膀上流向起伏的脊柱,前后颤抖的两捆金黄色麦子,像是两个太阳,让阴影只在鞋底下来回摩,越来越薄,最后只剩下鞋底和白云飘去的时光,他看到十几个挑着太阳的人正赶到麦场,这是最后一批收割的麦子,要在雨季来临之前全部过了碾子,村子西边的公路旁,全村的人家都赶着驴或骡子拉着石碾子转圈圈,他闻着驴粪蛋子的味道也参在风里,每户的当家人逆风高高扬起麦粒,在风中,成千上万的麦粒冲向太阳,这是它们最接近太阳的时刻,最自由,可以随意翻转的时刻,离大地最远的时刻,仅此一次,立即要在眩晕的幸福中回到地面的时刻,离开一直包裹的穗子的时刻,看着纷纷飘散,被碾碎的穗子重叠在一起,一层层落在麦粒的旁边的瞬间,也都一层层垂落,积成堆,风中不断扬起,地狱中的炭火,火焰就要消失,夜幕席卷而来,风中的事情没有停止过。
 
我的麦子
我的金黄色的眼泪
在金黄色的穗子里面
随风摇摆
盛夏就要到来
张开她镰刀的微笑
捆绑我
碾压我
使我们彼此分离
又赤裸裸堆在一起
连绵如峰
城市的窗子上
密密麻麻的霓火
我想麦子
此刻也在乡村里闪烁
夜的星斗在山谷
倒悬大地之灯
 
他仅作为一个观看者,他离开,不是自己的意愿,桥是一个遥远的意象,连溪太小,所有没有桥,听到过的桥并不是南内环桥的样子,他多一次穿梭其间,就多一次心里的设想,那些通往山外的崎岖山路,隐没在丛林当中,不都在水上的,他一直误认为是这样,当雨后的浓雾弥漫了整个山谷,绿地铺在山脚下,一棵青松的尖,颜色依稀可辨,而山峰连绵的线条已经消失,源源不断的白雾涌向悬崖,燕子俯冲下去,迅速消失了剪刀里的黑色和笔端墨迹,更远处的水域,几颗粗壮树干斜插进水底,青苔的影子已很湿润,雾再大些,便可流着眼珠一般明净的诗句,沉到水下树干的阴影里,虾的触动,他觉得见,心里正发生,他看着祖辈父辈们都看了一辈子的山水,默默的赞美南内环桥,潇潇往事,都有同样的桥,都经过南内环桥,成为同一座升高脚印的钢梯,不断远离时光的水,滚动的波涛。
 
[1]出自老子《道德经》第十一章。
[2]出自王维《终南山》: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