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3年诗作(37首)

◎唐果



1.我们一起吃灰尘
 
我坐马路边的石头上
那是一条土路
路两旁长满三角梅
和大大小小的树
 
它们吃灰尘
好客的主人邀请我
和它们并排坐着
我们一起吃灰尘
 
从容地吃。仿佛绅士对面坐着淑女
如果有拖拉机开过
我们就得加快速度
否则,灰尘会塞满我们的喉咙
 
旁边是一个大大的水池
但它们没有发出邀请
我们只能眼巴巴的望着
费劲地吞咽着口水
 
很快,我就吃饱了
而留下植物继续吃
它们究竟长着多大的胃
像个无底洞似的
 
它们一直吃,一直吃
直到灰尘捆住它们的嘴唇
 
2.竹笋晚餐
 
晚餐是一盘雪白鲜嫩的竹笋
吃这样的晚餐
不但能填饱饥饿的胃
 
还能喂饱脑子里凶残的魔鬼
文明之人在采摘竹笋之前
与竹笋自有一番较量
 
“小笋子,你吃熊猫吗”
小笋子用深潭一样的眼睛望过来
它不作答
 
“熊猫,你吃竹笋吗”
熊猫用无辜的眼神望过来
它不作答
 
文明之人望望它俩
“你们俩吃我吗”
它们显得更无辜,仿佛刀子悬在头顶
 
文明之人的晚餐呀
一盘雪白鲜嫩的竹笋
他的口水都滴到餐桌上了
 
3.秘密之门
 
这是我惯用的资势
上半身伸进屋里
下半身留在室外
像长颈鹿,也像一只好奇的乌龟
 
我看到惊人的一幕
他的小鸟将三角裤顶起
像伞,像蘑菇,像帐蓬
像一个埋着无数秘密的小山丘
 
更像一座彩色的坟墓
鼓风机在里面,吹着风
发电机在里面,发着电
手扶拖拉机“吐吐”着,前进
 
4.趁天黑
 
我有一件外衣
它真的好小好小
可它如此漂亮
 
我把它挂在衣橱
像把一个尚未成熟
而坠地的苹果放回树上
 
每天早上
我都会打开衣橱
取下它
 
套在身上,看看
它有没有趁天黑
偷偷地长大
 
有时我还打开冰箱
看看
冰箱里的菜蔬、水果
 
在脚后跟被削去后
有没有趁天黑
偷偷溜回老家
 
5.子宫之诗
 
她说,求求你了,医生
有一颗葡萄尚未长成
但我想把它摘掉
医生拿来镊子和剪刀
剪除了那颗遭人厌弃的葡萄
 
她说,求求你了,医生
切口还在流淌着汁液
它是绿色的
请你帮我把它止住吧
医生拿来了酒精和药棉
 
她说,求求你了,医生
我不想看见伤口
不愿想起那颗饱满的葡萄
医生拿来了液体和针管
它是白色的
 
医生称它为“万能的胶水”
粘上,你将看不见
想不起
除非,你拿到火上烤
它才会现出原形
 
6.实心帖
 
某日,与父母相聚
我看一本冲撞不已的小说
请出一首不肯离去的诗
每次当我撸起袖子准备洗碗
母亲就会小跑来阻止我
 
我只能坐在灶前烧火
红色的火,因为我递进去的一根干柴变得更旺
我曾把一个鸡蛋放到火上烤
直至爆烈
我曾把一个红薯用灶灰埋起来
等我想起它时,它已变成一块焦碳
 
7.在荒岛
 
帆船把我们带到一个荒岛
船家指着偌大的岛屿说
如果当中的某人未能顺利产卵
你们将不得离开
我们酝酿,酝酿,憋屈,憋屈
谁也没产出鹌鹑蛋一般大小的卵
 
船夫摇着橹来接我们
小孩指着镶嵌在荒岛上
巨大、椭圆、乳白色的石头说
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摹仿荒岛的形状
编织一个黄色的筐来安置它
 
