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苍染之水----24夜路湿

◎墨青




 
开始于一个秋季雨夜,一个人的生日。
 
他没有听耳机,里面轻微的声音不会被淋湿,他不听是为了让自己的思绪高于旋律,他想要稍高一些的盘旋,可以在雨渐消的夜里尽早获得灯光照耀,将色彩剥开来,流铺在碾轮粘稠的声音中,
起初他的单薄外套的袖口卷曲着,随着肘关节的运动,变换着纹理,两颗扣子都没扣上,圆形的的扣子,不单有雨滴的形状,还有今夜硬质的风的力度,他没有在意,在长街上走走停停,八点多下班,今夜他不着急回家,白天刚参加了的朋友的婚礼,手里把着相机,他知道难得今夜秋凉到了好处,
                  他想着一个人的生日该在今天,
他要送她礼物,她,是的,你们可以想见,最可能就是桥上出现的那个女子,他认定今天是她的生日,礼物必不可少,
这早已不是海棠的时节,他突然想起这花,此时开放的是夜色,不是粉色而是深蓝色橘黄色金色红色紫色墨绿色褐色黑色,他收进镜头里,想象这些人为拼凑的花朵有着分散的结构,要开始,就是现在,他完全是为着惦念一个人,
 
走在风里,是一开始的事,若望此时还没有下班,夜晚有多长都是他自己的,“女人”,只是一个名词,在新华字典上肯定有合理的解释,他抓住一个瞬间,走过十字街口,
他想起可以先写下一段留言:
“亲爱的   生日快乐
一直在想送你什么生日礼物   一直没想好  今天参加了我哥们的婚礼
下午的雨延续到了晚上  等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正好停了
我举起相机 在这样清澈的夜里 我拍摄被灯光打散的 失去自己颜色的雨水
有一些被车轮碾过了 带走了 又混到别的积水里面 不断的滚下去  互相参杂着
能定格的东西很少  这个季节也还是有花朵开放的  它们颤抖的样子估计就是风的样子
我看到了 路边的菊花盘是为这一段的龙城菊花展准备的  各大街上都摆放了 我看到的花不知道名字
淡粉色 很薄 我拍了照片 你可以看到  背景是我们经常去的一家KTV彩色的霓虹灯光
有一段路我搭乘了公车 这段路相对灰暗些 没有更多的拍摄点 
我在桥东的市人大下车 向西望去 是南内环大桥  在雨后
你一再站立的地方(我经常这样想象) 
就是这一朵  其实是一个大花柱 周身开满了 我早就惦记着它们  一整个夏天就是这样
它们陪着我 公交站牌下   我不至于过于孤单  看到它们我可以将耳机卸下 有时我甚至不把播放器带在身上
那天我走近观察选择角度时 一个小男孩狠狠的拍打了它们 他的妈妈在旁边笑 我没说什么 
但是生气了  后来她们上了去小店的车
我简略的选择了一些画面  想把这个夜晚送给你  我曾步行穿行的长街 大桥 和渐深的秋意
灯光好明亮啊  我的手冻麻了  收起相机 我想有一碗热面等着我
图片在我qq空间里  这样送礼物也可以吧  
其实是我想你”
故事的部分就是这些,他在风里坚持了不少时间,这是他第五次步行穿过大桥,第一次去找租房,却是在大雨中,桥特别长,而这一认识成为固定的概念,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存在,所以第二次做出决定是最难的,那时前一天夜里下了暴雪,道路封堵,他不得不下决心,那一次桥更长了,第三次是他想在比较慢的速度中渡过汾河,他悠闲的心情使得脚步轻快,桥面上的木板真是迷人,他甚至想打听清楚是谁的设计,后来没那么做,他尽情享受,他想这就是设计者的初衷,第四次有点记不清了,好像是单车坏了,赶着上班,这次他也不知桥是长是短,今夜是第五次,有明确的目的,他走下公车,行进在缓缓的坡度当中。
 
