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明 ⊙ 向明诗文看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中秋‧李白

◎向明



【中秋‧饮李白的月光】 向明
李白始终是中国诗史上擎天的一柱,这个永远放光的大目标,凡属舞文弄墨的人都想和他攀扯一点关系,或没事找事的和他聊上几句。譬如去年刚过世的百岁老诗人纪弦,在他五十岁左右写的诗《勋章》,第一句便说「月亮是李白的勋章」。勋章是一个人功绩的表征,月亮这个意象在古诗人作品中几乎都出现过,唯有李白诗中用得最多,且都惊人出色,光是<静夜思>中这个月亮便歴久不衰,纪老颁他一个勋章、虽然来得很迟、也是适当应该的。但是在一切都搞颠覆解构的后现代今天、却并不那么稀罕重视,有个叫做「野人」的诗人简直毫无道理的对着一轮明月发牢骚,说他又不是李白,这首诗是这样的粗野,题目且叫<游子呤>﹔

「他妈的那个月亮
停在窗外动也不动
什么意思
老子又不是李白
老子又不写静夜思」
       还有一个叫囚肉的大陆西南的青年诗人更不分黑白的把李白KUSO了一番,但还是肯定李白的「白」,劝人遇到他一定要绕道:
    く李白遭遇李黑> 囚肉
「李白太白了
李白真是太白太白了
这里有两层意思
李白遭遇杜甫
逃避的是白色的李白
遭遇李黑,算李黑倒霉
李黑只有在自己的黑里摸索
还要有勇气将李白砍死
李白是砍不死的
路上遇到李白最好离他远一点
不要怕绕道」
       近代中国新诗的大老,且是胡适先生当年所创「白马诗社」的一员,名学者周策纵先生,在他2002年十月、他八十六岁时,写了一首新十四行<答李白>:
「你把三千丈长的 一句诗
从盛唐 直摔将过来
我伸手 用两个揩头一接
把它浸到一缸
茅台里

于今张开醉眼
且给你 回答三个傻字
知道了

居然发现还欠你半行没抽出来
就这样让它永远在那里活着罢」
       周老这首诗有点无厘头的寻事找碴味道,当然要找寻此诗的起兴脉络,定与李白那「白发三千丈」的夸饰句有关,周老感到时间飞逝、瞬已人间白头、奈何不得,只好藉酒消愁、说几句潇洒自适的话而己。李白的诗抛向人间千载以上,不过是自我调适,何曾希冀这么久远的后代人与他答话。
       大陆山东平墩湖诗人江非本是农民诗人,他曾写了一首诗<纪念李白>,他说李白是个「饮用过月亮的人」,意象非常超现实,这比现在中秋节有商人在特制的月饼上盖「李白」两个红红的大字,称之为<李家的月饼>更有创意。自古以来一向以可食的饼状象征圆月,在后现代状况的解构下居然变成可饮的液体了。想及今日台湾的过中秋,连吃月饼也都不时兴了、不知何时变成家家户户吃烧烤,弄得全岛污烟瘴气,极度伤身,不如享应江非的妙句改成「中秋‧饮李白月光」,想来、有多环保,多卫生!江非的诗如下:
      《纪念李白》 江非
「我不知道李白是什么时候死的
但我觉得应该是昨天
因为昨天的月亮很好
这个饮用过月亮的人
应该死在这样的一个日子
应该是他提了一个马扎
在井槛边坐了一会儿
回到屋里然后躺在床上
但他去水井那里干什么
坐在那儿干什么
把头举起来干什么
唉!不同了
反正他己经死了
遇到月亮,李白就死了」
        江非此诗会用一个「液体」的意象,当然与李白醉卧舟中、而皓月当空,反眏江中令他神往、不由得想入非非,遂发为掬水月而饮的狂想,终因失去重心,溺死水中。至于其后会有那么多奇怪的问题,则与2007年北京一个研究学者对李白<静夜思>中那张「床」感到兴趣,引发了各地学者的反应,诗中那么多兴问都是学者提出求解。<静夜思>一诗中该写的关键词都有人写过了、光是研究「月光」的就车载斗量,我在下篇「KUSO李白」文章中会有「李白的床出问题」详细报导。
       被台湾名诗人吴晟视为「文青」的少壮强悍诗人鸿鸿、曾写过一首诗<李白夜游>,场景有李白当年独坐过的「敬亭山」,和现代台北热闹的「自由广场」及其周边宏伟的音乐厅。李白居然被安排在此作超时空的夜游,且有现在正当红的时代歌手「五月天」唱出<黑暗中期待光线/生命中有一种绝对>,看来很热闹,事实上鸿鸿是藉题发挥,凸显这时代的诸多纷争荒谬﹕
<李白夜游>
11月13日
夜访国家音乐厅
好久没听人唱我的诗
敬亭山和下江陵
听说伴奏的还有交响乐

在广场上被人群吸引
几个大男生在炫目的舞台上 狂吼着
「想要征服的世界 始终都没有改变」
啊、那不正是为什么
我只有敬亭山 相看两不厌

大街的另一端
有布条和反石化的灯火
彻夜声援着
无法像众鸟高飞的白海豚
猿啼绝迹的浊水溪
陪他们縱情地吶喊
喝着退冰的台啤
闹了一夜肚子(流动厕所另诗再记)

「黑暗中期待光线 生命有一种绝对」
我错过了音乐厅的曲目
但听到我的新诗
在民间唱遍
*引号内俱为五月天歌曲(生命有一种绝对)歌词。
       鸿鸿出身戏剧,投身最多的是剧场与电影,但他最挚爱的诗创作一直未中断,且创办与众不同的《卫生纸》诗刊、然近年来他也积极于社会议题、如环保,反核等‧此诗写<李白夜游>当是某夜参与在自由广场音乐厅前的活动,臆想李白如在当世、看到他从未经验过的后现代景观,如此对生命生存的绝对追求、当不是他闲坐敬亭山时的宁静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