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2年作品选(21首)

◎唐果



1.啃噬之吻
 
她说,他被死亡这只毒蛇缠上
命不久矣
她说,你看,你看
他脸上溃烂的皮肤
就是毒蛇涎液滴落的所在
 
肌肉是沙漠上的水
没人能阻止它的渗透,很快
你便只能见到皮肤像起伏的沙丘
她说,关键是没人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只知道有毒蛇缠绕,它在啃噬
像要命的爱情
你只能任它在你身体上缠绕
由着它啃
啃光你的肌肤、心肺,吮尽你的灵魂
 
2.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
也没有别的事好做
 
无非是
我捡拾园子里的烟头
你坐在廊前
吐着烟圈
等烟烧到手指
狠狠地把烟头丢进园里
 
无非是
我捡拾落叶
然后,仰头看看树
如果有干枯的叶子尚没来得及落下
就让你抱着树干猛摇
我好一次收拾干净
 
你说,这些花瓣纤薄、细小
真难收拾呀
我说,那就不用收拾
既是花瓣
长在树上,或掉进泥里
又有没什么分别
 
3.无题
 
“你着盛装,要干嘛去”
“有人死了,我要去吊唁”
“你还提着鞭炮,到底想干嘛”
“他的眼睛闭得太紧,我看能否用鞭炮把他紧锁的眼皮撬开”
“你的裤兜有粉色的一角”
“哦,我揣着手绢,万一粉屑像雪片一样落下
  我能兜住它”
 
4.当然的一天
 
当然   喝下一大杯凉水
洗脸  漱口  
当然  又在办公室喝下几杯茶
水汽蒸腾的样子
活像逃走的妖精
当然听到过厕所的水“哗啦啦”
 
