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克 ⊙ 魏克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狼骨骼(8首)

◎魏克



魏克诗歌(8首)

(说明:近期因为有些诗歌约稿,所以又新写作并修改了十几首诗歌,这里选了8首诗歌,请大家阅读指正。)
 
《狼骨骼》
 
我有一副让我难受的骨骼
它硌着我的肉体
像是我肉体深处一场无法治愈的病
我一只都在努力挣扎
努力想摆正自己的骨架
可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姿势
            
我像一只不被羊群接纳的狼
像一只长了狼骨骼的羊
我感到
十分难受
 
听到北风我一次又一次露出原形
疾病全无
撕开羊的肉体向前嚎叫  狼奔
在那吹断骨骼也吹出眼泪的寒风中
我愿意一去不返
重返我狂风猎猎的家园
 
茫茫大野上响着一场来自大地的呼啸
如同一场看不见的大雪
这茫茫大雪深深地覆盖着我覆盖着我
带着熔岩带着冰块带着荒原带着黑夜
它覆盖我覆盖我覆盖我啊
如我永恒的肉身!
 
 
2013-11-27,中午。
 
《饮马冰河》
 
大雪的冬夜
我要远行
穿上准备了几世的铠甲
我站在这荒寂的旷野上看蔚蓝色的冰河
看燃烧的头发照亮我河里的倒影
 
万世不变的旷野是古老的战场
我晚来千年也依然可以参与战斗
 
今夜星斗低垂
大地异常明亮
空空的原野上唯有我一人矗立
空空的原野上唯有我脚下的河流才会传出流水之声
饮马冰河我内心荒凉
此生我不想在这个尘世上再遇见任何人
从此这广大的原野将暗夜长存
唯有我一人
 
饮马冰河我静穆如冰
我需要一场寒冷
一场熄灭我肉体火焰的大寒冷
只有彻骨的寒冷才能让我在这个尘世如此清醒
只有彻骨的寂静啊
才能让我如此安宁
 
饮马冰河  
这广大的寂静正是战争即将来临前的征兆
在这死寂的旷野上
我的身体已经足够寒冷
我背上的刀刃
也已经闪出了亮光
 
2013.11.29晚。
 
 
 
《身体里的时钟》
 
我的身体里藏着一个时钟
杀手般的时钟
它在我的体内独自行走
不管我奔跑或沉睡
不管我躲在哪个角落
它都自顾自地走着    嘀嘀嗒嗒地走着
像是另一双替我行走的脚
像是我走在另一个世界的脚
 
我的体内有一个时钟
孤独刀客一样的时钟
远赴千里也要最终手刃我的时钟
不管我愿不愿意
也不管我怎么藏匿
它都这么低头向前行走
像是算定我已无法逃脱
 
我的体内有一个时钟
它在自顾自地走着
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是它拖在身后的刀
刀刃已被地面磨得雪亮
不管我以什么姿态逃跑
它都会远赴千里跟着我
它最终都会
宰了我
 
 
2013-11-27,中午
 

 
《营救一只被遗忘的猫》
 
 
现在    天空已经完全被一种阴黑的雾霾占领了
一些云块
在火山灰般降落
我沿着荒芜的山坡艰难行走
由于阻力很大
我的身躯都倾斜了
 
在这里的半山坡上
沉陷着我废墟般的屋子
当我终于在屋子里看到了我的猫
我的泪水喷涌而出
我看着它犹如看着隔世的亲人
看着我一生中最大的痛
我蹲下来抚摸着它早已失去温度的身体
而它也无声地蹭着我的腿
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仿佛从未改变
 
就在这个瞬间
我忽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来这间屋子了
我看到我饿了很久的猫
早已失去了立体
它站在那里
身体干瘪得像一张纸
 
后来    再后来
我便走在了一条死寂的街道上
我的记忆如此短暂
在我记起猫的瞬间
很快又将它遗忘
 
而现在    
我正走在一条灰蒙蒙的林间小路上
落叶在触地的瞬间溃亡
地面上弥漫着一层灵魂般的雾气
我的心很痛  很痛
我要去救我的猫
一条除了我不会再有别人知道的猫
 