而后,我看到一只受伤的蜥蜴趴在水中
吞进青山绿水,拉出蓝天白云
被白沙埋住半截身子的狐狸
露出蓬松的尾巴,清扫铺天盖地的烟尘
 
8.又一个清晨
 
桥下是肮脏的河水
它们来自千家万户
这些水的尸体
一路游荡
一路找寻满意的墓地
 
突然传来几声鸟鸣
叫得最凄惨的我听出来了
是大公鸡被关在铁笼
它像个先知
知晓自己最终的命运
 
偶尔,我也会发出凄厉的叫声
每每喊出
我就会迅速捂住自己的耳朵
经过十指的过滤
叫声变得跟鸟鸣一样悦耳 
 
9.大眼睛
 
我的眼睛是否太小
装不下太多事情
很多棱角分明的东西
在我眼里
它是模糊的
 
沙子经常飘进我的眼睛
眼睛小,沙子们显得极其拥挤
我是否需要更大的眼睛
或者,整个脑袋
仅由一只眼睛构成
 
我常常被自己的梦吓倒
有人好言劝慰
“你眼睛那么小
梦中发生的一切
都是真的”
 
10.嘴之罪
 
在办公室,我对办公桌说
管住自己的嘴
 
下楼时,我对扶梯说
管住自己的嘴
 
走在马路边,我对挺拔的棕榈说
管住自己的嘴
 
在人声嘈杂的街巷,为管住自己的嘴
我紧紧地捂住嘴巴
 
11.夏日小笺
 
先说:
卿本夏天正午太阳能水塔之水
沸腾,仅需一把稻草
 
又及:
我喜欢无花之锦
断不会在飞龙腋下添两只爪子吓人
 
絮语:
南方多年无雪
搁置的泥碳我打算拿它烤肉了
 
赘言:
高兴或悲伤过度时
请抬抬看看头顶的天
 
12.植物寓言
 
浮萍说,“这条鲤鱼嘴上至少叨着二十支烟
不信,你看这烟圈
一串接着一串,我只能停在岸边当观众了”
水波纹说,“鱼是男作家
他在水里为文,犹其喜欢句号”
 
山茅草说,“这颗树里至少住着十个柔弱的女人
不然,它的眼泪怎么淌过不停”
过路的风说
“是一个失去魔力的巫婆
被囚禁在树中,她从不绝望,不停地摇着她呼救的小铃铛”
 
一座山说,“另一座山居然拥有人类的面孔
真替它难过呀。”一只奔跑的兔子说
“快跑,跟我一起,你看看我跑得多快
挖掘机快开到你面前了,很快
你也将拥有一张涂脂抹粉的脸了”
 
13.幻境
 
 “遗憾,我的朋友,尚没有去遥远的地方看望你”
 “有一行字是献给你的,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她喜欢鲜花,喜欢把它握在温热的手里
她希望像千年老龟一样活得忘记去死
 
“那是个好人,一直都是”
鼓棰丢了,你才想起曾经有一位朋友
最后几滴伤感的泪是为她留的
此刻,你只想取她的骨头来代替失踪的鼓棰
 
14.迟暮的美人
 
我经常看见一些迟暮的美人  走在去大金塔的路上
去菜市场的路上  去医院的路上
 
我经常看见一些迟暮的美人  在诺大的广场上
就着欢快的音乐  昂起多皱的脸庞  扭动臃肿的身躯
 
我经常看见一些迟暮的美人  在B超室前排着长队
唧喳喳  乱麻麻  像一群被拔光羽毛的老鸟
 
我经常看见了一些迟暮的美人  躺在手术台上
她们在讨回遗失的工具  修葺破败的器官
 
15.田螺姑娘
 
警卫脱下硬挺的制服
耷拉着多肉的腹部,趿着彩色拖鞋
在厨房专心对付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从田野来
到农贸市场之前
由一块灰布壳包裹
 
在田螺姑娘与警卫的较量中
你能听出她性格中的坚毅部分
铁锅和铲子的轮翻轰炸
 
她被驯服了,置于餐桌上
他亲吻她
咬掉她身上仅有的一点点肉
 
16.斩草除根歌
 
一个早上,我都在观看园丁铲除攀缓在棕树上的杂草。
有开花的,
有结果的,
有痴痴呆呆、只顾埋头长叶的。
 
园丁挥舞大刀片,
“刷刷刷”,声音多么清脆!
杂草的手脚被齐齐斩断,
连稚嫩得直冒傻气的头颅也未能幸免。
 
叶子纷纷下坠,五月天飘起绿色大雪。
为断绝杂草的私心妄念,
园丁甩开膀子,挥舞锄头,掘它们的根。
 
17.震耳欲聋
 
深夜有人辞世,亲人放响鞭炮,
最后的巨响,差点把我震离床榻。
 
为什么是在深夜?
谁惊惧,并醒来?
 
