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明 ⊙ 向明诗文看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弔念周公

◎向明



【弔念周公的兩首詩】
       (往生告别大典上我念一首诗)
       周梦蝶先生,我们常称他周公,是我们台湾诗坛的顶梁柱,也是我们蓝星诗社最值得敬重的一朶奇葩。和他相交达近六十年,他是我的诤友、更算是我的亲人,他是我三个儿女眼中慈祥的周伯伯,我的内人常说周伯伯的眼睛总是烱烱有神,她听说我在今天的告别式上要说几句话,她说不如写首短诗送给他。下面便是一首短短的十行诗,写得不好,请周公笑纳:
         <你的眼晴>
                 一一体检周公
牙齿,终究是要脱落的
啃过太多太多啃不动的艰困以后

即使那颗顽固在你体内不断作怪的小小结石,
也难免遭破腹取出

时间那随侍左右的刽子手
那管你梦蝶不梦蝶
诗或者不诗

唯一奈何它不得的
是你的眼睛,始终亮亮的
从来不曾散光,也从来不曾近视
(与梦蝶兄结缘六十余年、眼看他牙齿渐渐掉光,眼看他胃切除四分之三、眼看他肾衰竭、眼看他呼吸困难,唯独他的眼睛从来不戴任何镜片,读经写字一辈子全凭肉眼。老妻说周伯伯的眼睛始终烱烱有光,就在他住加护病房的前几天、神智尚清醒时,紫鹃还曾拿报纸给他看。)(五月十四日自由时报副刊发表<你的眼睛>一诗外,其它全台各报新闻中均引用此诗悼念。)
      
        <检骨>
                一一送周公
谨慎了一生,
总是灵长类样把头隐藏在硬壳里
偶而伸出来一次
一次便会有一次的虚惊
是缺乏雪中取火的骁勇
便是想飞背上却有一尊冷冷的十字

这次你是勇敢地纵身火浴了
千千刼之后、无量功德福之后
凡我所有想要就通通拿走之后
片甲不留,任火力剥、
透彻地照见五蕴皆空,无色声香味触法
留下仅剩的这一小堆破损
沉重的代你拾起,送你走入永恒
(五月十三日下午一时许周公火化后,允许我们进入检骨,眼看胜似亲人的老友,仅剩这一小筐的白骨,当时就不能自已,归后遂酝酿此诗。五月廿日发表于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