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们这儿的巨人症患者(6首)

◎余文浩



 
 
 
纪念外公

 
就像空气中的雨
一点一滴
由实到虚至失掉
我甚至不能清楚说出
那确定的名
两年或者更多的
时光机,把一个老人
压缩、榨干
小得从我们前面,比我高
落在我们后面,比我矮
不能迈出一小步
到躺下去的时候了
两只眼睛里见到的骨头
永远不能看,不能对生者言
一腔热气
化为上升的灰烬,下降的雨水
田间的一块砖,一片冰冷的石
(终于和外婆又在一起了)
我见过半生的外祖父
他沉默
其他,我晓得些什么
这张姓人家的独生子
我的外公张宗良
民国14年生,2014甲午年2月九日逝
他一生养育七子女
很平凡
也很高大
 
2014年4月5日清明记

 
 
春枝

 
我看到
去年的绿树
又绿了
枝条上
绿色的星星
一点两点
直到满起
浓厚的意境
在它的面前,我突然觉得
好惊讶
 
2014/4/6

 
晨记:读黄沙子诗,抄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早上起床
读到黄沙子的一组诗
名字叫《地上的人管不了天上的事》
写的好啊
如果我是早晨的花枝
一定花枝乱颤
抄写了一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
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
大比丘众千二百物五十人俱。
……”
这样抄了一页
才慢慢平静下来
 
 
2014-4-09

 
 
我们这儿的巨人症患者

 
想起瘦瘦乡村里
多年前大水冲毁的
沟壑和野草
春天里
得肝癌、胃癌、脑溢血去了
呆不下去,搬家走了
剩下的亲人
孤零、冷落
像两个“0”,或一个
在雨中雨漏,雷声里不做声的人
伴着余光
先看到排列整齐的坟丘
顺着坟丘边上的小路
朝里走
如果你去我们那儿
也是这样走下去
每次回家
青草小麦肃穆安静的迎接
 
 
2014-4-17

 
 
 
致加西亚·马尔克斯
 
死亡跟他没有什么关系,而生命对他才有意义
———《百年孤独》
 
 
但是您死了,马尔克斯
就在今天,我早晨打开微信
打开微博,打开QQ,打开报纸
看到悼念您,愿您永恒的消息
铺天盖地
我却没有悲伤,因为您赚了
按照死的讲究,您寿终正寝
够了,87岁的人生!
人生再长,是什么?
普通人混吃等死
牛人玻璃棺木中永垂
您说了那么多
世界依是原来那样
在今天,本市都市名园凶杀案
花季少女两死一伤
韩国沉船过去了数十小时
近300人不明下落
马航MH370失联
过50天了,239人生死未卜
一切无需事先张扬
也没有人写信告诉世界
和未来
不如我们喝喝茶,养养花
看着漂亮女同事的衣着
和骄傲的胸脯
以及谈一谈马尔克斯,您
今天死了
 
 
2014-4-18
 
 
 
疯子

 
天桥下
看到一滩脏得不能再脏的棉被里
有一点轻微的起伏
不知道是什么?
大概是一个人睡在这里
隔几天,能看到同样的一幕
旁边花开着,草绿着
车轮滚滚,万物汹涌
没有主义,没有政府
没有人上前去
我相信的是
睡在这里的
不像世界上的一个
像任何一个
我们叫做的疯子
 
 
2014-4-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