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朝 ⊙ 马新朝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3年自选诗

◎马新朝



2013年自选诗
  
 
幻象平原
 
 
1
平原上无法藏身。别的事物为了显现
往往会寻找一些替身,那些移动着的人和树,也许
并不是他们自己
 
2
跟着风跑,或是结在光线的枝头
傍晚,它们挤在一条乡土路上,晃动,变形
活着的,死去的
 
3
平原上依旧保留着
月亮的圆,和它的光辉,像一件旧的仿真古董
内容已被掏空
 
4
一个人不断被删减。减去枝叶繁华
词语的修饰,减去内心风暴,使他不再摇晃
他的话越来越少,后来只剩下骨头
在大地上行走
 
5
散落,碎成大地
因无力收拢,而四处流淌
即使站立起来,也是一个失败的人
 
6
四野茫茫,像摊开的书页,无人翻动
河不在河里,水不能在水上行走
三、两个坟茔,缓慢地移动
 
7
没有了指向和地址,泥泞的
路,长时间地在原野上蠕动,摸索
有时,也会变成人,混迹于城市的楼群中
 
 
 
 
 
 
反身向下
 
 
很久了,我没有再写颂歌。这
世间,值得称颂的事物已经很少
我反身向下,看到泥土,这身子下,脚下
还有屁股下的泥土啊,越来越低
人越高,泥土就越是低下。我反身向下
看到了宽厚的母腹和生殖,我向里边
喊了一起,有着人世的回声,敲打着木鱼
大平原上,一眼望穿,神,无处藏身
神就居住在泥土中,并在泥土里写下箴言
万有和律条。泥土躺着,关闭着永恒的门扉
从不言说。由微黄,深暗,和一点点
潮湿的颗粒构成。察看泥土,你
不能用眼睛,你只能用心,用命,你
只能反身向下。那些过于伟大,光彩,美丽的
事物,并不真实,也许只是一些幻象
无法触摸。泥土才是一切存在的真实
许多年后,许多高度之后,我
才重新在庄稼的根部,找到了这种真实
我反身向下,泥土里雷声轰轰,有着
蓝天,花朵,鸟鸣,还有
存放我们死亡的棺材
 
 
 

 
 
一条河的感受
 
 
一条河,一条具体的河,抽象的河
从你们中间流过
 
你们中间的那些事,人间的事,争吵,然后妥协
获得,然后又失去,身体像楼房那样
建了又拆,诗歌对于影子,以及哲学家们
对于意义的攫取——这就是一条河
被毁坏的经过
 
一条河,被毁坏,不像是一条蛇,先打它的七寸
而是从后面开始,从尾巴开始,从边缘开始
慢慢地移向中心
 
即使最小的一个嗓音,也能抱着河,河一定会经过
欢乐,再流入它自己的光芒。一条河,被毁坏
并消失,就像一个人重新穿上了衣裳
 
 
 
 
马路向西
 
 
马路向西,高处的已经散落
发光的物体正在成灰。黄昏
马路向西,葡伏着,像倒下的时针
没有人能够扶起。马路向西
人群被引向空茫的尽头,黑暗之口
吮吸着,消化着,烦燥的浊流
路灯用人的喉咙吐痰,小贩在热气中
叫卖着前朝的烧饼。马路向西
青砖灰瓦,不断地把建筑物推高
那些砖块各自又在暗中回忆着泪水的身世
马路向西,迎面而来的少女
令人生疑,她的鲜亮掩饰着深处的腐烂
虚假的眼睫毛,有着非人类倾向”
马路向西,这是一个陌生的失败者
内心的街道,马路向西
他经过五个路口,没有看到什么值得仰望的
马路向西,逐步地降低着海拔高度
声音和笑容都在往泥土里钻
 
 

 
 
 
 
 
冬日,陪友人游黄河
 
 
 
防洪大堤长久地陷入虚拟和传说
 
往堤内走
却不见黄河——村庄,树,屋顶,饮烟
麻痹着过往的历史和教课书,村头,一位坐着的
老人,从侧面保持着礁石的姿态
 
风推着沙滩,转动。死去的人,牲畜,长虫,记忆
不断地从细沙上起身,向远方
走去
 
往堤内走
数墩被人割过的巴茅茬子下面,河水还在收缩
那深色的缓慢,凝重,是溶化的金属
向内燃烧
 
河水仍在收缩——像少林寺的僧人们
行气,运力,练习内功
 
 
 
 
 
 
 
 
 
我有十万兵
 
我起得很早
窗外,河汉无声
翻开一本书,静坐,等候已久的文字
于微光中一齐回过头来,看着我
我把伸出来的词义捺回去
于身体里收拾旧山河
我有十万兵,村东连绵的山岗
村西睡着的涧水河,我统领它们
拯救即既将到来的,或已经到来的
它们以日子的面目出现
外面阳光包裹,内里鬼影重重
 
 
 
