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君 ⊙ 哑君的一千零一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即将消失的记忆(3首)

◎哑君



《那一天》
 
那一天,三月的桃花谢了
谢断了我的春梦
谢醒了尹家台的人民
 
那一天,肖家的那个桃花姐姐
喝了药水。死在姓尹的队长家门口
吓晕了队长和他的女人
 
那一天,桃花姐姐的母亲
哭得惊天动地;喊着桃花的名字
喊着大姓欺负小姓,喊着要队长偿命
 
那一天,队长的屋子
成了灵堂。院墙被挤破
满院子的桃花坠落
 
那一天,大队书记和大队长来了
公社书记和社长也来了
桃花的家属,仍然不肯罢休
 
那一天,桃花姐姐喝药水
是因为评“大寨工分”
说大姓欺负小姓,把她少评了半分
 
那一天,桃花姐姐换上了
好漂亮的衣裳。桃红色的上装
柳绿色的下装全都关进了漆黑的牢房
 
那一天,三月的桃花谢了
谢满尹家台的道路
匆匆的送葬队伍,送不动自己的脚
 
2014年8月24日于长寿里
 
 
《徐尹邓村》
 
那个养育过我或者
我的户籍所在地的徐尹邓村
以前其实叫向阳大队
至于再以前叫什么
或者后来
怎么就改成了徐尹邓村
对于这个问题
我一直都不知道
是否该找人问一问
 
但我知道,我们这个村
或者大队,由三个台子组成
而每一个台子又由
一个大姓,几个小姓组成
譬如我们尹家台
近四百户人家
就只有姓张
姓肖、姓李、姓刘的九户小姓
 
但让我纠结的却是
那个小小的邓家台除了
一家姓陈、三家姓肖、十八家姓曾
竟然没有一家姓邓
 
2014年8月10日于长寿里
 
《写给英年早逝的堂兄》
 
你总是习惯于站在
六渡桥那间矮小的阁楼
看龟山电视塔,蛇山上那座
没有黄鹤的黄鹤楼
看亚洲大酒店、世贸广场……
一座高过一座的建筑
看齐天王的泰山、司天王的
衡山、金天王的华山……
有时候你实在望不见她们
就只好躺在床上,在书本里看
 
你总是分不清爱情与婚姻的含义
总是忘不了那些不属于
婚姻的女人。看不见
那些可以成为你女人的女人
所以这一生,你翻遍那么多本书
只到生命终结
四十六年,你都没有找到
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女人
 
你读过那么多书,但你总是忘了
身体是自己的,也是父母的
所以烟成了你唯一的伴侣
睡不着觉,你抽烟
早上醒来,你抽烟
忘记了吃早餐,你抽烟
中餐和晚餐,也只吃那么一点点
而且长期不吃菜
要么用老干妈下饭
要么边吃饭,边抽烟
 
你走了,让年逾古稀的父亲
坐上了一幅轮椅;你走了
让白发苍苍的母亲
在一夜之间失眠
你走了,直到父母随你而去
直到你弟媳改嫁
带走你的侄子
你和你父母的尸骨与灵魂
都没有回到尹家台
 
2014年8月31日于长寿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