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丝 ⊙ 空壳剧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空壳剧场

◎摩丝



1 那人

那人拥有古铜色的皮肤
挥手就是一排金色钮扣
那人雨天撑开双重罪恶
曲折,又颇具天真率性
那人从黑暗隧道中走过留下一张白色兽皮
那人形而上学
那人多么象剧场里的玩具
沉默起来如胶似漆,然而
那人是颗水果硬糖,不含水份
包装严谨,嫉恶如仇
那人展览一场午夜爵士
一把椅子落地生根
那人摩拳擦掌,不讲规矩
那人,打翻一盒纸装牛奶


2 我

我坠落。
呼之则来,挥之即去
我一直忧虑着开春以来的姿态
使我消化不良
我逐个拆开所有玩具,包括半个月亮
在夜晚揉搓发疼的膝盖
我知道,张开嘴就是下一个春天
但是我不肯。
我蠢蠢欲动并且眉开眼笑
魂不守舍却又欲罢不能
我持续婉约地思考
我该不该是剧场里密集的光
或者是别的什么
比如,长满鲜花后被弄皱的纸


3 混蛋

嗨,你这个漂亮的混蛋
等黑夜从你鼻翼喷出
后院里就将空无一人
你要一直往前跑
成为所有隆重登场当中最快乐的一个
这就是最后的夜晚了
不会陌生却有几分含糊
你泪水盈眶,眼光蓬松
迫切地渴望永远不会老去
你拽脱玩具上的金色钮扣
因为紧张而性情大变
哭得象个孩子
怎么就忘了众目睽睽呢
你这温柔的混蛋


4 瘟疫

一走进阴暗就想起大火
奇怪
视觉在很远的地方
看近了,又看开
在瘟疫第二次重现剧场之前
必须相信死亡
首肯幸福这个疯子
俯身轻触,传染
并刺进一根桃木式
急促的耻辱,小小的
攫走一生攥紧的错误
来吧,或者
逃吧
面对绝望,垂下额头

2001/7/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