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明 ⊙ 向明诗文看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當我們在一起

◎向明



【当我们在一起】 一一读唐果的诗<在一起> 从前我们常唱的一首歌<当我们在一起,在一起、你对着我笑哈哈,我对着你笑嘻嘻,当我们在一起,真快乐无比>,当众多的人聚在一起,有人带动唱起这首歌时,几番轮唱下来,会把气氛炒得火热,十足显出团结力量大的气势。可见众多人聚「在一起」,少不了会豁豁碰碰,免不了会起纷争,必定会有是非,因此有这么一首歌来融洽,就像润滑剂一样的起缓冲作用。 然而当人少到只有你我和两人时,譬如父子、夫妻、兄弟、朋友要如何做到「你对着我笑哈哈,我对着你笑嘻嘻」,不斗嘴,不呕气,至少相敬如宾,不会「如冰」则就是另一种学问了。唐果这首诗<在一起>便告诉我们,当只有两人在一起时的相处之道。现在且看她如何的处理这种一对一的人间场面﹔ <在一起> 唐果 我们在一起 没别的事好做 无非是 我捡拾园子里的烟头 你在廊前 吐着烟圈 等烟烧到手指 狠狠地把烟头丢进园子里 无非是 我捡拾落叶 然后仰头看看树 如果有干枯的叶子没有来得及落下 就让你抱着树干猛摇 我好一次收拾干净 很显然根据诗中发展的故事情节,这是一对夫妇「在一起」闲得无事可做时的情景,于是便惯常的,男的只有猛抽烟、抽到只剩烟屁股时随手一丢,丢到园子里,而由好脾性的太太去捡拾烟头。然后呢?便是太太闲得无事找事做,在园子里捡拾落叶,而且还仰头去看还有没该掉未掉的枯叶,如有便要丈夫去摇树把枯叶摇下来,便于她一次清扫光。这对夫妇所以这样看似亲热的互相容忍、互动,不会女人骂男人「死鬼,一天到晚只晓得抽烟、害得我成天跟在你屁股后面捡烟屁股。」也不会有男人指着女人骂「妳这个婆娘,吃饱了撑的去捡什么落叶,还要我去抱着树干摇、妳安的甚么心?」所有征结在于他们「在一起」都闲得无聊没事好做,所以谁都不在意谁做什么,指使谁、都没感觉委屈、尴尬,也都不会责怪谁多事惹事,看起来一家和睦,天下太平。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庶民生态,在这一切都忙碌紧绷得快爆裂的时代,唐果描绘的可能是一种憧憬,一种企盼,真实的人间怕难有这种维持在一起的和谐。 唐果是一个生活在云南滇缅边境蒙自的一位女诗人,她的诗既不是承先于舒婷、翟永明这些前辈名家,也与后来的尹丽川、蓝蓝搭不上调,她走她自己创出的路,评论家向卫国说「谈论唐果的诗让我感到十分为难,几乎无法找到任何一种现存的诗学理论来陈述她所表达的东西。读她的诗只感到心有所动,而知何以动,似有悟又不知所悟,了然一切又似乎对一切不甚了然。」另一位女评论家林子却说「现代诗歌只重拯救自己、拷打灵魂,顾不上去培养诗中的趣意趣景,很多诗写得太像诗了,但都装腔作势、枯燥乏味。而唐果的诗,趣意和趣景的提炼、都是从平凡、通俗的庶人生活题材中去注意提取,所以显得真实感人,趣味盎然。」我比较赞同林子的看法,唐果的诗法敢于面对真实人生,诗中所见所感都没受到任何哲学观念的指涉,警世危言的指南,只对俗世中的所见所闻,以旁观的态度,冷浚的眼光,冷笑话似的语言,不用去悟,也不用深究,就可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她的用意,诗能这样漫不经心给出一点什么,便足够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