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君 ⊙ 哑君的一千零一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抒情或者叙事(近作2首)

◎哑君



在野人谷,与高柳及洁岷、黄斌、宗宣交杯
 
高柳兄,转眼10年多没有见了
我们都到了奔六的年龄
现在,我终于可以闲下来
而你却还是那么忙碌。我只能到东湖
你的写字楼来看你
东湖——荆州,两点一线
不仅丝毫看不见你疲惫的影子
甚至,你似乎比十年前年轻了许多
 
高柳兄,虽然你比我小那么两岁
但我,还是习惯了称你为兄
这么多年,我们每次见面
虽然不谈诗歌,但每次
我们都谈得那么突入
这次见面,你让宗宣约我
还叫来了洁岷、黄斌
 
在野人谷,你说我开过餐馆
非得让我点菜。幸亏我拉上了黄斌
幸亏,洁岷没有让你带酒
他特意从家里带来两瓶
四川宜滨的交杯酒
从而让我们的这次见面
又增添了“交杯”的话题
 
2014.5.18于同岗里
 
晚年的父亲
 
晚年的父亲
总是
习惯于上午和下午睡觉
夜半三更或者四更
甚至一个通宵
在卧室、厨房、卫生间、客厅
蹒跚与咳嗽
把满屋子的灯
开得通亮
把一些家私或者物品撞倒
 
晚年的父亲
虽然双眼失明
八十二岁的年龄
仍然坚持
听电视里的新闻
每天早晨和晚上七点
中午十二点
都会早早地守候在
电视机前
连四岁的孙子也知道
老爷子的电视到了
 
晚年的父亲
总是会在餐前醒来
一个人自言自语
对我或者妻子
吼吼嚷嚷
与母亲吵吵闹闹
与四岁的重孙
争零食或者饮料
 
2014年7月17日于长寿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