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4年5-6月诗选

◎一地雪



夜行
——给亚刀、松爽
 
它像一把玻璃碎片。
又似一粒滚动的豌豆。
 
那夜,一部记忆的默片
晃动在虚幻的存在里。
一波一波,
光斑似的结成核。
标致307,像灰色的教堂——
战舰,斑马,或我们的
百年孤独。
 
火葬场不过在一瞬间摇晃了一下。
尔后,你在方向盘上
打了个盹。我们
驶过夜光,笔直的空洞里,
风如涟漪混沌着。
 
午夜两点。
空气打着瞌睡像一只只
粉蝶,在我们双肩穿梭。
黯哑的嗓音
拨弄着四周:比如远,
被诗句惊醒的汽笛,县道上鬼魅的
斑马线。尘埃在
 
空旷里轻轻舞蹈。那时,
仿佛一生,
只剩下了这些。
 
2014-5-7零点
 
旧街
——给JP
 
分明是只狐狸
在我离开的当儿,摇身
变成了美男。
我在你的细腰里寻觅
当年的虎背。
 
降低车速。
已经是一再再再降低。
莫非你真的重新做人
我再无法看到,你
狐媚的双眼。
 
丝丝青发不见。
所有的
门楣都挂满白须的飘逸。
我将折弯的脖颈啊
终不能抵达
当初,当年,当时,当刻。
红绿灯
将过眼的风流淹没。
 
2014-5-26
 
旧丝袜
 
慢慢的你会发现
我的妩媚已被昨天埋葬。
那是一个
用一天足以承载一年
用一年足以完成一生的季节。
慢慢的
我变得生硬
如一张老妪的脸皮,
不小心会被空想的风剥落。
慢慢的
我变得充满杀气,
摇身一变
就成一把坚韧的利剑。
成名时,就是对
美的绞刑的宣判。
宣判我失去了性
和女人的称谓。
我是旧
旧得无人认识。无人
说,一双旧丝袜
能绑架一个女人的中年
和十个,依稀葱郁的
脚趾。但
这是真的,真的有
被旧,缠死的。
 
2014-5-27
 
银镯子
 
套上手腕,银镯子像一头
骑上中年的驴。
自此,她有了拉磨的银色品质。
 
蒙上眼
在灰色的厨房,餐厅,
洗衣机旁,
在环佩叮当中为他们,
为神歌颂的生活
默默地转动。
 
在余生的磨房里。
也许她会在磨道上偶尔
停下,独自欣赏
那光滑的花纹,像
悄悄摘下一朵久违的玫瑰。
 
当她低头抚摸它的一瞬
日历冷不丁翻动了数年。犹如你的手
从少年举起,落在暮年。
 
在踏踏的驴步
践踏着她的茫然、无奈和对世界的
叛逆时。等那天
弯曲的手指无法戴上
金婚的钻戒。
 
然后,在某一个清晨
或黄昏,她厌倦了磨道,
想飞。安静地躺在宿命之床,
用最后
一丝儿力气,卸下它——
如影随形的银镯子。
 
2014-6-14
 
长眼睛的下午
 
长眼睛的下午。
核桃壳的记忆纹上泛着浮萍、枯木
偶尔一只蜻蜓。
为了赶跑时间
她反复阅读。
 
当阅读的沙漏将时间过滤
她想到桥,忽然害怕
有一天它会在自己
脚下坍塌。那是日日横在
眼际,悬空的悬念。
她为此怀疑,那些
 
坏新闻,坏报道,
真实的祖国,豆腐渣?
想到死,她像一只
逃跑的蚊子
小小的身躯被她的巴掌一次次追赶。
而现实是
 
她安坐在白色的楼房里
复习驾驶红色轿车的技艺。
亲人温暖。
一朵带刺的月季
老得绚丽。
 
可这个长眼睛的下午
有人说,奴隶在滋生
奴隶的土壤中苏醒,
他们是从电车上
掉下来的孩子。打烊
又开门的超市。
白鸽的粪便扑棱棱撞向大街小巷。
冰箱里西红柿集体自杀。
她不信。
 
风车在盆地的垭口
默默旋转。白河漂浮在茶缸里
缓缓流进她疼痛的胃。
孩子们在胡同唤着豆豆,豆豆,
叫豆豆的小狗
正煞有介事地张望
 
她茫然的脸。遭遇这
阅读的快感,像直升机降落
在她浑圆的肚腹。
她翘起二郎腿,揉了揉
浑浊的双眼。窗外,
鸟鸣开始为黄昏送葬。
 
2014-6-15
 
无语
 
空电脑。哑书。放风筝的人
在她小小的心脏
抖动。她微微颤了一下
一切依稀安静。
 
星期天也是空的。
仿佛人
都随了天意,让所有的风
睡去,云丝儿凝结。
 
流水过后
竟无任何印痕。多么详实。
无语的她
又对键盘说了什么。
 
 
2014-6-23
 
八年祭
 
八年后,她成了无头苍蝇。
八年中嘤嘤的振翅
乞讨,折断的羽翼如直升机夹着竖起的尾巴
坠落在数字密密麻麻的心空。
所幸那里
血迹模糊,一小片葱郁
劫后余生。所幸
她依然有空想藏身。
 
又八年。她变成一粒悬空的尘埃。
孤岛。秃脑袋。
喝咖啡的键盘。注射毒。
她脚尖长刀,游刃于
命悬一丝的广场。
可上。可下。
上下皆无。
 
2014-6-30上午
*7.14日,又一个八年过去。(方城电信局八年,南阳高新区工业园八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