作为一个家庭主妇
当然淘米了  洗菜了  洗碗了
洗杯子了  拖地了  擦桌子了  
当然  我在电视里看到黄河、长江
黄河真的很黄
长江真的很长
 
当然  还有一个
为剧情献身的池塘
当然  要过一条小河
它很脏  仿佛从未干净过
一个流浪的孩子
谁去关心它洗澡,或者不洗澡
 
当然  又漱口  洗脸了
还洗了澡  
衣服也漂干净了  
当然  我做梦了
梦到水  我在上面平躺
既没下沉  也没漂走   
 
5.开脱词
 
兽性乃父母所赐
它和灵魂困绑在一起
所以请原谅
有时我把屠刀举向同类
 
这一切终将结束
就像戏唱完了,演员走下舞台
幕布撩开时有烈火伺候
尸体安放后蝼蚁排着长队
 

它们是神的使者
负责帮你褪下兽性的衣饰
好啦,作为一个真正的人
你可以轻松地开始天堂之旅了
 
6.清洁与擦拭
 
我深知我的罪孽
希望通过清洁来除掉它
就像抹布醮清洁剂擦拭玻璃
 
我用洗衣粉清洁衣物
用沐浴露清洁皮肤
用冰水清洁肠胃
 
用蔬菜清洁肌肉
用生理盐水清洁血液
用空气清洁鼻子
 
用绿色清洁眼睛
用鸟呜清洁耳朵
用泥菩萨清洁念想
  
7.自绵羊的眼睛里
  
自绵羊的眼睛里
我看到自己是一只绵羊
一边践踏草地
一边拣最嫩、最肥的草吃
 
自狮子的眼睛里
我看到自己是一头狮子
它撕扯羚羊
把嘴角流淌的鲜血当作最炫丽的装饰
 
自鱼的眼睛里
我看到自己是一条海鱼
喜欢追逐和被追逐的游戏,无聊时
像个美丽的新娘,坐等大鱼来吃
 
自鸟的眼睛里
我看到自己是一只乌鸦
我声嘶力竭地传播好消息
可他们却说,灾祸即将降临
 
只有在同伴的眼睛里,我才看到自己
外表镇定,内心惶恐
期待贞节牌坊拔地而地
却日日头插草标,站在街头兜售
 
8.我相信
 
我不相信你的话语
因为在这之前
你说过太多的谎言
 
我不相信你的姿势
因为绚烂的银屏
已教会你表演的技巧
 
我不相信你的眼泪
天干物燥
乃风沙、粉尘趁火打劫的良机
 
我还能相信什么呢
现实主义相信你温热的双手
拜金者相信你埋藏在眼底的黄金
 
9.我的身体是一个盛恐惧的容器
 
我的身体是一个盛恐惧的容器
现在,它即将盛满
而连接的水龙头在朋友那里
它需要我的手去打开
 
在藏式茶吧,她坐我对面
我说,亲爱的,把你的耳朵伸过来
我得用嘴唇去打开它
她顺从且面带微笑地靠近我
 
我滔滔不绝地诉说我的境遇、见闻、恐惧
但只有恐惧从她的左耳朵进
右耳朵出,流淌到桌子上、地上
我的恐惧是毒蛇
 
成群结队地游到马路上
马路是倾斜的,它为恐惧指引方向
第一站是芒市大河,然后是瑞丽江
伊洛瓦底江,终点站是印度洋
 
在深深的印度洋
我的恐惧不值一提
轻飘得像水泡漂浮在海面
就是它,却狠狠地扼住过我的咽喉
 
10.玻璃杯里的妖精
 
玻璃杯里的妖精
化成轻烟去了
我喝下它的肉身
她的临终遗言是
“咕  咕  咕”
 
11.有些衣服
 
有些衣服  穿在身上
像没穿一样
我喜欢穿这样的衣服
 
12.圆圆说的
 
圆圆说,白云在天上飘
有时像羊群
有时像棉花糖
羊群是自己爬上天的

有一次,我看到一群羊
爬到山顶就不见了
然后我看到了白云

棉花糖把我也带到了天上
不过一小会儿
我吃下那么多棉花糖
一点变重的感觉都没有
 
13.我站在远处
 
我站在远处
反复打量一座高架桥
看无数的车辆和行人
从桥上过
我确信它不会在我走过时
坍塌后,才快速通过
 
14.望月
 
今晚阴
我们看月亮去
院子里有一大块绿地
绿色跟夏天一样肥胖
 
地上有一个废弃的棚子
屋顶坏掉了
一些形状各异的洞
装饰着它
 
天阴的时候
我们看黑色的月亮
天晴的时候
我们看蓝色的月亮 
 
有星星的时候
我们看长着雀斑的月亮
下雨的时候
我们看长毛的月亮
 
无论何时
当你想看月亮
你都可以到屋顶坏掉的
棚子里去
 
15.来自预言的质问 
 
预言质问我:
你这一生,
要吞噬掉多少色彩才算够?
 
哎呀!我掰完十根手指,
再掰完十根脚趾,
都不够。
 
黄的、红的、绿的、紫的......
色彩是雌性,
特别会生孩子。
 
16.停电之诗
 
电流走失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没有绸缎的呼喊,声带的发动机无法转动,
而使翅膀上下翻飞的气流
板结如水泥。
 
停电了,时间的漏洞堵上,
青春不再流逝,黑发不再变成白发。
可停电是短暂的,珍惜吧
那是仁慈的上帝,请疲惫的你闭上眼睛
  
要记住那些黑暗中的瞬间,
萤火虫举着小灯笼满城巡视,相爱的人
互相擦拭身体。两台小功率发动力
为小城贡献出所有光芒。
 
17.小宇宙

白纸可以交换羔羊
直升机
甚至  大炮

而贫穷的人
只能去摘树上的叶子
每一棵树都是一台印钞机

绿色的钞票从树枝末端
不停地冒出来
拿树叶去跟阳光交换阴凉

请蚂蚁登上枯枝的舞台
做一番走钢丝的表演
鸟也喜欢选择在树叶间歌唱

它还能烧毁印钞机
烤熟羔羊,把飞机和大炮
变成废铜烂铁
 
这么多树,这么多叶子
专心采摘的人
你可要当心了


18.太阳出来了,我们睡觉去
 
太阳出来了,我们睡觉去
有些东西,既可以添上,也可以删除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请你的唾液滋养你的牙齿
但对所爱的人
除了奉献整杯的口水,还能奉献别的什么
 
