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冢 ⊙ 灵的编年史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续进学解·天朝书生

◎蝼冢



天朝书生
——天铎山饮酒,赠洛阳王氏,顺祝生日


 




这一年,还没有雨
二月二这天,更像一则寓言
我们饮酒,比量光阴,按斤两
分配给远在身边的诸多姓氏
就是在这个院落我们说出
鸟语和冰渣,一切还没有显性
旧知识
尚未种下,次要如土壤
鲜嫩有如卷帙,几只翩跹的拖曳的翅膀
恰似新一回合的端倪
那些种下的曾沿着旧有的轨迹
重新铺满视野的空白
成为不可割舍的此世的酝酿
并进入有经验的胃和身体
衍生出与山岗有关的社会学
如今它们都已变轨,悲伤如广场
如我们心头的滥觞,如一条开根号的蛇
各自逶迤,秉持
过往压缩成饼,成鱼,人世间的所有
无非这杯清酒,没有什么不可以一饮而尽
它能使我们站得上更矮小的山顶
一次次放大关于群我的历史,将群山驱向诗篇
将非命与午夜逐出诗行
松树一边瘦身一边观望
它似乎觉得再遥远的心痛都可以通过
山下的雾霾传递而来,某个坐标上的天灾人祸
刻意被解释为现象的现象
不在天朝州府,却也性命相关
透明地成为通史的开篇
它像你三百年的爱情,将品质
优良
结集一身,承载一片土地
或一个民族的心灵,比如你要写洛书
某要整理灵的编年史,不似宿命的宿命
不似承诺的承诺
啊,天朝的书生,只有你常常将此惦念
并隐晦而屈折地粉碎在异端的
书写和绘事当中,成为文明的附着物
可我们如何地相信了写下的比酒
和地软中长出的更为持久
任何一种忧伤和阴翳都不曾真正属于过我们
就像我们经常说起的那个传统
常常击透尘世中不属于你我
一生的任何部位
 
2014年7月11日 徕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