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新 ⊙ 和泰森打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乌鸫(五首)

◎张万新



《重庆很热》
 
那些冒汗的人头,
那些脸上有皱纹的蒸汽。
在街面晃动。
其中有人回头观看,
越过轿车、矮子、滑板
和小叶榕树,看见的依然是
冒汗,和有皱纹的蒸汽。
 
2010年9月19日
 
 
《龙凤寺》
 
这里有一段悬崖,
像一个裸露的膝盖,
拒绝了水泥。
龙凤寺正好就是一个
积木玩具,摆在膝盖顶端。
我们只喝了一杯茶,
就看见刚才那条木船
竟到了长江对岸,
离浅滩不远,
那人正使劲划动双桨,
他要穿过急流,
回到念经这边来。
 
2010年10月12日
 
 
《凉快的地方》
 
树林被蝉,
石板被苔藓,
小女孩被蜻蜓。
 
那个老人被牲口,
但是还能说话。
他曾看见一眼泉水干掉了,
看见最后一滴水
消失不见。
 
我正想观察他时,
已经看不清楚了。
他的身影在乱草丛中,
被遮住了一半以上。
 
2014年8月13日
 
 
《乌鸫》
 
乌鸫飞过来,
等于没飞过来。
一般情况下,
乌鸫都被误认成乌鸦。
 
乌鸫其实就是百舌鸟,
乌鸫飞进唐诗,名叫百鸫。
 
在酉阳的荒山中,
乌鸫有两个名字。
 
一个叫阳雀,
总在云雾山巅鸣叫,
声调高亢,传得很远。
没人见过阳雀,
不幸看见了,
立刻变成痴呆。
 
只举一个例子:
当年的一位老同事,
忽然得了老年痴呆症。
我去看他时,他老婆抱怨说:
“叫他莫到山上去耍,
他偏要去,
这下好了噻,
看到阳雀了噻,
变成痴呆了噻。”
 
另一个叫尿屎雀。
喜食农家茅厕的蛆虫。
声调沙哑低沉,
山民用石头打它。
 
就凭山民们的智力,
怎么都不可能将两者
归纳成同一种鸟。
 
若是有这样一位诗人,
我们也不会认识他。
他内心是阳雀,
常常自己抽自己耳光。
平常则只写次要的诗篇,
就像一只尿屎雀,
挨了许多石头。
 
2014年8月16日
 
 
《两种教堂》
 
在中央公园,
有两种教堂。
仿佛上帝也有两种,
仿佛基督也有两种。
两者挨得很近,
我都去参观了。
他们唱的赞美诗
也明显不同。
 
一个白发信徒
匆匆赶来,
在水泥上摔了一跤,
右臂出现了一个奇迹,
一个十字形伤口,
渗出了十字形的血珠。
 
2014年8月17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