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 ⊙ 隐秘的蝴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光明的阴影

◎吴语



 

铁轨。表情。夜更暗
焰火就要照亮失血的良心
拥挤的队伍中晃动另一张
受伤的脸,下身已经腐烂
发酵成恶毒的肥……潮湿的
胡同,愤怒的地沟里
冗长的通缉名单被一次
又一次地朗诵,直到枪炮也
勉强学会抒情。没有用的
当一部分人疲倦而我
尖叫着睡着,姑娘
你得赶紧离开

不论你去哪里,不论你遇见
听见什么,迷路的狗
过期的药丸,出事或者
快要出事的官员,施舍一点微笑吧
就像看一片老套的
轻喜剧,从开始到结局
比公式还准确

可他们不在意这些。太多的
糖!在我背叛的前一刻
橡皮鸭把头埋进发黑
发绿的泡沫,颇像严肃的同志
把他的光辉脑门钻入人民来信
“不要再计较了。”我理解成
必要的鱼肝油和一张
提前贬值的钞票。他们还年轻
喜欢超市和步行街,把
贞操涂在嘴唇,偶尔
在草地上讨论时事。这也是必要的
虽然足球和周杰伦高于十一月末
三十度的气温,我不认为
反常有什么不对

沉不住气的是那些父母和
教委没人接听的电话
他们在开会啊,真的,还有
更多的会议。有时,他们矜持地笑了
那一定是提到前些天
妇幼医院出生的七胞胎
一个正在QQ里撒娇,一个
深沉地长了些胡子(那
不是激素的罪过)
一个过分肥胖而剩下的全
憔悴不堪。姑娘
这事儿你也应该听说
虽然,产妇死于及时的抢救
可那不是有趣的话题,连我也
不爱听,我宁愿站在路边
看城管和小贩纠缠
趁机溜走的老太。你可能
也在我左右,在
卖花孩子的包围中

赶紧,赶紧啊。不要管我
我尖叫着,睡得更深
公交巴士的刹车也吵不醒
即使地震……那些日子
有钱人开车逃离,市民彻夜
停留在开阔地……在高高的脚手架上
工人还在搬运砖头,工资
还在拖欠,而月球依旧
牵引我们的潮汐

“强盗比窃贼人道得多!”他们神色
自若,新贵的血统,学识和资本
都让我们羞惭而愈发软弱
在我们为一桶水苦恼的年代他们
早在炮管里开采出石油
这些也无须惊诧,你见过世面的
你不会因出错一张牌争吵
也不会为一时的口误
自责,你将以人民的名义
给一个荣誉教他们
沾沾自喜

而我只需要一点鄙夷,一点
昂贵的酒精,好忘记浑身的不快
并非所有的花朵都结果
所有的果实都甜蜜

夜更暗,死鱼浮出水面
寒流还在路上。有人撬开
邻居的窗户。不远的乡村里
农民把整箱的火药藏进床底
不为人知的地窖。姑娘
我感觉到你的心悸,在隐约的
琴声里,在复杂的电路和
单调的频道,疼痛多么庸俗
当我们在酒楼体面地举杯
外乡的保洁工从二十三层的玻璃墙外
失足,你要原谅我对姿势
过度地赞美,直到
若干年后我跟着经济
一起醒来

要有光
然而光多么虚弱
它的阴影藏在发霉的幕帏里
偷偷地笑,我猜到,你
此刻趴在列车的窗沿
止不住地呕吐
焰火再一次照亮你
失血的良心


                                                    2003-1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