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吟》系列(2011年3-5月)

◎老英在野



夏天吟
(2011-05-11 23:14:03)

 
 
夏天可供灭门
槐花飘香的时节,适宜强拆
自焚,有人乘火车出游
有人翻墙入室
桅子花犯下诱奸罪
 
夏天也适宜换届选举
拉票的乡亲
演电影
富二代找到了刀
砍死的人,在镜头里装死
 
我们也喝酒,不断地
抬升物价
欣赏迪厅里刚入行的雏妓
光膀子的黑社会
黄头发,纹脖颈,砍刀比我们那时更轻灵
 
 
 
当下吟
(2011-05-11 18:43:37)
 
 
生在此时,稳固的大陆,你我
尚可写作,用秘码交谈,这
多么好
况且还有众多乱象
弥补想象,有微博
可供调侃
 
如今,你我都知道
喊叫多么无力,徒增强奸者的
快感——不如血腥
不如暧昧之夜
当春风又绿了亡友的坟顶,你那里
江水可蓝
 
没了朝代更迭
是种遗憾,不仅少了好玩的忠奸
史笔里也难有波折
可供评点。我们只好大笑
看古书,唱无字歌
纵酒后醉游,从梦里了望,下面的海
 
 
 
文士吟
(2011-05-09 22:26:21)
 
你知道的,杨絮知道
蝴蝶也知道
所以
野蔷薇知道
风知道
 
暮色中的白鹈知道
麦地上的打井架知道
但水也知道
闷热的空气里,埋掉多少飞蠓
你不知道
 
记忆又把你领到这儿
看残荷满塘
旧楼房丢失了多少窗户,抽沙船
抽走多少沙子
它以为,你知道
 
同去的人,知道河的书法
知道农庄的商业价值
和你:老县城硕儒的子孙,旧传统的
遗腹子
也是二十年前,那个放水的人
 
“要盖,就盖成刘文彩那样的
大房子”,富起来的人
在卤菜馆接头
苍茫的渡槽:是青春,是年轻的老婆
孩子抗议的高叫——你知道 
 
 
 
近代吟
(2011-05-09 16:05:35)

 
如你所言:我拉开了帘子,却
没能理解窗外的阴霾
我知道我不可能明了云层后诡秘的较量
像我所有祖先经过的那样
总会有两条,或者更多的怪兽
在那里,沉默,凶残地撕杀
——怕引来更多的争夺
 
只能等待。等待失败者的惨叫
开启另一个时代
像你推荐给我的这本近代史
里面风狂雨暴,却没一个胜利者
少有的正面角色
也大多在乡下:教书,种菜,修补小路
……海潮涌上,重新洗牌
 
似乎,翻卷的历史只是笑料
你希望澄清,却也赞美明君
“重要的是思考,民众的……”,我们看不到
而坟丘仍旧,或大或小,遍布大地
墓主仍被奸尸
灾难只让人震惊,恐惧
你说的,鲁迅也死于绝望,我信
 
 
 
不祥吟
(2011-05-06 17:03:39)


 
 
又是春夏之交,云开始算计动荡
又是故道,分歧还在维系
夸父抻开的身体
盘在夕阳里
 
谈论无法避开的敏感,最后化成长吟
上游狂欢的泔水
还泛着理想的油腻
痛苦,愤怒,大多因为排挤
 
唉,多么漫长的转弯
争抢的优势又得到了延续
看完蚂蚁的大军,就席地而坐吧
让时间翻动扑克:红的,黑的,大王,小王
 
 
 
强调吟
(2011-04-22 23:42:48)
 
 
喝酒,然后唱歌,祖国的夜晚
低俗的娱乐
不过如此:有买,有卖——表面的,货币的
公平
 
最后总要坐在马路牙子上争论:民主
与战争。电话从床上打来
不能献身的爱
依靠的,只是古典的,修养
 
当清算来临,他们的子孙
不可能逃尽,我强调
宽容——正像他们
现在,对待手无寸铁的,失地的农民
 
杀戮吟
(2011-04-22 16:28:14)

 
杀戮仍在继续,从幼儿园
到车轮——仇恨终于找到了刀
他们欠下的,最终
要弱者偿还
 
写诗,就是重新学习说话
用月光
盖住机械的嘈杂,谁会
一个人,用垃圾装点些春色
 
这几乎是最后的抵抗了
晚死的人,也会朝我们的方向唾骂
虚伪,怯懦,愚蠢
——正如我们污辱过的那些
 
 
 
月光吟
(2011-04-20 05:30:34)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李白
 
 
这肉身,这赘肉,这皮囊,终究进入的虚无
是否——
还有一轮这样的圆月
 
2011年4月20的寅时,建造的声音
消失了
一个人被惊醒,坐着,两手平伸,抚弄悲伤的胃
 
革命吟
(2011-04-16 07:48:11) 
 
 
在一首诗里,像在一次聚饮里,我们
背对着开向大街的门,思考,反对
把愤怒切碎,研磨
有时光亮进来,随着刺耳的低俗,在邻座
烧起来。我们就一直盯着锅里的羊肉
用陈述句争辩
 
