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雁 ⊙ 正午的观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公共汽车纪事——与姜庵后学共勉

◎马雁



闷热,更热的是车厢后部
起伏的浪,我如此谨慎。
之前,抑郁症患者的前身
从南中国的裤兜里悄悄掏出
食指与拇指之间的钞票,避人眼目,
潜伏,正在接近伟大传统。

售票员收走湿润的钞票,两张。
在传统中,存在着“一”的可能性,
但有人说:“二”不能出现为“一”。
当时,它们依靠汗液黏着、紧贴。
喊号子的人此刻正经过窗外,
他们面无表情,并且不着一物。

热的振幅里,波荡的中心
正在人体内移动。没有
无谓的人物,这里正是拥挤的尽头。
身下,发动机还在创造新的人生,
此刻,抑郁症脚踏菲薄的地壳,
胸中涌起难以排遣的犹疑。

要用坚毅的嘴角抵抗源源不断的词语,
要穿过密不透风的人群。他们体内的热,
如同怀着炙烧的阴谋,迟钝地杵。
我粗暴起来,不再沉浸于想。
像冰,迅速穿透伟大传统的中心,
融化了。现在,同肮脏的土混合着。

2002-6-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