唠叨吧,唠叨吧,唠叨
它是治愈孤独症的良药
即便面对一个会唱丧歌的石头
 
不就是举着一根杵很久了么
快捣向臼里的大米
这是世俗要求你完成的
 
接下来,轮到太阳出场了
睡觉去吧
这是爱要求我们完成的工作
 
19.胖子的烦恼
 
他们都顺利升空了,只有一个胖子,被阻隔在门外
也有可能,因为她太胖
天使将她举到一半,就把她从半空中扔了下去
这个心情郁闷的胖子
只能选择贴近地面
 
她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擦地板
她的头发掉进水池,她的头发在洗碗
她的乳房垂进洗水粉的泡沫里,她的乳房在洗衣服
她把被猫撕碎的老鼠扫进垃圾袋
她用卷筒约裹住墙根三堆摆放整齐的狗屎时,她想到了孩子

深夜三点,她拧着垃圾袋走在大街上
除了她自己,马路上没有一个动物
只看见送他们升空的薄雾蒸腾
一个胖子的高跟鞋敲打着水泥路面
其回声就是这个清凉夜晚给她的回答

20.妈妈,我可以去死了吗

在沙滩  我拾到一个漂亮的贝壳
捏它在灼热的手心
它复活了
一小片冰凉的舌头轻轻地舔拭我心灵的沟壑
沟壑早已存在
它越来越宽 越来越深
我想填平它
妈妈  我可以去死了吗

我已得到消息
我爱的人
在他的城市快乐的生活
我想腾出更多的空间
留下边地纯净的氧气和山泉
妈妈  我可以去死了吗
 
我的灯盏凋敝,凄凉地挂在树桠
爱人从树下走过
他看不见我
我想割断与树干的牵连
变成泥土的一部分
每次他经过,我都能仰视他
他多么骄傲呀,像个国王
妈妈  我可以去死了吗
 
我仰望天空
没见到两片一模一样的云彩
我在草地行走
没见到两株孪生的杂草
而我却日复一日的,复制昨天
妈妈 我可以去死了吗

那么多比我年轻的
还未来得及出生的孩子
婴儿、幼稚园女童
中学生、大学生
生完孩子几个月的产妇们
他们都死了
可我还活着,活得艰难
妈妈,我可以去死了吗

21.给未来
 

 
我以从良妓女的心境
我用摊开的手掌
 
我代表边地清新的风、空灵的氧,向未来致敬
向未来致敬,我以我远去的青春
 

 
我在等天黑,天黑后才好做贼
我只想把他的心偷来看看
 
看完,我就还回去
偷来的东西,任你如何叫唤,它都不会答应
 

 
镜子里,我看到它侧坐在床上
看着我的背影,那么专注
 
像一个男人斜躺在床上
等着她的女人,洗浴归来
 

 
“水行在水上,云裹在云中”
这是梦里出现的句子
 
那晚我还梦见了他
作为一个男人,他显得缺乏耐心
 

 
耐性我是有的,一个生养过孩子的女人
把万年青般葱绿的爱给了孩子
 
我另外培植了一株
它是一棵柏树,只对他奉献绿荫
 

 
他是未来,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他腿粗毛长,耳大鼻肥
 
我听见他在笑,他一笑
旁边的树枝就能看到他森森的牙齿
 

 
偶尔,我会羡慕那些身患绝症的人
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死
 
或者,假如我的死
是因为爱情,请祝福我,我的朋友
 

 
因为他,我淌下无数泪水
但我并不需要他用眼泪来偿还
 
我需要他好好活着,像一尾鱼
活在这冰凉、浑浊的人世
 

 
不想活着时,又不能去死
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有人施舍残羹剩饭
 
教堂的钟声响起
预示着,我又将度过平安纠结的一天
 

 
它为什么诅咒我?
是因为我的要求太高?
 
