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苍染之水----27弱道

◎墨青




南内环桥又一次隐伸在雾中,与相隔不远的管道桥,之北是迎泽大桥,相对,都失去了许多节桥身,只有很少的部分若隐若现,他回忆起来的事情都是这样,在单车的速度里,他看到不同阶段的桥面,不断出现,又消失,人来了又走了,他记不清所有人的脸,即使是发生过的人,也可能在雾中的桥上错过,从此再也没有想起来过,他转道离开大桥还是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河沿上也是,雾,他们狭道相逢,已进入十二月了,柳叶还未落尽,枝条上的水分多已被树根收敛,在风中,枝条碰着枝条,声音响亮,他故意放下速度仔细倾听,他刚驶进河沿时就早已听得百米外的声响,他猜度,她曾在前面的柳树下经过,神情透明,像情人互相道别一样,那动作融合在清晨的雾色中,隐去,突出的部分也不完整,无法表达清楚离别是怎样的味道和颜色。
 
远处,两边早已干涸的河道上,有橘红色在晃动,雾色挡住了大部分的荒草,此时,枯萎正在发生,他走近时看到是五六个环卫工人,她们正在清理干枯的脉藤,他以为这是城市中不为人注意的细节,南沙河流干了,已失去名字赋予的涵义,但那些荒草陪着他度过了长长的盛夏,让他经过时总保持着眼神的平静,此时,它们都将被清理,失去了作为草的意义,他想着自己离一个爱人那么远,他正处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楼体,两行柳树,阳光,向前伸展出去的道路通向的整座城市,在摇晃,色彩单调,他抓不住任何一丝风,他那么瘦,那么弱,那么无力,而整座城市的风又都属于他,在行进中,他感到一切都只有雾色那样轻,那样空,那样虚,“南沙河”从身边流过,没有任何声息,正是这行进中品味的静和轻色调,使他将心里的毛和草都忘记,与风摩擦,他想阳光会出现,他也许能看到遥远的天际,也许有成群的鸟飞过蔚蓝色天底,这些可能性使得他满怀期望,想起老子说的: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他放好单车要进单位的楼门时,若望也赶来,她独自步行而来,一定是经过了那段自由想象的路程,她的婚期将近,她所向往的各种物质条件均已实现,她的婚姻可以圆满了,但看到他,她又向着他的虚无而来,她向他微笑,从心底里泛出的微笑,他看着,可以闻着阳光的味道。
 
他们站在楼口,一下子成为了一道风景,太阳升上来,雾色在他们中间消散,两个侧面静止在画面里,远远看去,镶着金边,但他们各自都看不到第三者眼中的景象,只是互道早安,她在前他在后,走进了楼门,身后的湿润空气渐渐干燥起来。
 
铜扣的声音在延续,在沙里,在水退去留下的光亮中,折射着影子,此时回忆起一无所知的孩童时代,沙上就出现波纹、镜面和自己幼年的模样,他蹲下来手指捻着细沙里鲜有人知的事物,站立,望着远方,也是那个年龄的主要动作,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因为时间是不能逆转的,用尽全身的力量,用尽已成年的躯体的力量也无济于事,无法转到那画面的前边,看清那些鼻子和眉眼,他蹲在那里,日近黄昏,他没有是否要回家的抉择,站起身来踩过沙面,也不代表任何选择,就像夕阳落在人世间,对它只有一种命名,而非楼房的夕阳或屠宰场的夕阳,他听到水声退去,推进,又向更远处退去,脚下沙里的水分也随之变化,他在清晨的沙上,还是一般姿势,他想象着自己不再熟悉的山峰下,河水流走,麦田还无人收割,他也许还可以置身其间,双手举过头顶,站在自家的麦田里,父亲并未向他提及粮票之事,他一降生,就可以站在父亲承包的麦田里抚摸麦芒,并意外收获过路于此的野兔或者于此安家的山鸡,他当时并不知道仅仅几年后他就离开了村庄,从此再也不用回去,也再回不去,麦穗从土地上生出来,带着父亲的汗水,阳光下金灿灿一片汪洋,他站在大自然的一个小小角落,心想甜美的生活就是把汗水滴进大地,阳光和雨季都会到来,季风也会,但他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想法只能闪现一次,连破灭的时间都没有,七岁那年他哭着拉着父亲的手要去上学,最后又哭着拉着父亲的手走出学校,八岁那年才成了一年级的学生,才有资格加入共产主义少先队,才能扎上红领巾,大摇大摆地走过田垄,有时站在麦田中间被金色淹没,呼吸着黄土高原上的风,看着浓云将至,又急忙跟随母亲躲避暴雨,他至今记着那浓云的深度,那连接着山谷一样深的颜色,聚集着无限能量,瞬间便将路面上的土腥气打落,避雨窑洞中有淡淡的羊粪的味道,渐渐萦绕起来,雨帘在前,他已看不到遥远的天际,只有雨声覆盖着整个村庄,水汽也随之浓重起来,穿过众多大小山路,乡村,麦田、树木和山谷,渐渐显出白色来,他还听到一种脆亮的响声,像铜扣弹开,他仔细分辨,才知道那是袖口的积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镰刀上,那是爷爷给他特制的,跟他的体型相配的,一把小镰刀。
 