其中有我,惊喜交集。
一把将残存的鞭炮声揽入怀中。
 
轮到我为你播报的那天,
我希望它长满柳絮。
 
18.新型会议
 
我坐在最后面
看不清屏幕上的人脸
隐隐约约
看到一只青蛙趴在蓝色的屏幕上
“呱呱呱”地叫
 
瞌睡虫成群飞过我的头顶
袭击了在第一排就坐的
西装革履的绅士
又袭击了坐在第二排的
长发飘飘的仙女
 
在向“呱呱”叫着的青蛙发起攻击时
它撞晕在屏幕上
那白花花、亮闪闪的
就是它急速逃窜的灵魂
 
19.眼前一片混乱的风景
 
眼前一片混乱的风景
光流过镀铬的窗棱
那是汽车的魂灵
在肉体经过后紧紧的跟随
 
身体躺倒,大脑却没闲置
我取消栅栏
取消窗棱和玻璃
取消砖墙和屋顶
取消嘈杂的汽车和人声
取消马路对面屹立的楼宇
 
终于可以躺在高大的棕榈树下
倾听树叶和风亲切的交谈
 
20.游菜市场记
 
蔬菜一夜间娇贵起来
免不了自抬身价
 
小白菜说:“因为我小,所以我要四元一斤”
大白菜说:“因为我白,所以我比小白菜多要一毛”
小青菜说:“我比你们都要绿,即便五元标价与翡翠相比
也是一个天下,一个地下”
豆荚不甘示弱:“我的性感和曲线不可比拟,我才要三元”
 
她拉着我的裤腿,要我买下
她像个不谙世事的雏妓
黄瓜在哭,因为菜贩给她浇了太多的水
我蹲下,给其中一根擦干眼泪
 
土豆上红色的泥土标价五元
龙须菜上轻浮的须标价四元
莲藕的大腿雪白,假如没看到她斑驳的脸
我愿意给五元
最终,我花了三元,扛着一截大白腿穿街过市
 
21.梦中诗
 
人群喧嚣,我仍觉孤单
逐拿走一张白纸逃离
折了又折,四四方方,揣进怀里
(梦中诗句:折叠的大雪
摁住头颅的狐狸)
 
保安追来,瞬间立于眼前
问我偷了甚东西
我拿出染上体温的白纸
他说,下次你拿别的吧
白纸太轻、太白,无法承受更多
 
比如:柱子
他指了指身边高大坚实的水泥柱子
我赞同
从此,我就有了一根柱子
暂存他处
 
22.长腿的诗

这首诗只在脑子里晃一下
便逃脱了
好在我反应快
摁住了它的尾巴
我强扭过身体
才看清楚它的正脸
它的脸是一块碑
碑上的字刻得很深
 
“像狗一样
翕动灵敏的鼻子
寻觅臭味相投的狗
 
像猫一样
趴在主人的胸脯上
高兴时揽你入怀
抚摸你的背脊
愤怒时
一把拧住你的脖子
扔你在水泥地上
 
像狼一样
在日渐荒芜的草原上
寻找比自身还珍贵的野兔”
 
23.嗨,失眠小姐
 
嗨,失眠小姐
开始以为,我喊错了
我应该向睡眠发出召唤
但没错
我喊的就是她,失眠小姐
 
失眠小姐有风的习性
穿着夜的衣赏
有时在朋友那里
有时来找我
有时在黑夜里晃荡
她晃动,谁也瞧不见她
 
失眠小姐和朋友在一起时做什么
我不大清楚
我只能从她们的只言片语中
猜测
失眠小姐像个淘气的孩子
整夜揉搓她们的
头发、眼睛、耳朵、面颊
让重视外表的她们
当了一夜的疯婆娘
 
没多少人希望失眠小姐驾临
并在自己的床榻酣睡
下午六、七点钟光景
当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
我拉不开它们的时候
我会呼唤:“嗨,失眠小姐”
就像她躲在窗帘背后
我召唤,她就会现身
 
