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肯定》

◎武靖东



春天的记事薄(之五)
 
武靖东
 
 
《肯定》
 
 
 
我可以肯定的,是云朵,不是
云霞,在木材转运站上空的寒流中,
在甲午年正月的烟尘里,
一坨坨云注视着我。我在此,和你在一起,
“那匹马,也和我在一起。”——这是
记忆中的场景。马依然在我几年前写的
诗句中溜达着。没有什么坏事情
发生,也没有什么喜事到来。不仅
东莞夜色的亮度降低了,这嘉陵江边的
小城也跟着暗下来,不少人唏嘘地
谈论着那些像钞票一样猩红的灯光
转播着女郎、鸡头和官员的剧情。
警报声一次又一次切开了那些膨胀的街道。
 
 
那些少女扔下一堆艳丽的名字之后
是回到亲人身边从良了,还是北上,
再度口服避孕药——这和我们
有多大的关系?她们一切的一切,
被欲望、时间和时政搅拌着。你看,
空中有两朵干净的云,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
一直挨在一起,看着自己的
被雾霾霸占了的远方,无话可说。
这是冬天,雪标出了冬天和春天的
乱码和密码。2月25日,我平静得
像个傻蛋,或者撒旦。镇上景家姑娘的
行李箱没有在309省道边等待那发往
岭南的客车,蜜蜂,还有上帝
也没来逗弄老王家的小修理厂北侧
早开的菜花。这
一大片又一大片的安静
把最近有些燥热的、有些悬空的我
冷却在初春,按在原地。
 
2014-2-27日定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