伸向雾里的事物还有很多,他腾不出手,解开一个女人的胸衣,秋天的最后几天发生,有阳光的天数很足,逆着光也被染成金色,她该裸露着身体,走在荒草和他的性幻想里,很多耳鬓厮磨的动作,发出声音,穿过已经变黄的树丛和草,声音的气息纷繁起来,他没有探究这女人的名字和身份,他们相隔有一段距离,阳光和视线填满了无言的空间,他身体里涌动着,他看到天边的橘黄色渐变而下,最亮处是乳白色的天空,她那么年轻,乳房那么丰盈,却要被他忘记,她微微翘起的臀部让他激动,在树下,无数叶片的影子分割她的皮肤,可她无畏树皮的粗糙,调配出与夕阳中的荒野一般色调的肤色,他得到她占有她完全是一种徒劳,他的身体在她的身体里游动,像是一场悲痛欲绝的哭泣,他更希望性爱是一种仪式,在两个相爱的人互相说出-------爱-------的时候进行,但有时有一些过场被忽略,他们可以伸出手指,彼此交叉,紧紧的,紧到可生出相同的疼痛和信念,而不是紧紧贴着她的耻骨,使她颤抖,失去思考的力量,他其实知道,她离他有一段遥远的距离,他喜欢想象她纤细的手指,修长的,手指上有不同的马匹和琴键,它们活动,就有无数的声音打破荒野上的宁静之秋,他慢下追赶的脚步,最后停下来,只是看着她在远处,裸露着年轻的身体,阳光射不透,在草面上铺开阴影的身体,他望着,他那些认真的动作没有加重情感的砝码,反而把心消磨的更瘦,再不会反弹,像海上波浪与波浪撞击泛出的白沫,使得海水丰饶,她的影子被草尖分割,他看着,她有一半是和这蛮草混在一起的,而这蛮草也在她身上,这是他所能理解的一半,他感到自己的性功能完全没有必要再加强。
 
他安静极了,比龙城的午夜还要静,其实龙城的夜色会衰败,对他来说是一种安慰,黑暗会回来,虽然不是那般如胶似漆的状态,也可将众多的影子混同其中,分不出彼此,但此刻
村庄在他身上蔓延
古老的墓地穴位已空
他再一次展示关于广袤蛮草的叙述
沉郁之火
有时是连绵的山峰  流动的乳房
他通过村庄无限放大自己
灯火聚集的丘壑
形成遥想时
流水和蝴蝶的翅膀
他串起丢过多次的魂魄
奔跑在大地上
无数成形的想象和回忆掉落
像一群尸虫延过皮肤
那一年  也可称为那一天
更精确是那一夜
他动了土
清晨的旷野上  小片的阴影颤动
数不清的
花朵 盛开在白骨旁边
         他陷在这样的时刻里,无法快速经历过去,成为多年后的一段难忘的回忆,并被自己赋予美好的评价,这样的情境早有发生,他想起商代青铜器上的饕餮,在美学范畴中有重要的席位,这是后人一厢情愿的享用和品味,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介入到当时的日常生活和“艺术创作”中,当远古的生灵将跳舞的人群绘在陶盆上,企图通过图腾的巫术礼仪获得美好的生活,父系氏族还是在历史的洪流中占据了主导地位,私心膨胀,并通过不断的战争,用血与火的凶残、野蛮、恐怖、威力为历史开辟前进的道路,而青铜艺术却因成为这个动辄杀戮俘虏和奴隶的时代的表征,成为历史和时空在行进中的隐秘力量,而被后人赞叹不绝,但那叫做“人面纹大钺”的兵器,在当时一定是被在人们的心里无限放大的凶残形象,是氏族威吓其他氏族的符号,也是保护本族的“神器”,这样的情感几千年后的人无法接触到它的任何温度,在历史步入盛大的文明时代后,人们将它与其他器皿一起置于最高贵的位置,奉为经典的狞厉之美,他想这样的经历不可避免,如果这低沉的伤可以引出高亢的歌,他想他会给予它们合理的评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