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赤 ⊙ 苏赤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萨摩(4首)

◎苏赤




萨摩

爱拼果盘的少妇,拖延樱桃新鲜的快感
客人观赏性压抑,转移至一只,卧在白大腿上的萨摩
想象这只萨摩,两种可以摸的白
在展示晚餐成色的草坪聚会上,将绵软波浪带暴露户外
公共的抚摩,更多深入的堆积
拒绝暧昧的人坐莲入江,哦看呐真可惜,一朵虚幻的白莲花
明早肉市的铁钩上,挂着类似的死状,处死的猪狗
都失去了做萨摩的机会,剔骨的屠夫手法晦涩
退避的少妇回避血腥
砧板剁碎毛皮,真正的白,从骨中露出





吹圆号的水边人

湖水幽深是因为水边人。他的圆号
没有音律没有形状,波光散乱不惊路人松懈
 
水边人站在渐变的暮色里越吹越紧
沿湖返回的路人惶恐于体里伸出
呼应的喇叭,喇叭状的怪想法从鹅卵石缝隙里挤出
 
一天的形状和音律
被水边人干扰。而在来途中,他们和另一个乐手
打着每日的招呼,看着他将萨克斯,合进精美的皮套
 
更适合的曲线伸进反复的松弛
更多的圆润,融进湖面上伪装逆行的浮波
 
在水边我是个变重的人,风吹不动的湖水在暗中向下
圆号在引力外带着一个人自由浮潜
一层,一层。每天我路过他,都试图将身体里的石块
掷向更远的水波中





只有雨

只有雨,雨来之前天空满而院子虚
仪式感将地面压暗

搬运档案的人雷声里打翻杯子
与闪电一起分叉。千丝万缕
在高空爆裂在地表消失

而雨安静雨最终落在万物脸上
盆栽承受,避雨人收声
雨尽头里有一切雨的声音
树木没有编号树叶没有条码

度量雨水的人互通电报
梦中微小的秩序汇聚成洪

只有雨
从皮肤上打湿、褪掉的
在雨中露出原始的蛇



速写1-6
 

1

电影院里,一个人搭讪,另一个人转侧而坐
衣服里露出的冠状叶簇,便在光感下尴尬缩回
若设定为爱情喜剧,邂逅的食人花直立起来
张开的花蕊带来丛林的幽默感:荡秋千
或吓跑小鹿
 
如果是黑色马戏团,狮子与老虎一起翻滚
倒霉的驯养师玩砸了,被笼内的兽性分尸
 
再或是更写实一种,欢乐麦当劳血案
情节惊悚又无剧透,空虚的邪教徒扑向最佳随机人选
进食的人继续进食,围观的人继续呕吐
食人花获得票面的爱情,狮子获得安全距离的掌声
在亮灯前的黑暗里,人们又多了一种散场时片尾的孤独

 

2

朋友串门,陈述他昨晚的梦:两个跳伞者在外太空里
用套马杆子栓住他的民用飞船
他打开天窗,与不速之客相互对视,试图交流
每隔数周,他便到我这来裸露隐私,剖开其中一件
腥红又密集。与A出轨,B居然被D也搞过,在C家的厨房
获得快感。最后又从我这里,拷贝走电影和观后语
他悻悻开走飞船,空虚多运了一吨
而我在草皮上继续缓冲,降落伞又划破了一寸

 

3

一个女童来到摄影棚
“这是大熊”“这是羊羊”
爷爷奶奶指向电动背景上吱吱下落的玫瑰
女童更惊恐,哭出声音
出于视觉需要,妈妈在漫游电话中发来思念的催促
在沿海的某个城市,她与同乡的丈夫已熟练生活三年
沉默如迷的大熊,裂开嘴笑的羊羊
黑呼呼红的玫瑰卷展开更多
“看!花花!花花!”
女童将怀疑的目光转向我

 

4

中午,挖掘机驶入步行街
驾驶员小伙子双手灵活
左手画方,右手画圆,围观带来大片级兴奋
挖头变态似金刚,将拆掉的盲道,捶打顿平
土块,硬石,碍事的事物无一幸免
水果店老板淡定如关二老爷,或一颗灾难前安静的梨子
他的收音机,在轰鸣中继续打说起来
这接下来的新楼又快要章节
这上一次的毒还未刮好
铁石的音波磨骨而来
今天,今天我再放你们一马

 

5

半月间,被打败的燕子夫妇
不断退避,终于在矮楼的最角落
筑起了第三个巢
第一个巢,已被麻雀捣毁
那些可爱的肇事者
衔来各种杂碎,将精密的手艺,改造成行为艺术
——败絮稀疏,像一团茅草,拆解垮塌
在屋檐的尽头
这对古老的鸟儿,退而求其次
将巢安在更深的人居中
这避敌的哲学,皮毛光滑、羽毛精少
翻飞、俯冲,消失进远处的工地
在疲劳的间歇,它们决绝的站在晾衣绳上
等侯着蛋中的幼鸟与秋后的温暖南方
小镇的泥土已少如补丁
天黑前屋内的人收回抹布和内衣
暗檐里,它们的黑白愈加分明

 

6

下午漫长如一台白鼠跑步机,嘈杂中
体会一头灰熊的冬眠,广场的广告屏里
布满蜂箱,蜜蜂们循环飞出

嗡嗡炎热的下午适合昏睡或做爱
梦中水泥车的抽管正在举起,喷吐、喷吐
管梯顶端闲置的落日和地面上抱手的人一起发呆
机械作业总令人着迷,几个空洞的男性
被水泥和振动塞满,源源不断抽出
整个下午的容量

他们彼此熟悉,几个粽子剩在厨房
节日里的糖精已索然无味,下午不断变肿
与水泥之间,他们固执的观望
哪一块先凝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