                                      雨声在先前就回落了,这是最接近“雨后”一词的时间。
抬头望起,是一片苍茫的天色,乌云和夜幕的颜色混在一起,无法分辨。
  在空中,它们也有消散的可能。
 
“你有时走得太远,你从小就不是个乖 孩 子,夜路你也输得起,浓重的黑挤你”
“今夜有璀璨 的灯光,你来  时雨  已经停  歇了,我们看到的是同一场雨,  我身前身后  的黑夜倘若有雨滴分割      ,该会有点片  状的记忆回到初生   地,回到低  头走路,还不习惯  仰望苍穹的童年,除了想早 一 刻回  到院中,看到梨花   开放的盛 事,我什  么都    没想过,路边的  酸枣树摩   挲的声音我  都 没细听,那一晚  有 纯 真的怦动等着我”           “大门前的短坡产生了弧 度,你的身高在它固定的角度      中渐渐上升,透过门缝 ,一道黄颜 色的窗灯 透出 来”        “是啊,我分辨  不清梨花    被光   染后还是不是淡,淡得  只是淡,我是个听话的孩子,  那  时候我都按 时  回家,都在太阳 西沉时, 所以按时并不是遵守某一个特定    的时刻,一年中我  守护着恒久的时刻   ,就像梨花  总是 那么白,  在夜里 的白 , 被太阳射   透的白,隔着窗灯      的白,门缝挤  压的眼神 劈开的白,满 树 梨花白”         “你进门,穿过方砖铺设的路,右手边上是梧桐树,宽大的叶片一层一层向上叠加着那些叶脉尽 头   的 空隙被一层一层向  下叠加的影  子占据,绿色的血管无处不在”      “我那时那么小,我还没在闭上眼   时 想象过  任何一种繁茂的花朵,而它们  开放着,在我外出的半天  之间,在我未获得   任何关于 怒 放的图像     经验作为想象的素材  时,它们开放在眼前,在我幼小 的心灵中, 未被任何开放的花朵占据的血肉中  ,它们开放,那   么淡,那么白,只  留下一片遮挡 夜幕 的苍色,那便是我 对纯 洁一词 的最 初认识”   “你何必要在冷风挥洒的长街上彳亍”
“你懂我,不是么”     “谁会在你常回故 乡的梦边过生日呢,秋雨夜 很清爽,你那些破碎的纯真,没有细  枝末节的故事,你  拍 摄走部分 秋凉的魂魄”    “今天是一人的生日,我想了好长时间送什么礼物,我曾想到了时间,每一天写一封信,去邮局盖戳,并把信拿回,别人问起就说是我要自己去送,这样罗列起来,就可以看 到时 间,即便是 刚  刚逝去的,带着 油墨味的,独一味二的线性流逝-------时间,我是不是应该 配上一个 等待的  姿势,以便她认出我是谁” “我想你会满足,雨水将大部分颜色打落在                                                  
记得选一张片子给我,
我放大,选好合适的相框悬挂在一面足够大的墙面上,今夜,一个幸福女人的生日,有雨声流水声白之声”
“我要被冻僵了”
 
一个夜晚真不是简单的事物,度过,指度过的、参与的那些时刻,睡眠的时刻属于纯生理的意义,回到家中,他最终是要回家的,要在一个地方重新停留,被不同天色遮盖的天井,空气中的氧气、湿度、微生物都发生了变化,东窗上的玻璃往他的房间反射过阳光,他知道,他在第一个休息日的时候知道了,他不在的时候,没有蚊虫声的空气在他的房间里升温,自由飘荡,此时开着门,跟经由凉绳上湿衣的气息混合,他站在门前,不敢轻动,怕惊动房东家的狗,一两分钟后,他发现自己站立着,想起小时候看着远处的树林,看着静止的树林,以为树林就是不动的,有一条小道上马车经过,他们是远道而来的搬迁的人,就要在村子里搭建房子申请自己的承包田,他不知道这样的动联系着人们后来的乡村生活,他想深夜也有一个最为合适的位置,可以望着雨声停歇的龙城,在远处是静止的,无声的,一片浓重的云也不再增加的,在远处灯火璀璨的城,一个完美的印象就此形成,不必深入到街道和小巷,趟上已被碾污的积水,一两分钟后就进门,关起来,这是通风的时刻,是习惯,他接了热水,温度瞬即传遍了全身,他心里舒畅地念道:亲爱的,生日快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