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苍染之水----23婚期

◎墨青



23婚期
若望的婚期订到了明年春天,她现在还可以享受单身生活的自由,还可以在未成为别人的妻子之前狠狠跟男友生气,让他知道她并非是非他不嫁的,让他对自己的错误有清醒深刻的认识并想出新花样来缓解矛盾,一是她要在情感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二是生活的乐趣很可能是这样逼出来的,她有时乐此不疲,总把握着事态的发展,她知道闹到什么程度是最合适的和好机遇,也品尝着男友新一轮的情感表示和行动所带来的欢愉,“对于谈恋爱的人来说,吵架是必须的,”她这样想着,为自己找到了非常充分的理由,那天在楼道里她是真的生气了,但也知道,那是她必须狠的时候,
男友敲门她知道是谁,故意不开,他便在楼道口等着,天色渐晚
若望想买些水果,晚饭是没心情吃了,长时间没有他的动静,以为他走了
“就这样走了,”所有能看到的事物都暴露在灰尘之中,可能时间会落下来,众物都要承接,下楼梯的脚步声无法弹奏,这栋房子离汾河不远,但谁能看到河水的浪荡轻流,几个弯度便沉了下来,从四楼往下,将空气对折挤下,“也好,眼不见心不烦,”秋深了,成熟的果子是件美事,两颗被采摘的次序中,风景已不相同,之后,红黄色离开,绿叶不再有颜色,只有这素心之履经过,“撑得过今晚算你的本事,”昨夜的梦翻腾起来,窄口中向下的光阴,哪些部分的灰尘盖下来,银质的,她知道他在下一层的黑暗中,他是心里的一个影像,只能隐约感觉到,银质的水面,被看见,泛起的水花中有下沉时嘴角外露的气泡,他是印,她不得不明确出来,每走一步都有小小的漩涡,在雨后的玻璃面上,她了解脚步的美好时刻,他为何出现,在这么拥挤的楼道中,倘若他真的走上来,想与我错肩而过,我是该面对着还是背对着,他一定得蹭到我身体的某一部位,胸部或是臀部,而我必须要下去买水果,苹果或是香蕉,都可以,他要上楼,他肯定先看到我的鞋,这双红颜色的布面鞋,看上去便很舒软,他的目光投上来不会被反射而会被打散,无处可寻,之后是腿,黑丝袜包裹的腿,直直的,直抵腰跨的腿,他的眼神会很快掠过我的胸部,领口最上的扣子我是不习惯扣的,他认出是我,在楼梯中间这样相遇,我们要同时经过同一层台阶,他经过的过程是漫长的,他吸着气,可他还能瘦到哪去,任何的想象都可以去填补他的瘦,一只手抚上去两个人都会麻酥的瘦,第一次设想背对着他,又一次是面对着过去的,她并不太清楚那一夜他跟安提到的枫叶林,水面没有平息的时刻,那晚她脱去最后一件内衣,完全伸进被窝中,他经过时,又引出了那一段长长的梦,白金在皮肤上的亮,不再是蛮草疯长的时代,整首整首的抒情诗裸露在黑暗里,身体的起伏也被忽略,那很可能是一阵抽噎带来的颤抖,或是经过布满荆棘的山岗被刺伤,那些可被无数热情的手指敲击的柔软、波折,都重新拥有隐蔽的水帘,只有下沉至深处的念想才能划开,枫叶林中发生的就是这样的故事,他始终抬着脚跟,他一定闻到了我头发上的香味,他眼神向下,看清我的头饰和发型,他开口说了什么话不记得了,
“亲爱的,我在等你。”男友听到她的声音,转回楼口。
 
若望停在倒数第四节台阶上,不知道自己身体里发生了多少复杂的变化,他走近,却不知该说什么,她几乎是突然看着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又感到羞愧,转身上楼,他跑过来挽住了她的胳膊,她使劲挣脱出来,脸背对着他,不让他看到,温热的气息在她脸上蔓延,她手捂着胸口,一句话也没说,
“对不起,我又说混话了”
他站在那里,随着她一动不动,他憋着强烈的情感,大部分是焦虑和着急,又是这样的场面,他们都经历过无数次了,他想能不能快一点结束这难熬的认错的过程,立即重归于好,
“亲爱的,你知道······”
“我不想听你说话”
她的声音稍微有些抖,呼吸渐渐平和下来,
“跟我回去吧,妈妈也很想你”
他终于从她心里过去了,从窄小的楼梯上去了,可他去楼上找谁呢,这楼里除了我他不认识别人的,
“过两天照片就出来了,我们就可以去选片了,放大的那张可挂到客厅的西墙上,你说好么?”
“你自己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他是不会出现的,在这样的楼道里面,不过真要是那样的相遇,可真难为情,就像在沙滩上迎光而行,面朝大海,心门敞开,有多少炙热中升腾的水汽弥漫得住漫向脚边的波涛,只可惜在海边轻易侧身走过,那一年的机会不知何时再来,记忆中没有过多的细节可以迷恋,没想到空洞也让人生起忧伤之情,
“别再生气了好么,你知道我只是气话。”
她已决意不跟他和好,心里气不顺,已上到二层的楼梯上,他追着,拉不住她,想超过她去,挡着去路,可楼梯太窄了,她感觉他冲上来,本能的侧身,他冲得过快见她侧身也就侧身而上,他瞬间擦过,挡在她前面,她转过身,像是一堵墙,他,他,他从我身边经过,难道也是这样么,速度取决于他,也取决于我,他究竟是怎样爱一个人呢,
“下一步还要装修房子,我一个人可做不了主啊,亲爱的。”他双手捧着她的脸,弯下腰来,
他像是桅船上的折杆,在海风中失去方向,要是那年在海边我们不仅仅是携手走过那样简单轻易地错过大海,要是在风雨中也能看到夜色下降到海面的景致,要是能在一颗贝壳中听到遥远的呼唤,此时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就立即原谅他,连他接下来犯下的三次错也一起原谅,“把路让开!”
她推开他,背对着身挤上楼梯,他看到她还在气头上,也不便再纠缠下去,这时有人要下楼,他顺势走下来,在拐角处错过去,看着她拐上了三楼,他也离去,楼外夜幕深深,他已打定了别的注意。
 
