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苍染之水----26红鱼观

◎墨青




若望对男友的气渐渐消散了,开始发现那确实是句胡话,她一直都有这样的自信,他已深深地迷恋着她,从不敢轻易有放手的真实想法,她心里已经可以原谅他,只是还需要一个完美的理由。
 
空当的胃,虚快的脉搏,后来声音传来,一根手指划过皮肤引来的反弹越过灰尘在阳光中漂浮的空间,这样轻地坠落像是能昭示一场雨的前奏,先是在草尖上被分散,而手指传导的情感通由神经,渐渐遍布全身,雨滴密集时,连续打在草尖上,尘土上,进入城市,在楼体、窗玻璃上,车流、马路中间,线缆连绵,屋顶和窗沿,逼在耳旁,但雨滴远没有那么密,不是流水,不是瀑布,之间有很多的空当,远的,近的,像是粗细不一颤动的金属管,其间可以随意追忆往事,或是看到繁星满天的乡间夜空,静静躺着,披下来,独自发光,若望想要这样描述男朋友送给她的声音,她很惊讶,从手机里传出来,他送的礼物如此别致,雨声还勾起了她们共同的经历,比如在她们最初相恋的日子,每逢雨天他会惦记着送伞给她,即使她自己在出门前已有预计,放一把伞在包里,在雨中她们只打一把,回到家时他通常被淋湿了大半个身体,她会递过来干毛巾,心里发笑,而这回忆很快就被雨声淹没,她想起那天跟印站在窗前,看着雨在窗外,打湿园中那一大片绿色灌木和丁香花,印和淼在海边的雨中的想象又慢慢占据着她的呼吸,她有些恼火,想要忘掉他们的故事,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那是别人的,她拿过放在桌上的手机,掐掉了音乐,努力回忆自己,此时,她几乎要害怕起一个词--------向往,自己拥有多少才算够呢,她现在所获得的关爱足可以保证今后的生活幸福美满,但她发现自己的身上还有一条裂隙,阳光填补过,黑暗也填补过,她不能对它视而不见,她用手指划过皮肤找寻,却又不知它在何处。
 
声音漫无目的,与图象混在一起,难以分辨节奏线条,转承和结构,纷繁中,她却感到众多的虚无,一切都变得难以捉摸不可控制,她想着他这次真是煞费苦心,能想到这个主意,还有花开的声音,风铃在风中像是身入竹林的声音,她应好好享受,沉浸其中,品味他的包围,就像是这些声音都是经过他的喉咙发出,在她的全身悠游,那些细小的声响的转动,都勾起她对生活中种种细节的想象,花开的声音是微弱的,这声音其实是由鸟传递的,她看着音乐的标题------春日花野,听到的则是青翠的鸟鸣,其间有细弱的振翅的声音,频率时快时慢,她听着,那定是蝴蝶的飞动,她在文字和声音交汇的时刻看到了春日山坡,开满各色不知名的花朵,绵延至山谷深处,她甚至闻到淡淡的花香,这样的时光定有阳光灿如温馨的爱,她可以在草尖上排放自己心底的秘密,她想将来她们的新房必定要有向阳的窗台,用精致的花盆分别种上在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开放的花朵,她细细想来,新房已装修完毕,那空空的阳台已被她此刻的漫想占满,别处空无一物,只有这阳台丰满着,仿佛这不足两平米的面积已经可以构建婚后生活的幸福气氛,可以在他出门时冲上来双臂环抱着他的脖颈,亲吻他,向他道别,她从此刻开始可以洞察印所在世界,甚至是他脑海中闪现过的图景,她渐渐理解和亲近,以至于开始理解他的疯言疯语,她感到离他很远,又很近。
 