是因为我一条道走到黑?
还是因为,我只有百无一用的真情?
 

 
我是一个临近深渊的人
请离我远点
 
我害怕在坠落的瞬间
抓住他,拿他当唯一的救命稻草
 
十一
 
它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留下一堆粪便,在门边
 
最折磨人的感情是这样的:看不到身影
听不到声音。能闻到它的味道
 
十二
 
爱情的小短裙,它多么漂亮
秋天已经过去,在第一场大雪来临之前
 
快把雪白、粉嫩的皮肉
收捡,放进散发着干草气味的皮箱
 
十三
 
我曾扮演过他的小泼皮
也曾扮演过他的救世主
 
如今,我只想扮演一只骚狐狸
“那颗最大最红的葡萄,它是酸的”
 
十四
 
两只蝴蝶一直跟着我
我叫:“山伯,快走。山伯,快走”
 
我多想变成一个长着翅膀的女人
在他活得沉重时,默默献上我的左翼
 
十五
 
我不仅希望它是甜蜜的
还希望它是腥臭的
 
像刚拖过的瓷砖地板
像搏斗后两败俱伤的野兽
 
十六
 
这是我乐意见到的情景
我坐在楼梯上抛洒珍珠
 
滚走的,不愿拾回
抛尽后,仍觉心安
 
十七
 
他在远方寻欢作乐
我躲进小阁楼写诗
 
我没能为诗安上翅膀
在我怀里躺着的孩子,乃无性繁殖所生
 
十八
 
砍断触角
收回前爪
 
他的生活因丰富,而多姿
我的生活因流淌的鲜血,而多彩
 
十九
 
暮色四合,寒气南袭
河水冰凉,犹似吾心
 
我还需要羡慕一根火柴吗
凛冽至此,冻死何妨
 
二十
 
我欲因之梦旧城
旧城里住着我爱的人
 
我欲因之上高楼
高楼的钢筋水泥笼子里,关着我心爱的野兽
 
二十一
 
让他长出长长长长的头发
让他皮球似的肚腹向后缩缩缩进两公分
 
他是叛徒甫志高
我是被他的笑声射中的刘胡兰
 
二十二
 
我拍打他,他毫无知觉
我拥抱他,他感受不到我的温度
 
我是一团空气
挂在离他几千公里之遥的苹果树上
 
二十三
 
一种可耻的感情
一桩身不由己的罪行
 
我只能如此宽慰自己
“爱上他是艺术,爱他是行为艺术”
 