有几次,我们都推车步行,从暖昧的千佛庵
拐到幽暗的车站路
经过的每个馆子,都曾撂倒过我们
每个垃圾堆,都曾呕吐过
你对着三楼喊一个女气的名字
上面的窗口,有一次,居然开了
 
越来越深地,我们厌倦了它们
更愿意一起走到古典,你在《太平广记》里
观赏一把刀:叙述的阴冷
精细得可怕。为什么不是明代
小品?末世的,文人的断脊,碎在
枯硬的山水里,如同“混在当下”
 
好在,我们还能从佛音里得到安慰
自从我把大悲咒的耳塞给你
云蒙山上的中国地图,有了哀怜的色彩
写作可能无用,坦克的发言
更没意义,革命
应该是纸质的,低语式的,沉默的,发现
 
 
 
谈话吟
(2011-04-02 00:00:00) 
 
 
暴民利用了秋天,在烟里
围住县城:一个直肠癌患者的葬礼上
我们喝着红酒,淡
如老掉的妓女
夜色里,你坚持向远方挥手
似乎你找到了路
 
再多一点酒精,我就能送你到天上
凡是我们想要的,回忆
都能提供
比我们政治课上的争论
还要荒唐,比老师的脑袋还亮
都老得这么厉害了,“瞅瞅,一望无际的……”
 
 
谈话吟
(2011-04-02 00:00:00) 
 
暴民利用了秋天,在烟里
围住县城:一个直肠癌患者的葬礼上
我们喝着红酒,淡
如老掉的妓女
夜色里,你坚持向远方挥手
似乎你找到了路
 
再多一点酒精,我就能送你到天上
凡是我们想要的,回忆
都能提供
比我们政治课上的争论
还要荒唐,比老师的脑袋还亮
都老得这么厉害了,“瞅瞅,一望无际的……”
 
 
春日吟
(2011-03-27 16:16:32) 
 
 
春天,是撑在你眼皮下的学校
星期天的学校
新挖的操场上流着
银子似的阳光
往事流来,清凉的
还来树篱上烟色的味道
一张张年轻的脸
在那里,失神张望
 
燕子重又回到清晨
小鞭炮的清晨
出殡的队伍也在笙歌里拐弯
淮河桥下
水色潋滟——你的山寨机
开始颤抖
兄弟回来了
上访户也赶到北京
 
 
祖国吟
(2011-03-27 16:07:19) 
 
 
第二天,我们
躺在夏邑的车上,继续昨天的谈话
经过混乱的郑州东站
想象过的黄河
雨,星星点点地洒着
你说:中牟四十里大水
可供泛舟
 
那是三年前,花园口霓虹变幻
轰鸣的只剩的厅
九零后在台上拧水

被一群流氓有产阶级挟持
围着热裤狂吼:这是
我的祖国
 
 
一晃吟
(2011-02-23 18:23:57)
 
四十年,一晃
伙计们长大成人
老城也已经美容
酒,又凉又辣
 
夜深得实在
月亮,算是一条出路
我们走不到那里
就像这个春天
 
花开了,又老掉
水在地球上流来流去
你改变了什么
后面的人,才能看到
 
 
 
春天吟
(2011-02-15 12:13:22) 
 
春天来了
我还有酒,和对文字的不信任
这,都源于一首诗
 
夜晚来了
我们唱不唱歌,都无所谓
自耕农总能发现自己
 
诗来了
我想我还有些吸引力
坐会儿,喝杯茶,看大风刮过树顶
 
 
怀旧吟
(2011-02-15 11:48:52) 
 
 
够了,诱惑
我已找到比寒风更好的保养
在衰草中
关注微小的事物
 
天空依旧一无所有
除了月亮
像一滴蜡,在那谁的脸上
结着玉一样的痂
 
那条弯过村庄的小路
还在叹息里弯着
萤火流过
你说,错是错误,也是错过 
 
到达吟
(2011-01-20 11:48:30) 
 
当你披雪赶来
一声明亮的啼叫
正在围墙外落定
我们望着去年的天穹
湿漉漉的轮胎,桦树
山涧沉睡的巨石
孩子们不再争抢电视
似乎因为一丝风
我放下书
眼光围住你
窗外又一次涌来集市的喧嚷
 
荒原吟
(2011-01-16 18:26:56) 
 
 
 
暴虐王朝的精美底座
护卫着黄鼠狼的夜景
树丛深处的白塔
仍把唐时的风铃怀想
 
我们踩着草叶絮谈
用比露水更低的语音
河岸拐入你松软的鬓角
那里,一颗星隐隐醒来
 
刚刚捱过的粗砺
仍在天边狰狞
乡土的火光渐渐暗淡
你转过身,让风重新掠过眼底的荒原
 
 
古典吟
(2011-01-16 12:27:27)

 
 
被风吹开的树影
投在回去的路上
斜阳如你围巾般温暖
别离,似乎还在长篙之外
 
我们幻化的蝴蝶
依旧没有醒来
洒樽挥动的月色
淡如花魅
 
鸡鸣持续提醒的约定
仍在粉壁上浸蚀
打马而过的故人
怀着炊烟那么长的忧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