有时她真躲在那里
可淘气鬼嘛
免不了扭扭捏捏
午夜时分才走到我的床前
失眠小姐来了
我请它坐在床沿
 
看我的睡姿
看我在床板上反复烙自己
直至把白脸烙得焦黄
拿一本书
请失眠小姐一起阅读
放一段视频
请失眠小姐一起观看
 
邀失眠小姐一起去后园走走
听蛙虫啁啾
听露珠从草尖滴落
听泥土舒坦的哼哼唧唧
请她跟我一起仰望夜空
你看,我们并不孤独
和我们一样没睡觉的
 
还有月亮和星星
它们闪耀着,移动着
比袖手的我们,累多了
失眠小姐在天亮时离开
像有组织守纪律的鬼魂
我像送别老朋友似的
因悲伤而稳不住身形
 
24.纸老虎
 
被纸围困
白色的、蓝色的、黄色的纸
 
被纸驱逐
灰色、黑色的纸
 
被纸遮挡
干净的、踏满脚印的纸
 
被纸控诉
落满苍蝇屎、蚊子血的纸
 
被复印的纸
是受过教育的纸
 
被鬼画符的纸
是受到诅咒的纸
 
揉搓成一团的纸
患有精神疾病
 
纸过纸的日子
纸跟纸讨要吃的
 
纸是纸,你是你
纸呆在纸的地方
 
你呆在漆黑的棺木里
被薄纸簇拥
 
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纸
一张被人抓在手里
 
这个不幸的亡者
在纸里
 
在他念悼词的嘴里,死去
一次,又一次
 
25.天不停在下雨
 
天不停在下雨
可我有很多垃圾要扔
只好顶着雨伞出门
 
时光赐给我垃圾成堆
为了驱赶它们
我先扫蚂蚁
 
蚂蚁倒进垃圾袋
它们很快又爬出来
我不停扫,不停扫
 
蚂蚁越扫越多
我气喘吁吁
从不思放弃
 
26.在他的诗里看到
 
在他的诗里看到
性趣
高潮
他的会转弯的器官
 
看到女人的大腿
和她的像羽毛一样
轻盈的超短裙
遮不住她粉红的下体
 
我在他诗里看到
一个性感的女人
和男人
裸身决斗
 
不用刀枪
却比手握刺刀的
抗日英雄
更赋有勇气
 
他们
谁也不让着谁
谁也不服帖谁
上风轮流占,踏压均有时
 
我在他的诗里看到
翻滚的大海
浪尖上
站着两个汗流浃背的人
 
他们是
两条滑溜的海豚
刚跟大海
进行过生死搏斗的禽兽
 
27.无聊者联盟
 
无聊者众?
也许。
他们都跟我一样写无聊的诗?
读更无聊的诗和小说?
天知道。
 
无聊的电视剧在播放,
我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
小鱼在鱼缸里,
无聊的吐着泡泡,
我点数:一  二  三 四。
 
如果它们嘎然而止,
会不会更无聊?
无聊者众,
能不能用一条绳子把他们串起来?
组成无聊者联盟。
 
众多的无聊者挤成一团,
会不会太吵?
吵闹声会不会太大,
大白天会不会见到鬼?
——真是太无聊了。
 
28.身体里的大海
 
汗水是水吗?
为什么它是黄的?
泪水是水吗?
为什么它是咸的?
血液是水吗?
为什么它是红的?
胃液是水吗?
为什么它是绿的?
 
它们曾抚摸过我的舌尖,
抚摸时,
指头沾了盐。
我的身体里豢养着一个大海,
海水从各个隙缝溢出。
好像谁又把调色板打翻,
把身体里面的海水,
染成五颜六色。
 
29.钢铁大鸟
 
我把身体割开一个口子
露着殷红的血肉
嗅到血腥味
它们相约而来
它们啄
它们啄
它们啄
我的一点可怜的血肉
转眼就被它们啄光了
 
迅速的,它们找到一个新伤口
又像饿虎一样扑过去
它们啄
它们啄
它们啄
......
 