二十四
 
虎跳峡的水,像碎玉一样喷溅
溅到头顶,溅到我的嘴里
 
溅到头顶的多些,我当它是天降甘霖
溅进嘴里的少些,我当它是琼浆玉液
 
二十五
 
在湖边行走,吹着怡人的风
我曾像剥石榴一样
 
剥开包裹心脏那层厚厚的皮,为他捧出
受尽欺骗后,依然相信一切的心
 
二十六
 
望着上空的云,仿佛觉得
脚下的一切都在自由自在地移动
 
船在动,还有我的心
一生中幸福的一天,败于两张桌子的距离
 
二十七
 
我曾将破败的花环套在石碑上
双手合十,向远处的山峰祈祷
 
它知道我痛苦的源头
它懂我的心,为何频频颤栗
 
二十八
 
保佑我爱的人,在阴郁天空下
纠结、奔跑,忙碌如陀螺的人
 
如果有一个陶罐需要打破,就打破我的
如果需要排队赴死,就让我排在他的前面
 
二十九
 
一个因为追逐未来,缺乏控制的女人
为了抑制对未来的痴心妄想
 
与不确切的触摸。我不得不
用黑布蒙住脑袋,用柴刀削减枝叶
 
三十
 
这是种无聊的挣扎
触角像野草一样,砍了又长,砍了又长
 
一次比一次旺盛,一次比一次敏锐
像挑衅,又像羞辱
 
三十一
 
当一个数字都像毛孔那样敏感
当一个核桃都能被某些人视作凶器
 
和朋友在一起,我只能谈谈他
——我那遥远、虚幻的未来
 
三十二
 
心情糟糕的一日。我想表达的
和我已经表达的,截然相反
 
我多想靠近他,对他表达出善
我递出橄榄枝,到他手里却变成了荆棘
 
三十三
 
我把目光投向天空
十一月的天空灿烂得像柿花
 
五只麻雀在天空飞翔。没有他飞翔的天空
像蓝卡其布衬衫上,钉着五颗黑色的纽扣
 
三十四
 
我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山脉
山脉肃穆,如丧考妣
 
现在是十一月中旬,我站在寒风中
像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在把丈夫等候
 
三十五
 
我常常羞于说出这些字眼
“爱、想念、在一起”
 
以前我喜欢浮在水面,让别人看见
现在,我喜欢作深海潜游,和鲨鱼一起
 
三十六
 
不是他坐在我面对,和我交谈
我才能看清楚他
 
夜深,我坐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面对雪白的墙壁
他像一尊佛陀,在我心里安坐
 
三十七
 
还可以沉入水底观察
水不一定清澈,水草丰茂更佳
 
鱼儿频频搅动浮萍
无论他处于哪种状态,他都是逍遥的
 
三十八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骚人
早上穿白衣服,中午穿条纹衣服,晚上穿红衣服
 
此刻,我猜他穿的是黄衣服
与人频频碰杯,却不见碎玻璃入腹
 
三十九
 
小径两边的杂草,已经枯萎
落在上面的银杏叶,镶着金边
 
如果我不放弃想念
他就是那片最大的银杏叶,镶着金边
 
四十
 
坠落是我惯用的姿势
有时,我摩仿树叶,坠落时犹疑
 
有时,我摩仿流星
在碎裂之前,释放出所有光明
 
四十一
 
无法形容、不能遏制的翻滚
我的身体里住着惊雷的一家三口
 
他们笑,他们闹,他们争吵
他们释放烈焰,将我灸烤
 
四十二
 
蓝瓦、绿树,胖乎乎的黄花
小竹桥已被猎人踩断
 
鱼虾已被渔人捞干
如果我需要一个容器,S形的山路刚好
 
四十三
 
我从山脉的血管里流过
作为一个不愿意被拴牢的固体
 
我从不被什么颜色薰染
心里装着他,他时刻提醒我,保持住本色
 
四十四
 
我想让他了解我的生活
上班、洗涮、跪着擦拭地板,扫去窗台的灰尘
 
涂脂抹粉,为一件小事生气
想起一件有趣的事,就裂开嘴,傻笑
 
四十五
 
傍晚,我喜欢围着建筑物走几圈
看看围着钢筋水泥生长的植物有什么新的变化
 
然后,我会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
期待熟悉的身影在丝线一样的山路上,显现
 
四十六
 
理解一个拥有爱情的女人
她的多情、猜忌、没来由的嫉妒
 
伤感、自卑、歇斯底里、杯弓蛇影
还要理解她为什么会同情一根干瘪的丝瓜
 
四十七
 
我不能告诉他,事情进展到什么地步
也不能告诉他,一种拔地而起的感情
 
其成长的高度是否与白云比肩
但可以这样说,我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
 
四十八
 
佯醉的俩人,走路颠倒,碰撞在一起
额头撞到额头,嘴唇撞到嘴唇
 
当他热情的箩筐撞坏她空空的坛子
他俩不约而同地蹲下,捡拾坛子的碎片
 
四十九
 
我想伸手就能够着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
上帝说,我的要求太高
 
所以,至今我都没能摸到你,没能看到你
一些陌生的物事刮擦我,我灿烂是因为它们
 
五十
 
我日日祈祷,终于得偿所愿
在梦中见到他模糊的影子
 
我听到他温柔而又不失力量的声音
未来永远是个孩子,丝绸样的少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