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克 ⊙ 魏克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魏克诗12首(刊于2013年《诗品》、《大诗歌》)

◎魏克



(魏克说明:这是我刊发在2013年《诗品》及《大诗歌》一书中的12首诗,是这两年的最新诗歌。)                        

《一百座山岗》
 
这世界有一百座山岗需要翻越
有人倒在了第一座山岗
有人倒在了第二座山岗
有人倒在了去往第四座山岗的路上
 
这世界有一百座山岗需要翻越
而我们翻过十座山岗就可以了
很多人的另外九十座山岗
一片荒凉
 
而我要去爬我剩下的九十座山岗
而很多人也正在爬他们剩下的九十座山岗
 
很多人倒在了第五十座山岗
很多人倒在了第六十座山岗
而我正在爬我的第七十九座山岗
而很多人已经爬过了他们的第八十座山岗
 
这世界有一百座山岗
很多人都倒在了第九十九座山岗
最后一座山岗至今也无人抵达
最后一座山岗
终将会有人抵达
 
这世界有一百座山岗
像是一百座坟墓
矗立在大地之上
 
这世界有一百座山岗
我已爬过了第九十九座山岗
我的躯体已经严重残损
我的手臂也已露出了白骨
 
而我现在正在
爬往第一百座山岗……
 
2013-4-29,晚。
 
《一切都不荒芜》
 
一切都不荒芜
你要是在深夜爬下一座悬崖
就能发现崖上的草叶正在风中晃动
在再偏僻的地方
一朵小花也会有蜜蜂抵达
深海里    鱼在慢慢游动
它们听得见海底的喧哗
坑里的石头也有彼此的语言
 
一切都不荒芜
事物们有自己的立体    光泽    回声
连看不见的东西
也在留着印迹
比如岁月
 
要是细看
你还会发现阴影饱含汁液
沙漠充满波涛
即使是一片荒草地
也都充满了躁动
 
万物涌动如浪潮
唯有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
会在我们死后
变得更加荒芜
 
2013-4-30,下午。
 
《一块不朽的地方》
 
故乡要有一块不朽的地方
即使死去千年的人回去
也能见到往日景象
 
记忆里要有一块不朽的地方
无论度过多少悲苦岁月
唯有那里依旧温暖
仿佛逝去的人生还依然安好
 
屋子里要有一块不朽的地方
可以供你趴在那里阅读一本永恒之书
直至你的骨骼上也写满了文字
直至你的头颅广如大地
 
肉体里要有一块不朽的地方
只要你愿意坐在里面打磨
总能打磨出一块属于自己的石头
 
这世界上要有一块不朽的地方
像是蔚蓝色的天堂高高悬挂在大地之上
悬挂在我们都能
仰头看到的地方
 
2012.4.14.
 
《大风刮过我的肉体》
 
大风刮过我的肉体
夹着树叶    尘土    沙石
穿过我的肉体呼啸而去
 
大风洗涤着我
让我感到身躯轻飘    骨骼透亮
一场大风
把我刮得空空荡荡
 
迎着大风我展开双臂
这种飞翔能持续多久
这种展翅的姿势能持续多久
 
我臃肿的肉体是一条污浊的河流
我沉滞的肉体是锁着我的石头
我深陷自身失去声响已经太久
只有一场大风才能让我的躯体响亮
只有一场大风才能将我的后背
刮出一双翅膀
 
迎着大风我展开双臂
这样的飞翔能持续多久?
这样在风中透明的样子
能持续多久?
 
2012-5-10晚。
 
《村庄边缘》
 
我多么喜欢住在村庄边缘
既温暖又孤苦伶仃
既在故乡又恍如一个归来者
 
我多么喜欢徘徊在村庄边缘
用一种离乡的步伐回乡
用一种回乡的步伐离乡
 
我多么喜欢
那守在故乡边的孤苦伶仃
 
2012-5-11傍晚。
 
 
《大地上的椅子》
 
我希望大地上布满了椅子
葵花般盛开的椅子
 
这个世界上充满了疲惫的生命
他们需要一个安坐的地方
我希望大地上的椅子手掌般盛开
希望无论走到哪里都像是回到了家里一样
都能随时坐下来拍掉身上的尘土
也拍打掉内心里
那巨大的疲惫
 
我希望大地上布满了不朽的椅子
无论过了多少年椅子都不变
都还在原处
 
我希望大地上盛开着无数张椅子
你一坐在那里便风停雨歇    万物宁静
无论风雪多么凛冽     
你所安坐的椅子都温暖如火
你的内心也都平静如水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悲苦的人
有太多注定无法停止跋涉的人
他们都需要一张能消解他们人生疲惫的椅子
需要一张能将我们从波涛汹涌的大地上
高高举起的椅子
 
我希望大地上布满了不朽的椅子
希望大地无论经过多么剧烈的变迁
唯有椅子下的那一小块土地
永远不变
 
希望这些不朽的椅子上
坐满了永远也不会死去的人
 
2012.4.14.
 