我是一个重返梦境
并在自己梦里失忆的人
我无尽的行走也无法救出
我那被遗弃在屋里很多年的猫
一只因死去多年而无法再死的猫
一只我无论何时回到屋子
都会在那里等我的猫
 
现在   雾那么浓    
感觉天空也已经塌下来了
我漆黑的身影
还在弥漫的大雾里继续跋涉
跋涉……
 
我是一个死去很久的人
即使死去很久以后
也还保持着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是一个因为心有牵挂
而不愿彻底死去的人
即使连骨骼都快要烂掉了
可我的梦还在我的棺材里继续前进
 
我是一个躺在棺材里的人
我一直都在去往
营救我的猫的途中……
 
        2013-3-15。
 
《就在这个时刻》
 
天那么阴    那么阴
有人在哭泣
嘤嘤的哭声来自迷雾深处的
一块看不见的草丛
遥远    绝望    若断若续
仿佛一种记忆的幻觉
 
又一只鸟跌下了悬崖
云朵如同被刮飞的屋顶在急速飘散
一切都悄无声息
一切都似乎
崩溃了
 
雾气四起   
矮山上的风越来越急
一个站在山顶上的人
已被狂风刮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阴郁的四周
在向着更为阴郁的四周倒塌
沉沉烟雾中
露出了远方高达万丈的黑色山峰
 
风在吹
但掀不起任何事物
连人们褴褛的皮肤也没有飘动
一些人石像般陷落在静穆的原野上
一动也不动
 
就在这个时刻
就在这个时刻
我终于发现我寻找已久的人正行走在前方
就在我倒下的那个瞬间
我终于看到了他
向后扭过来的面孔……
 
          2013年春。
 
  
《突然死去的人来不及反省》
 
突然倒在麻将桌边的人来不及不打这场麻将
突然醉死在酒席上的人来不及不喝最后几杯酒
突然倒在办公室里的人来不及伸手抓起忘在家里的救心丸
突然淹死在深水区的人来不及在下水的前一刻停在岸边
 
 
突然死去的人没有机会返身
就像突然跌下悬崖的人没有机会收回跨向悬崖的最后一步
这个世界上
人们的头颅硬得像块石头
他们低头向前的样子就像一个不准备再回家的亡命徒
 
突然死去的人来不及反省
就是倒在地上也还固执地保持着一个人的形状
也不愿意脱掉身上的那件铁衣裳
 
           2013-11-27。
 
 
《向你狂奔》
 
向你呼喊
向你狂奔
你是我尘世中唯一的温暖
唯一的亲人
你是我此生唯一认识的人
 
四周那么昏暗
唯有你亮光闪闪
四周那么模糊
唯有你清晰可见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遇到的人
唯一能看见的人
 
我是一个因做了多年苦役
而早就丧失了人形的人
我早已被赶出了故乡
我是这个世界上
最可怜的一个人
 
我行走的姿势早已扭曲
衣衫也已破败
只有行走还在行走
只有关于行走的记忆还在向前
 
向你呼喊
向你狂奔
你是我跋涉多年后终于看到的人
是我在倒下之前唯一遇到的人
我以深谷里的藤蔓形状爬向你
以溺水者最后伸出的手臂抓向你
你是我在这个尘世上的唯一
 
向你呼喊
向你狂奔
你是我尘世中唯一的温暖
唯一的亲人
你是我在这个尘世中
唯一值得依靠的人
 
       2012-5-10,晚。
 
 
《一个消失已久的池塘》
 
在我看到这个池塘的时候
它已消失很久
现在这里早已变成了半山坡上
一块杂草丛生的地方
尽管如此
我还是看出了它的形状
 
我看到它黑色的波浪还在荡漾
带着往日岁月的咸味
带着被磨损得近乎空无的倒影
拍打在我的身上
 
一个消失已久的池塘
一个它曾经所在的平地早已隆起为山峰的池塘
一个它里面生长过树木也奔跑过野兽的池塘
它的池水至今还在那里闪着粼粼波光
 
当我站在这山坡的草丛里时
我感到了脚底的浪潮在拍打着我
几乎拍掉了我的肉体
让我露出了骨头
 
一个消失已久的池塘就在我的脚下
当我蹲下身子后  我感到了它的洗涤
感到肉体里穿过的这一道道浪潮如此遥远
像是一场耐心的抚慰
 
        2013-4-30,下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