 
黄土一望
 
 
这黄黄的,略带灰暗的泥土
从脚下向远方奔跑,像海浪,没有骑手
从南阳,许昌,到洛阳,开封,安阳
它们一直在奔跑,没有骑手
这黄昏的大地,铁衣无光,蒸馍铺里的
二夹弦,无人承担,也无人流泪
黄土的门啊,关闭了多少人,关闭了多少血
时光因为遥远而长出疤痕
平原上,光秃秃的,一声吆喝
传出千里。我看不到五千年的古老
也看不到岁月的皱纹,没有老宅,没有古树
也没有疼痛,好像一切都在重新开始
有着无限生殖能力的黄土大地啊,为什么
长不出一个古老,这里没有记忆
只有现在,全新的现在。那么多的
古城遗迹,也只剩下一个名字
它们的身体和肉体,也随着魂魄和雨水
渗入深深的地层下。这黄黄的,略带灰暗的
泥土,有着铁锈的腥味,那是它
尚未消化完的卷楼铜剑,还有人的
苍老的咳嗽,这深远的空洞的泥土啊
还在关闭。回荡的风,弥合着所有记忆的裂缝
那个开手扶的人,一脸黄昏
他无人认领
 
 
 
 
 
 
 
阅读
 
夜,一只老鼠
在谷仓的拐角处阅读,猫在沙发上
阅读。它们代替人,阅读着经书
或是过往的典籍。黎明之前
它们会写出自己的观点
刊行于世
 
 
 
 
酒歌之二
 
 
此刻,它是水
横流
 
此刻,它是水,被枝头的音乐演奏
燃烧之前的水啊,透明,柔顺
低垂
 
水啊,它的名字叫黄昏,诞生于床弟
燃烧之前的水啊,已经没有骨头
没有抵抗
 
横流——
它的名字叫黄昏,诞生于四月,诞生于
牡丹花蕊的微颤,此刻它是水
一个人身体有多深
它就有多深
 
一个小小的杯盏,千里万里
春天有多深,它就有多深,那是
折叠的欢乐,浓缩的家乡
 
 
 
 
我的脸
 
 

我的脸在衰老
就像挂在门口的牌子,被风雨
漂白。它只是我的一个符号或标记
在人群中漂浮。我活在我的思想或想法里
我的思想,是用平原上村庄的梦
还有远山的阴影做为营养,让它一寸一寸地
生长。虽然我的眼睛已经老花
但我用自己的思想呼吸
用自己的思想看你们,看这个人世间
就在今天,就是现在,我感到自己
很强大,我可以把杨树,柳树,还有更远处的
那些酸枣树们召唤在一起,用土地深处
最隐秘的嗓音与它们对话
我说,我知道你们的身世和来历
你们所走过的脚印,都留在我的诗篇中
就是此刻,我突然升高,高出遍地灯火
高出人类全部的苦难
我的形体里闪烁着理智和人性之光
这一切,脸并不知晓
我对它说,我不怕你的衰老
只要你仍是一张人的脸,有着正常的
人的五官,以便区别于
其它的动物或者野兽
 
 
 

 
 
 
消息
 
 
很多年了,我害怕雪粒下
北风刺刺的声音,害怕黄土里灯火的影子
 
郑州,马营村,300公里
像隔着1800年
 
杜甫说:家书抵万金
可如今,家书里已经没有一点含金量
 
很多年了,那里已经不再有好消息
一个电话或短信,就能刺疼我的一天或是一年
 
但我还是要倾听,经五路四楼那个破旧的住宅
像一个巨大的耳朵,日夜悬在半空
 
村里的秋风流水已不再认可我的母亲
鸟声和虫鸣已经疏离了大哥、嫂子还有侄儿们
 
疾病,贫穷,宅基地,羁押着他们
我是他们唯一的岸,唯一能够接受坏消息的人
 
很多年了,我不敢关掉手机
不敢拒绝那沉沉的重重的打击
 
 
 
 
 
 
 
 
一截木头
 
 

 滚动,挣扎,叫喊,撕打
一截木头,从山顶上一路滚下来
 
它依仗自己有很多的理由:一棵树的深度和蓝
以及一棵树的全部力量和正义
 
很快它就沉寂了,不再申辩
躺在山脚下,缓慢地变黑,腐朽,溶入泥土
 
我惊讶于这片泥土,你用什么样的理论和观点
说服了一截木头,使它服从于你
 
一截木头在腐朽前,一定看到了泥土深处的闪电
一定看到了石头里某种不为人知的铁血定律
 
 
 
 
 
我在听
 
 
嘘,别出声,我在听
听别人,听自己,听周围的世界
听世界在我身体内走动
微弱,隐秘,一棵柳树,声若游丝
虫豸们吃着梦,梧桐树闪开路
等待着有什么到来,那么多地址
在暮色中起伏,晃动。人脸忽明忽暗
沉思着,老谋深算,游移不定
有混同于无,无混同于有,酒杯
四散,参加聚会的词语混同于一般的
文章结构,一只苹果,展开屏幕
阴郁而没有内容。像是在等待
廊柱间也没有回声,时间没有阶梯
世界也没有把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