《鸟巢不会消失》
 
一座鸟巢总比鸟儿存在得更久
当鸟儿离去
只有空巢还会固守在那里
固守着一个居所的形状
 
在失去鸟儿的岁月里
四季依然轮回
阳光也会继续温暖着这个家
只是它的内心空了
里面的声音也不存在了
 
一座空空的巢如剖开的胸膛
在等待着自己的鸟儿归来
如高悬大地的钟
在发着隐秘的呼唤
 
一座空巢总比鸟儿存在得更久
直到构成它的枝丫
牙齿一样一根根掉落
哪怕只剩下一根树枝
它依然也是一种巢
也依旧维持着一个家的形状
 
即使
连那最后一根树枝也掉了下来
在那鸟巢曾经高悬的所在
也依然会有一个不会损坏的空间
一个隐秘的巢
在固守着它的曾经
 
甚至
连托举这座巢的树木都已死去千年
都已化为尘土
那座巢
也依然拳头一样紧握
 
鸟巢不会消失
从建造它的那一刻起
无论过去多少年
它都故乡一样
在它曾经踞守的地方
散发着持久的温暖
 
2012-5-2。
 
 
《浮游人生》
 
要是能在这个世界上漂浮着生活该有多好
这样就感觉不到肉体的重量了
 
那些忧心忡忡的张望
暗中的警觉
雨中的低头行走
就都不需要了
 
要是我们能漂浮着生活该有多好
躯体可以删简得近乎空无
只留一个硕大的头颅在水面上摇晃    摇晃
 
要是能躯体空空双手也空空地漂浮着该有多好
没有了扎根的冲动    抓取的欲望
远离尘世上的挖掘
也远离了泥土淤积的内心
骨骼清宁   世事透明
只是那么随意地到处飘流    飘流
 
要是能在这个世界上漂浮着生活该有多好
不为自身重量拖累
也有足够时间回到自身
只有这样才能肆意地耗费时光
只有这样才能集中头颅里的全部力量
来思考一件大事
一件真正的大事
 
要是能在这个世界上漂浮着生活该有多好
从此不必为易毁的家园悲伤
也不必满眼泪水地向着故乡张望
从此只在这个世界上安卧    咀嚼阳光
从此将世事彻底遗忘
 
从此只是心无杂念地
漂向四方……
 
            2012.4.14.晚。
 
 
《树    直指着天空》
 
树    如同一根根倔强的手指
固执地指着天空
指着高处的秘密
 
树即使倒下
也会竭力校正自己的骨骼
竭力朝着天空的方向挣扎
即使被砍断了
也还以充满涟漪的瞳孔
瞪视着高空
 
树即使已经死去很久
即使被剥掉了皮
也还会以铮铮的身姿
以凛冽的白骨
站立在大地之上
 
它是一根砸进大地的钉子
从站起来的那一天开始
就没准备转身离去
 
树    如同洞悉了高处秘密的智者
固执地指着天空
指着自己
毕生都在抵达的地方……
 
2012.4.15晚
 
 
《黑下来的天空》
 
黑下来的天空真好
很多事物因模糊而丢失
世界变得纯粹了
人也因为更加接近自己
而仿佛自己就是自己手里
提着的一盏灯笼
 
黑下来的天空真好
你因看不见更多东西而能想得更深
内心也变得更有力量
 
黑下来的天空真好
像是一道耳光
让你因为愣了片刻
而变得更加肃穆了
 
黑下来的天空真好
一道灰色幕布穿过你的肉体深深垂下
仿佛整个天空
都是你张开的巨大翅膀
 
2013-4-24.晚。
 
 
《我在空旷地喊你》
 
我在空旷地喊你   
 
灵魂一样喊你
落叶一样喊你
雨水一样喊你
我的喊声如风
吹拂着你的肉体
 
我在空旷地喊你
 
废墟一样喊你
洞穴一样喊你
石头一样喊你
我的喊声带着漩涡
向你敞开着大门
 
你已在尘世中迷失
头颅也腐蚀严重
你已忘了大地上的空旷和安宁
我的呼喊如振向你的铃声
洗涤着你的灵魂
 
我在空旷地喊你
 
故乡一样喊你
哭泣的亲人一样喊你
我的喊声如流向你的河流
划向你的船桨
伸向你的手臂
 
如在狂风暴雨的悬崖边
照向你的红色灯盏
 
2013-4-27,上午。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那些恢宏的    广阔的事物
那些博大精深     震撼心灵的事物
它们那巨大的重量
让我们不由自主地俯下了身子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那些高贵的    不朽的事物
那些散发着太阳光芒般的温暖事物
我们也因为致敬
使得空空的躯体发出了回声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那些高耸的    慈祥的事物
那些忧心忡忡地覆盖着这个世界的事物
在它们庞大的灵魂里
一道阶梯灯火般呈现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石头上的落叶    松涛    沙沙的雨声
悬崖上独自生长的草
以及阳光点亮的树冠一侧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那些遮蔽和护佑我们的事物
那些有着慈母般目光的事物
它们以高耸的秩序阻拦着狼群
它们如一座柱石
镇压在我们的前方
 
致敬    致敬
向一切伟大的事物致敬!!
 
2013-4-24,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