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克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点评李亚伟、荣荣力作

◎杨克



《秋天的红颜》
  
   作者:李亚伟
  
  
  可爱的人,她的期限是水
  在下游徐徐打开了我的一生
  
  这大地是山中的老虎和秋天的云
  我的死是羽毛的努力。要在风中落下来
  我是不好的男人,内心很轻
  
  这天空是一片云的叹气,蓝得姓李
  风被年龄拖延成了我的姓名
  一个女人在蓝马车中不爱我
  可爱的人这个世界通过你伤害了我
  大海在波浪中打碎了水
  
  这个世界多余的部分就是我
  在海中又被浪费成水
  她却在秋天的梳妆中将一生敷衍而过
  
  可爱的人,她也不是好女子
  她的性别吹动云,拖延了我的内心
  
  杨克点评:“中当益青”——从“老当益壮”这个成语脱胎换骨臆造一个新词来形容李亚伟,我觉得再恰当不过了。那些年一起写的,有的早就写不动了,有的还在写却泄了英气。可亚伟这个莽汉,生猛一如当年,他激情四射,却气爽秋高。胡适说,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消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我觉得考察一个好诗人,也是看他内心还怎样像个小孩子,还能不能写好女人,他的语言是否闲暇而激流暗涌。“蓝得姓李”这么个性的诗句,只能出自曾放言“心比天高,文章比表妹漂亮”的李亚伟。亚伟内心开阔,“她的性别吹动云”才来得那么合理,他统领句之高低和词之远近,通篇挟带着大气流,在奇诡的想象力之中突围而出。
 

 


  
  《亡我之心》
  
   作者:荣荣
  
  
  揽镜时分她陡起杀心:
  
  干掉这双脚 前脚之深后脚之渊
  干掉这双手 这霜打之枝
  不久前还在触摸云彩
  干掉这个身体 它在旧衣裤里窝藏了
  无边的虚空 居无定所之心
  
  干掉她 干掉这镜中之人
  她嘴唇荒凉 眼神冷漠
  仿佛已死过几回
  下一刻还将去涉险:
  晚来雨急 野渡舟橫
  她危险的腰身里装满了自戕之酒
  
  风大了不打旗 月黑了好出手
  干掉她 当死亡也是一种依靠
  干掉她 趁她仍在镜中
  人到半百 她想干掉的正是她之所爱
  她厌倦的一切与她的面目相称
  
  杨克点评:女诗人写得如此硬朗,利落,如此直面生命的暗疾,堪称奇葩。她使那些矫情的顾影自怜无地自容。借揽镜之机,用目光之刀,追杀人生的颓像。“干掉这双脚”,一口气几个“干掉”杀得性起,只为道出一句“她厌倦的一切与她的面目相称”。这就是大气,就是不再相信这俗世所带来的名与利,不再相信这具麻木的躯壳。再回看题目,“干掉”这么多附属于“我”的东西,只为《亡我之心》。而凶手是谁?镜外之人?还是这个时代诗人干掉了这一切,干净的灵魂水落石出。(读荣荣和李亚伟,我甚至想说,现在最好的还是80年代就写作的诗人。)

《网络诗选》“中国新诗榜”提供了20首,我选中这两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