第二天清晨开门,她觉得门沉沉的,用力拉开来,才看到是把手上挂着一袋水果。
 
黑夜自己放着光亮,在城市间巡回,不熟悉的人都来观望,贴着墙面上的墨迹,秋风干燥,众多的脸渐渐失去红润,毛孔边的哨兵纷纷倒戈,深入血肉也不见得能找到新的信仰,安下班后,乘坐电梯下楼,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发现键盘上的标记有一些已经模糊,不过她闭着眼也能随意编发信息,她不曾想自己会有这样的本事,但闭上双眼,发生的是另外的事情,今晚夜色明亮,走出楼口,“仿佛回到繁星满天的时光里,身后自己小小的影子跟随着轻松的脚步甩动,只有一只气球那般大小,”这样的情景她只能通过想象,不是回忆,是印激发的幻象,她想起的是他站在连溪里的样子,即使她去过乡村,却不曾过夜,即使过夜,也不曾真正接受过浓密的黑暗,守着屋里的灯火,窗外的星光不会出现,它们闪烁、明灭给远山的轮廓---一整片的树冠---爬进洞穴的蚁群和那些奔跑在原野上的孩子,夜里他们的眼睛里攒满了好几年的星光月光,脚下的石头和沟壑也是明亮的,秋夜已无虫鸣,她感到全然的黑夜弥足珍贵,她想将发梢都对接进入,那该是多么广阔的飘动,甚至看不到轨迹,要在更高的高度才明晰起来,一只纯净心灵的想象多么美好多么难以描摹,充满细节的生活早已经开始,在很多次发现过往的时光有影子之前,她摸索着,并不像电梯下降的那样快,走在灯光明亮的夜色里,遇上不同的陌生人,他们又是如此熟悉,在“不相识”这个意思中,他们是同一个人,有着相同的面孔,相同的追赶公交车的步姿和疲惫,她坐进出租车,关好车门,准备穿行在假设的星光中。
 
若望把水果袋子提回来,里面是红色的苹果和青色葡萄,她感到一种相知的默契,两个人相爱到底为什么呢,是为不断探求自己心里关于浪漫或者美妙的解释,还是要将生活中种种细节的经历从一个人变为两个人,她想起昨夜楼道里的幻想,一时理不清头绪,放下水果,出了门,向单位走去。天空中没有其它的颜色,深秋的蓝,在龙城,定是经过了几天大风的天气才能获得,此时她就走在干爽的阳光平静的时光中,这样的时刻好像不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车流从两三米开外的大街上穿行,竟然没有一次鸣笛的声音,这距离中有一米宽的绿化带,灌木丛里的叶子苍翠葱茏,反射着明媚的阳光,这样没有任何阻挡而下落的光线,让人产生这是一个盛夏清晨的错觉,空气中只有她的脚步在颤动,她忽然间想起他来,这样的时刻,只有这么短的一截路途,有人一起,与人分享,多好,要是轻轻地或紧紧地挽着他的胳膊,不多说什么话,只走路,
他在窗前一定酝酿了良久的呼吸,此时心里平静如水,可以丢进石子,听响,
他穿过掉落了叶子的树干的重影,手提着女式风衣,天渐凉了,
他的步子不大不小,每一次都踩在舒适的神经上,他看到树上的叶子落下,心里默念往日的风华,
他有些急促,两步并作一步,她平常走不了这么快啊,追上去,已看到她双手抱在胸前,萧瑟状,
他引起了别的眸子,从另外的角度进入秋天,撞上秋天,错过秋天,踩在秋天上,
他在身边,他的手伸过来,和我的手一起摇摆,
他身体上的痣也藏在此刻的平静中,这一段路只有十分钟左右的长度,
他身上留下的我的气息我是闻不到的,那对我太熟悉了,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没多久便走完了这段路程,多年来,这段时间中发生过的想法千千万万,有一些也做了记录,在别处,成为另外的故事中的一部分,今日的念头可以随时忘记,比如在拐弯时,被另一个侧面的阳光的刺激,延伸出去关于银色斑点的回忆,或者遇上熟悉的路人,两人感叹起秋天里难得的好天气,互赠的道别都温暖而温馨,她走到单位门口,迅速钻了进去,天气真的凉了,可以感觉到风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