它们啄食血肉
并没因此长成血肉之躯
一群钢铁大鸟
飞翔时
黑压压一大片
铁腥味十足
让奉献血肉的可怜人
越发喘不过气来
 
30.我猜你的嗓子又细又长
 
我猜
你的嗓子又细又长
你吞下黄色的药丸
一会儿就呕出来
你唱一首歌的第一句
声音的线
在空气里
绕成很多毛线团后
线头才搭上我的耳朵
 
你张开嘴
让我指给你嗓子的所在
我看到你粉红的舌头
被香烟熏黑的牙齿
 
让我猜猜吧
你的嗓子一定又细又长
像一根忘记织进毛衣里的
无辜的线头
吊在硕大的头颅正中
 
31.即兴诗
 
这是一个名叫三峡的人烤的鱼?
或者是居住在三峡的人烤这样的鱼?
或者是三峡里捞起来的鱼?
三峡会烤鱼吧?
如果三峡会烤鱼,它就一定会烤人。
 
小时候,隔壁的张二,
喜欢烤猪、鸡、鸭、羊、鱼,
他还会烤蜈蚣、蜥蜴、蚂蟥,
烤焦后碾成粉末,不知道做什么用。
最后一次见的张二,是木匣子里的粉末。 
 
32.那么冷,那么白
 
又一只灯死了
它无疾而终
悄摸摸地死了
更没有一场像样的丧礼
等待它
 
旁边活着的灯照着它的尸体
那么白,那么冷
跟我们去奔丧时
投向柏木棺材的目光
一样白,一样冷
 
33.砖头自白
 
我是一块砖头
我是柔软的泥巴制成
就是你们小时候撒上小便
又捏成小人的东西
 
你们让我四四方方
周周正正
我便四四方方,周周正正
你们用火烤我
 
有几千度的高温
然后又用冷水激我
所以我变成又冷又硬
棱角分明,所以就别怪我
 
拿砖头拍人,人头破血流
我拿砖头拍自己
假如你们听到脆响
那是我胳膊折断的声音
 
已然是一块砖头
就不要用泥巴来当我的镜子
我没有泥土的腥、软
再也不是那松垮垮的一堆
 
34.树叶卷曲
 
天干物燥
树叶的卷曲让人忧伤
我拖着长长的水龙头
给园子浇水
我给大树浇一些
给小树浇一些
给干枯的草浇一些
给花盆里的花和苔藓浇一些
 
我给插在土里的竹片浇一些
尽管我知道,来年它们不会抽芽
我给栽种在围墙边的树化石浇一些
尽管我知道,它的旁边长不出化石的幼苗
我给空空的陶土罐浇一些
尽管我知道,它的裂纹不会因此愈合
我给地上干枯的树枝浇一些
尽管我知道,它们再也回不到树上
 
我给园子浇水
我给园子贴液体创伤药
我希望小小的园子暂别忧伤
 
35.咖啡馆之歌
 
咖啡递给嗜睡者火柴棍
嗜睡者收下
咖啡递给低血糖患者糖
低血糖患者收下
咖啡递给旅行者带色的海水
旅行者收下
 
(咖啡香气妖娆的上升
被人吸进鼻子的
只有千丝万缕中的数缕)
像咖啡泡沫那样醇厚的感情
我想递给遥远北方的你
 
咖啡递给失意者汤匙
失意者收下
咖啡递给乞讨者八十度
乞讨者收下零度
(你那里大雪,我这里寒冷
咖啡馆和被雪压迫的枝头
是舌尖和牙齿的关系)
 
36.震憾
 
我开着暖气
坐在车里
看辛博斯卡的诗
以及与她有关的一切
 
大卡车经过
带来司机疲惫的震憾
小客车经过
带来乘客晕晕欲睡的震憾
小轿车经过
带来驾驶员焦燥的震憾
拖拉机经过
带来拖拉机手草烟味的震憾
人力三轮车经过
带来蹬车人汗水作为调料的震憾
 
一群蚂蚁攀登树叶的震憾
一只蚯蚓抖落身上泥土的震憾
一只流浪狗跳跃着从我身边跑过
歌曲一样起伏的震憾
 
如此多震憾
频频将我从书本拉离 
 
37.太阳照在大马路上
 
太阳照在大马路上
大马路泛白光
像一条波光鳞鳞的河
是人们通往天堂的道路吗
伸进天空的枝条
是提前抵达的信使
 
林间小路阴暗、弯曲
像一条条逶迤的黑布条
是通往地狱的道路吗
不知哪个倒霉鬼提前上了路
一片片重叠的腐叶
是他抵达终点必经的阶梯
 
流水已死
河床干涸得张大嘴巴
一条铺着鹅卵石的
宽阔、漫长的道路
除了挣脱轭具的水牛
谁还愿去这条路上狂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