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纪念日(外一首)

◎桑眉



纪念日
——2013年11月8日。无眠。
 
 
某年某月某日,这一夜
与世界上的每个夜晚没有什么不同
黑漆漆地 冷咻咻的……
与成都的每个夜晚也没有什么不同
红星中路二段仍在修地铁,动劲很大
像犄甲战士与怪兽打斗,没完没了
不时抡一个车轮子或电线杆到这幢旧宿舍楼来
旧宿舍楼骇得那么一颤
五楼的灯也紧跟着那么晃一晃
但没有摇醒那个梦魇的人
梦中洪水漫溢,世界成汪洋:
浑浊的水流打着漩涡,如食人鲸如黑洞如命运……
吞噬所遇之物,比如:Angel的脸庞、弹琴的手指、跳舞的足尖……
她在无数空房子里寻找漂浮物,比如:橡皮桶、木头、稻草……
她与人告别,并约定
——如果幸存,在哪里见面?
其实,世界已沦陷
死有何惧?生有何欢?


2013.11.08成都
 
 
无数不眠夜,抬头找星星
 
 
这晚不画星像图
不先运用九九乘法表再运用刀片削减钱币
——被乘数的阿拉伯数字已被迫从100变作50了,
她恨自己不是富翁不能掏自己的腰包补上亏欠
更恨自己骨头愈加软了——被生活揉涅,成了泥人,
只会淌着浊泪、含着黄连……成了天雷也炸不响的哑巴!
这晚,她打翻了墨汁,和五味瓶
 
患尿毒症的弟弟打来长途
他说一年一年这么过去
父亲愈来愈老
母亲像个孩子
各种不适症状让他没法做事
钱愈来愈紧
得想个法子把透析的费用抹平
 
她正对着一条微博想一句得体的措辞
有人在责备劳动了没得到报酬
他是对的,无形中解了她的难言之隐
尽管,她不与“们”为伍
尽管,更大的隐疾仍旧深埋
 
命运是怎样奇怪的东西呢
有人因为身体的病痛饱受煎熬、欲入空门
有人被生活的滚烫逼至悬崖
“反正各有各的折磨,活着就是受折磨”
——命运就是一块磨刀石
磨掉青春磨光热望
它的野心是让那粒星子不再闪现于浩大的夜幕


2013.05.31成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