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五首

◎铁哥



夜归

此时已忘言,几分钟之前为你所想的诗句
一路斟酌,那息县东大街的酒海,波涛乱溅

咱们是落下的飞沫?回到庭院,去梦里说
刚才馆子里猜拳的豪情。敲家里的门,不响

两树香椿相对矗立,宝丰大枣满腹碎香花
柿树撇下一地不能养活的骨朵,老石榴

像这个夜里的贵妇,能走出窈窕的步伐吗?
巨峰葡萄用铁丝的小手拧紧你的竹竿。往上

是菜园的星空,蚯蚓评论的死海,那个人形
闪烁其上。拉亮灯,遍地是薄壳青椒的嫩苗

2014/5/30

 


梅季

 
喝着喝着,雨就从头顶浇下来
这是本地挠头的半夜,描述春天

他们到来,踏实的更像獾子本身
毫无指望的归去,像酒厂描写

你们梨花带雨的肉,开着
那一朵忘魂,她们会跷腿数日子

不是我们说这狗日的,我们离别
更像老的蒙古,在戈壁滩喝着

雨就落了下来,是你枕边的提醒
也许是卫生间,可能是褴褛的哥们

他阻拦你,雨也从天幕上啪啪掉下
我去忘记着,你拿笔写江湖

这些野草的往事,这些老姑娘
都是因为你们的香气,不愿妄死

像不屈的豇豆,爬着爬着就晕了
这竹竿的通天塔,她看着你在婉转

2014.5.25

 


小事件

他们的电话里有着海带飘荡的风景
依次而来的好奇鱼,那么爱看队列景观

忍不住像初春的鱼卵喷射出去
中途的停下来吃饭,开始坏主意和绸缪

淋着春雨的担心,眼前的栀子马上开
我的哥烂泥脚不洗净 ,他会滑溜到暴恐

碰到今天上午我们害怕的公众事件
幸好大家足够远,想要马上回家去落地

不敢一一述说,可以就着一口二锅头
念着你的名字也烦躁,且听外面的响动

2014/4/17

 


铁水


有时是浅滩,我的赤裸如同大白菜,不用数
太多的是混账的污水,你来回跳在上面的岛屿

在其间生出孩子并且教育,你生活在黑海
比鲨鱼多出更多被割掉的鳍,你是我的晕眩

有时是淡淡的花,像不善于叙事的桃啊李的闲人
给了你混乱枝头的一个家室,有时是迷瞪瓜

像不结苔子的莴笋叶,那旺盛的姿态不是跳台
它是一汪窝囊的泉,参杂着流沙和失望闭眼

不用细数的冤魂开成的几瓣淡紫,可以忘了
湖边的记者叫嚷,真相嘟囔,铁水也忘了沸腾

2014.4.13

 


蓖麻小巷
 
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能够回到
像赤练蛇回到楝树,野鸭子回到浮萍里
 
你回到今天的朝阳,在假阳春
喝鹿邑大曲。假寐中想起你裤腿上
 
扑打不尽的苍耳。回到少年时粉笔的呵斥
徐老师用息县的土话吟诵旁边的不满足
 
像车前子晒干以后的畏惧。我们害怕病到不可以
回到蓖麻小巷的淤泥推杯换盏,你是墙上结巴的神
 
看见了全部的公平和琐碎。就在此时此地
微笑的手势和眼神已经洞穿,我可以再回到迷雾里
 
2014/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