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萸 ⊙ 孟春尺牍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玩具门诊等7首(2013)

◎茱萸



玩具门诊
 
 
它肺部咳出一声声
迟暮的哑音,连新的电池
也不能提供足够的
能量和动力。它记不起
第一块砖和最初的子弹
是如何穿透巨大的玻璃幕墙
稳稳停到手心的;
每启动一次按钮,
它就抽搐得更加费劲,像
童年时期在群架中的落败。
 
他拿起听诊器,仿佛捏着
父亲新长出来的髭须。
扎人的酥麻感透过
二十年的回忆传了过来。
他翻检那个昏暗的箱子,从里头
掏出一件件当年的时髦货色;
他抖落金属片和木头
碎屑,掰开塑料壳子,
找到了电路板下藏着的小零件。
 
他想起那些画面,想起
假装飘零的往事;
他想起旧时的屋宇、经霜的橘树,
想起一段皮筋和一颗螺丝钉,
想起伤感是如何摧毁了自己
这名玩具医生的心智。
 
他疯了,填满现成的病历;
他撕开了它的皮囊,散落出
零星的构件。它们是
城堡建筑的废弃物,
带着因拆迁而产生的呼啸,
掉进时间的深潭,露出
半个作思考状的小脑袋。
 
他拿起听诊器,仿佛捧着
母亲不再奶水丰沛的乳房。
那批旧玩具的触感透过
二十年的回忆传了过来。
这个病恹恹的医生,
他正在自己的门诊里
为自己刚刚挂上了号。
 
2013年5月2日夜,
与须弥、厄土同题
 
 
 
柳絮还是杨絮
 
 
在兰州,满街飘着絮状的
不明飞行物。它们打在
疾驰的车窗上,看上去要
用身体来擦干净上面的灰。
几个南方人窝在车座中
絮叨着寄存在春天的雨水
怎么还不来为本地还上
欠下的季节性债务。
这里的黄河水居然是
清澈的,被两条大道夹着
正在改变我们的想象力。
你是外地人,是这里的过客,
你说这是柳絮吧,
南方很常见,大西北居然也
多得可以组织起一支舞队了。
它们是柔弱腰肢上不小心
甩下来的赘肉,西北的
柳树姑娘们也要向南方看齐。
他说不不不,这应该是杨絮,
你看旁边的杨树比柳树
种植得更多,它们的叶子
略粗些,是西北女孩典型的
眉毛样式;他说这个问题
很严肃,不仅关系到植物的
名分,还是审美的拨乱反正。
 
2013年4月21日晚,兰州
2013年5月3日修改,上海
 
 
 
地铁车厢速写
 
 
我盯着车窗,上面闪过一张张
幻灯片:公益咨讯,李锦记
酱油——我妈烧菜最爱用它,
地产商的阴谋,爱情故事脚本,
还有邓超、黄晓明和佟大为
蹲在巨大的自由女神像广告牌下
装作参拍陈可辛电影的那幅。
喔,它们的有趣程度远超教授
在博士生课堂上播放的PPT。
对面座位穿黑丝袜的美腿姑娘
裙子很短,而且蓬松、开敞,
她自然地将双腿搭在地面上,
我这个角度,目光能轻易扫到
她的内侧大腿根,不过再往上
就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到了。
她邻座的男人在摆弄手机,
根据我的经验,大概是在
玩“愤怒的小鸟”之类的游戏,
他瞟了我一眼,眼神里
满是“这是我女人”的意味。
姑娘穿着橙色的平底小皮鞋,
鞋的边上躺着一张带有
上海市轨道交通路线图的
广告单,单子上还印着
几个字:阿波罗男子医院。
 
2013年5月6日
 
 
 
山椒味笋尖
 
 
一个人的餐桌要酝酿
肢解动作和吞咽的迫切。
袋装比盛盘诚恳,笋在等待
几只手指撕开颤栗的
阀门,左右它窒息的命运。
 
空气中弥散开一股腌过的
鲜味。三个野山椒,十二条
被剥光了的好汉,沐浴着
浑浊的泉水,为味蕾和肠胃
准备绝望的奔赴。
 
晚春精致,葡萄酒妖冶,
像法国人那场聚会的模样。
全新的肉体要喝
植物的汁液,留下空瓶子
倾泻出酒杯的倒影。
 
赤条条的幼竹来自中国
漫长的山野旅途。
手工业者的轻柔抚摸
带来动情的雨水。竹子
昂起了它俊美的头部。
 
交媾吐出它们的辣,
混合着世俗的甜腥味。
体温贴着你的嘴唇,
被剪除羽翼后,更新了
暗夜里的姿势和语言。
 
2013年5月3日,5日夜改
 
 
 
黑暗料理
 
 
我们目睹了那潮湿,
它满满地覆盖住
逐渐昏暗下来的道路。
街边,阶级敌人的位置
被食物的气味所占据,
它们开始向香甜和成熟
靠拢革命般的忠诚。
天气要问候雨伞和水靴,
这头脚雇佣的廉价临时工。
而同行们却知道,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鸡蛋要灌入面饼,
煤气炉要烧烤肉香,
马铃薯丝在风中迎来
火焰的最初慰藉。
这些——
这些都不是免费的!
在繁荣的地下食物市场,
所有人都要为黑暗的适时
降临,支付账单。
 
2012年12月11日
 
 
 
 
咸鱼书店
 
 
仓库或殿堂,知识的?哦不,
在国年路不起眼的
小角落,它教授似的坐在
Floor 2,没有二郎腿可翘。
凳子立在菜市场
巨人的肩膀上,鱼腥味邻居
和烂菜叶兄弟,正用
业余微笑去招徕顾客;
网吧在对面生意兴隆,吵醒了
他们的眼镜片,在啤酒瓶底。
 
这堆书本要是有隔壁
旅店前台一半的姿色就好了,
雾里看花,花倒是好的食材。
把自己当个疑犯,在入口处
先寄存好脑袋里的
这些异端思想,
才能接受书架们的表情检阅。
时不时飘上来的咸鱼味道
正亲切地和你打招呼:
楼上的朋友们,你们好吗?
 
爬上木质楼梯,回廊顶贴着
“小心头顶”、“请勿踏空”
字样的标语。来访者们不顾
打颤的双腿,正集中精力
拣选那些分好了类的霉味——
1953年版毛选,洪宪惨史,
港版金瓶梅,红旗杂志,
左拉性爱小说,切文古尔镇,
菊花栽培技术,养殖手册,
人体艺术,气功精选…
莱布尼茨,这康德的冤家,
伸出了独断论的枝条,
铸雪斋抄本聊斋志异要
伸手去接这个抛过来的
媚眼吗?当然,也可能
是个山芋,它兴许还很烫。
 
2012年11月28日
 
 
 
疼痛之歌
 
 
包在躯体里的火,
不安分地
越狱了!它朝左下肢
施暴,又打翻肌肉
的烛台和梯子。
 
牙齿代替舌头行使着
歌唱的权力,嗓音
拐了个弯滑翔。
噙着露水的竹衣,
泛起了淡青色烈焰,
你需要用理疗来
扑灭它们的理智?
 
漫长的见习期里,
疾病在考核步行的
质量,做康复的预算。
这段生活开始变得如
贮藏在慢镜头里的
一段录像。你向
疼痛的拷贝索要报答,
就要颤巍巍地
重新练习走欢快的路。
 
2012年11月1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