她有时沉浸在乐声中,有时声音沉浸在她之中。
 
她向印提及了他的好,他是那么有创意,她甚至可以因此再重新爱他一次。
 
印发现,其他的国度里也有令人倾慕的湖光山色,他听着她的幸福,心里多半是为她高兴,他挪动脚步,船还是很远,漂在湖心上,阳光是那么适宜被挡在山峰后,他举起杯口中升腾的热气,看到水中膨胀着的枸杞,像极了一条条的红鱼,他不能喝下去,他吹开,它们的游动,在水中由风追逐,船的航线稍有变动,弥漫的山影,与杯中的水汽同构,都如同浅色细纱,各自遮盖着身体的隐秘部位,他有时独自想象着她听到的乐声,有时也编发短信,他似乎是想要她知道自己也能听得入迷,也许他想交给她另一种听的方式,其结果是她对他越发有了吸引力,不过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做事从来如此,随性而为,但接到短信的是安,她从窗前回来,存放了他的档案,看到
“乐声中  凸起的美梦在床铺上  在丝绸面料的褶皱中间  细纱下的毛草  隐约可辨  这好像就是---向往---一词的样子  朦胧到心里发痒”
安不禁笑出声来,又急忙用左手捂住了口,怕打扰了同事们,她想他这又是听着了什么绝响般的声音,回信道
“印 你的生活是由看得见的眼和想得见的心组成  除此别无其他”,他读着,她总说到他心里去,
“水中有一簇红鱼  风起吹皱水面时  它们隐藏到苍草深处  它们不为藏身  是为另一个悠游的天地”
“苍草?  你把草也逼得很远么”
“不  苍草  我说出来你不要惊讶  苍草其实长在女人身上  如果说远  最好能多远就多远  远到没有思想没有爱的时代  人刚为人的时代”
“回到最初是么”
他看着激动不已   回到   回    她竟然用到这个字,他感到只有知音才说得出这个字,与他想的完全一样的字,
“你让我惊奇知道么  你说-------回到  是的  我们已经走得很远很成熟很现代  追忆就是回到”她也无比兴奋起来,窗外夜灯已上,同事们也陆续下班回家,有人跟她打招呼,她草草道别,把头埋到那叠文案后,好像一天的工作刚刚开始
“现代不好么  过去真的那么美么  那么远 那么薄  我们感觉得到么”
“相信那一簇红鱼  它们引领我们的视线和思想  只有跟随  我们才能找到断裂之处  与使我们疼痛的不能忘怀的事物和解”
“回到过去  回到每一个疼痛的地方修补  是这样的和解么”
“这是你一直在用的方法是么  在我的回忆中增加的角色  扮演天使”,她突然间双眼颤满了泪水,却又微笑着,当她抬头,看到龙城的夜色在寒风过后异常明亮,一切像在滚筒机中洗了多遍,已经脱水,拿出来亮在细长的钢丝上,她穿好大衣,走出楼门,将领子竖起来,一阵风吹过她的鼻尖,环绕,没入她身后长长的街道,人行道此时如此宽阔,每一片方格都静静的,没有多余的摩擦声消减它们身上浅浅的纹理,她鬓角的头发飞着,路灯染上来的橘黄色可以让远处的人误认为是别致的光辉在闪耀,在她的耳后或是面庞上,一些零碎的念头在心里,像印说到的那簇红鱼,集体鳞片扭动起来,风吹过头顶向脖颈间延伸的过程就体会得到,那感觉,由自由控制的呼吸打断和连续,她想先要回到自己的寓所,回到一个人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人,只是一个陈旧的,唯留着淡青色白墙的,晨光初入的房间,窗开着,会进来,沙发上已经没有褶皱,只是有些旧了,颜色浅棕,花纹保有原来的模样,可看到螺旋的走线绕过抽象化的花朵,此时,蜷缩着身体,有部分裸露在外,房间里只有一首音乐,其他的声音都被隐藏其间,不再凸显,水泥地板被一片完美的影子压住,深沉的呼吸就是房间里秘藏的响动,想起荒野,山峰连绵,起伏,从远处观看者会发现明显的轮廓由轻巧的线条勾勒,从这个房间出去的裸女站在门的边缘,她本想,裸露在蛮草上不是丢人的举动,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苍草,浓密的锁住一条河谷,所有的流水和波涛汹涌的故事,都从那里开始,她努力调整姿势,不至于让人看到了骂她是荡妇或疯子,她背靠着树,目光淡然,她的睫毛是白天和黑夜的帘幕,它撬开的分界像房间的窗子,她眨着眼皮,头发在风中,是那么长,她天生就有这么长的头发,跟手臂一样长,她的手掠过身上的苍草,她从乐声中分辨出季节挪动的摩擦声,这种草根中水分蒸发的细微之变,水位下降至河床底部河道的风干,她都注意到了,甚至一片叶子掉落时在空气中边缘的磨损,她把这段音乐至于很高的位置,在这种和声中,她仿佛无需找寻,忽然又拥有起自己初生时的婴儿的纯洁,当她发现昂贵的沙发上依然翘着自己的臀部,晨光被舀在腰间,来回晃荡,以至于常年的灰尘、风影和阳光早已使其浑浊,连假设的手势和名称都融不进去,我起身,走到门外是对的,我惦念起刚才手掌掠过下身的经历,是这乐声无法掩盖的,我再次将手放在相同的位置,“触动”遍及全身,我感到身体里的水分下渗,就像山峰里的水分下渗,在山腰处山脚处形成的清泉,可滋润草木,可映照晨光和夕阳,可推开大地上的裂隙,我感到湿润使我变得更加年轻,更富有创造力,我发现只有那个部位才是我,才是本真的我,那是苍染之水,“绵绵苦存,用之不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