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微微 ⊙ 影子的声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鸡冠花

◎羽微微



我种过这种植物
在1989年,金塘镇
照相馆隔壁,二层小楼天台上
那是相信种子和期待萌芽的年纪
种花的瓦锅烂了,浇水的女童扎着马尾
是美丽的。成长真是一件
很缓慢的事情。鸡冠花开并不好看
但有什么关系,只要它曾经
也是一颗种子,曾经在盛开之前
也呼唤过露水和星星
等待美好真是一种迫切的心情
那个女童急急地扔掉书包
爬上二楼,相信今天和明天不一样
就和许多种子的信仰
是一样的
 
2014.10.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