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箫 ⊙ 天光灿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乱世情歌》、《玫瑰人生》

◎瑞箫



《乱世情歌》(外一首)

 
一  污染
 
七月
孩子说有光明微笑菩萨云
 
可我只看见
七月内部
慢慢渗出
黑暗的血
夜的汁液
爱的谎言
 
七月阳光
如一条多角的毒蝎
 
太多突然而至的黑暗
瞬间污染了光明的天空和云朵
 
二  《乱世情歌》
 
我跟着
一整条街的
欲望流动
 
从今天到未来
我要穿越这个乱世
仿佛
穿越无数城郊结合部
那么难
 
我穿越
这些腥臊的历史
新鲜和腐臭的气味
新今古传奇 新新故事新编
这些
文明的把柄和污垢
 
穿越一条
人挤人的现世之路
 
打开网络
有多如牛毛的
QQ 微博 微信 博客
同学群 宗教群 诗人群 文艺群 生意圈
虚拟的网络
每天有上万随机的缘分
永不落的太阳
如威尼斯水乡
迁徙到拉斯维加斯赌场
如苏州园林
出没在酒肆茶楼KTV
天上人间
人间四月天
天空海阔——
 
我病了
被挟裹又被放逐
被污染又被灌输
字与字纠缠
语言是我们唯一的家
我并没有活到梦之外
打开手机 微博 微信
我只要看到你在的消息
你只要发一条你在的消息
分分秒秒
我这样打开自己的生命
一点一点
如沐甘霖
我看到这无理世界的虚无之爱
如襁褓中的婴孩
日复一日
日长夜大
逐渐变成了这断腕之爱——
 
车水马龙的
乱世
瞬间
静了一下
 
“少无适俗韵
性本爱丘山”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
 
你——在吗?
 
 
                 2013.8-9



《玫瑰人生》
 
 
雪山下的金色皇宫
有神奇的绿色穹顶
在这里
我初次遇见了你
 
因斯布鲁克的空气
是透明的
因河湍急
水流清澈
即使夏天黄昏
风也那么清凉
 
在伊舍
你路过的马车
我激流中的鱼竿
为何钓住了你
 
命运如此神奇
叫我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可那时我太年轻
我还不懂得爱情
不理解婚姻
更无法承担
一个国家的重任
 
乡野里自由自在长大的孩子
进入了奥地利壁垒森严的宫廷
为了哈布斯堡皇室的利益
为了心爱的男人
一个15岁的孩子要努力去学
怎样做一个国家的皇后
 
我是多么幸福
因为我这样爱他
我是多么不幸
因为我不爱这种生活
 
从清晨到黄昏
我在梳妆 读书 写诗 散步 骑马 会客中度过
漫长的一天
我见不到我心爱的男人
弗兰兹
他是一国之君
国家第一公务员
日以继夜
处理公务
批改奏章
我不能随意见他
必须提前预约
夫妻间的爱情
在奥地利宫廷
是奢侈品
我们只是合作伙伴
共同抚养这个国家
和我们的三个孩子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我的头发越来越长
黑发像夜晚的瀑布燃烧流淌
我凝望镜中的自己
自言自语
我甚至每天用几个小时来护理我的长发
为了保持苗条
我吃得极少
更少参加家庭晚宴
这样又失去了一天里难得见到丈夫的机会
 
孤独的时候
我读书 写诗
我给亲爱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写信
我惦记巴伐利亚的山山水水
家里的城堡 小狗
我喂养的小羊
和森林里蹦跳的小鹿
我多么热爱阳光下自由自在的欢笑
田野里无拘无束的奔跑
而在这里
阴影渐渐囚禁了我的心
我终日见不到我的丈夫
我甚至不能见我亲生的孩子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我失去了欢笑
得了严重的肺病
抑郁成疾
我还如此年轻
难道就要这样死去?
 
妈妈
我是多么热爱阳光 大海
上帝啊
我是多么爱他
还有我的孩子
可我就要这样悄然离开?
 
痛苦吞噬了我的心
我几乎无法康复
是上帝给了我力量
离开了奥地利宫廷
我这个生命力旺盛的巴伐利亚森林之女
又奇迹般地复活了——
 
安德拉什
你是我生命里珍贵的阳光
在我生命垂危时刻
我仿佛看见无数的奔马
阳光下向我一一跑来
我爱这样欢腾跳跃的生命
你策马而来
你的慷慨 阳光  
和温暖的爱情
拯救了我的生命
我爱你
感谢你
但我已不能再爱
因为我已不再是SISSI
我是伊丽莎白
奥地利的皇后
丈夫的妻子
孩子的母亲
我要永远效忠于这个国家
我没有权利爱另一个男人
 
阳光下这些消散的岁月
森林里那些奔跑的骏马
自由自在的日子多么珍贵
匈牙利
我爱它的牛羊成群
牧歌声声
我爱这块自由土地上自由自在的人民
我发誓要让他们幸福
因为我觉得自己
已是半个匈牙利人
这里也是我的祖国
我灵魂的故乡
我爱这自由的国家——
 
强悍的奥匈帝国
可以拥有众多财富
抵御四方来犯
却难以抵挡命运的捉弄
一个国家不能失去国土
一个母亲又岂能失去儿子?
鲁道夫
我心爱的儿子
奥地利的太子
你为何这样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是为了爱情?
还是厌倦了生活?
生在帝王之家
这就是你的命运
你必须学会承担国家的重任
可你为何这样无情地离开你的双亲
背弃你的祖国?
 
上帝啊
我愿用我的死亡
来换取我儿子的生命
失去了他
生命宛如漫漫长夜
永无尽头
我的生活从此没有了阳光
 
我老了
这样孤独 苍老
失去了美貌
爱情
儿子
失去了一切
我早已不是SISSI
我是伊丽莎白
奥地利的皇后
国家的公仆
我没有权利悲哀
只有无尽的责任
对上帝
和对人民的责任
 
我不能背叛我的上帝
可我的上帝
你为何离弃了我?
 
四处游荡
让我在四处游荡中度完我的余生
爱情早已褪色
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我的生命已没有任何意义
我只有不断地行走
我只有在行走中忘却我满怀的忧伤
上帝作证
我日夜穿着黑衣
我和死神同睡同行
我渴望着死亡早日来临
有时我会梦见自己的死
我祈祷海上会起大风暴
这样我就可以和我的船只一起沉入永恒的大海
永不再醒来
 
最后
我要感谢
这来自陌生人的陌生的仇恨
这一把磨尖的意大利锉刀
将我带离这个我早已厌弃的尘世
上帝啊
生命如此漫长
活着如此艰辛
此刻
胸口汩汩涌出的热血
如一朵盛开的玫瑰
玫瑰啊
你是我一生中重最爱的鲜花
一个女人度完了她的玫瑰人生
终于可以得到安宁
和休息
 
现在
我不再是伊丽莎白
不再是奥地利皇后
我是SISSI
巴伐利亚山林的女儿
大地母亲的孩子
山羊和小鹿的朋友
 
我是诗人SISSI
 
感谢上帝
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2013.8.1-8.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