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虚构的日常——2011年诗作43首

◎唐果



1.一只蚯蚓在慢慢地爬
 
一只蚯蚓在慢慢地爬
它爬上水泥路
爬上砂石路
爬上羊肠小道
 
一只喜欢缓慢和曲折的蚯蚓
在水泥路上爬
在砂石路上爬
在羊肠小道上爬
 
一只蚯蚓在慢慢地爬
好事者把它掐成三截
三只蚯蚓慢慢地爬
一只左,一只右,一只向前
 
2.我最先想到的是
 
我最先想到的是毛毛虫
这笨拙的小东西
爬过麦秸杆
麦秸杆“簌簌”的响
 
接下来想到的是火车
这喷火的竹节虫
爬过桥梁
把枕木擦亮
 
还想到了海鸥
这自不量力的鸟类
在滇池的上空飞翔,突然冲向水面
想把波浪划出更大的声响
 
我真正想说的是
有人从狭窄的街巷走过
遇到的每一个人
都是他的弹片
 
3. 从三角梅下走过
 
从三角梅下走过
却无心赏花
 
我边走边想
我想你什么
你能给我什么
我为什么喜欢跟你在一起
喜欢听你讲话
或者是仅仅看着你
什么也不说
 
想了很久,我终于明白
你独独不给我什么
你像河流、空气、山川
草木一样存在
你存在
你的存在就是上天给予我的
最大的恩赐
 
所以我想你
你像头顶的三角梅
从不提示自身的存在
生发于炽热内心
烈焰的美
向空中发散
 
4.苹果有洞
 
红苹果挂在树梢
苹果有洞
洞里有虫子
虫子以果肉度日
 
虫子说
我在你肚里
我天天啃食你
最终消灭里
 
苹果说
你在我心里
我用我的血肉
我的灵魂养育你
 
5.有些事勿需隐瞒
 
我曾像小偷一样
潜入他的后花园
蹲伏在草丛中偷窥
其间有小虫叮咬我的手指
苍蝇飞临我的额头
在灯火辉煌的客厅
跟他对答如流的友人中
谁会承接到他异样的目光
而心领神会
有时,我满载而归
有时,我晃荡着双手跳下围墙
有所获时我满心沮丧
空手而归后,欣喜异常
一个又一个善妒的
阴晴不定的惯偷
神啊,你能宽恕她们吗
 
6.一切善良的想象在原野上浮现
 
哦,一切善良的想象在原野上浮现
苦瓜的苦
丝瓜秧上的胡须弯曲得让人悲伤
青菜固守她的青
白菜一如既往的白
......
 
清晨,大雾把原野笼罩
午时,她又把这一切让位于太阳
 
7.辛卯年二月初三之断笺残篇
 
(1)
“乱花迷人眼”
有人妄图从乱花围困中摘取唯一的绿叶
无异于火中取栗
 
我对你
既怀疑  且相信
 
(2)
昨日我写到
“独一无二的你们
我爱”
 
今天我又写到
“剥去瑕疵一样的衣饰
剔除油脂一样浮在面孔上那层虚妄的表情
我爱”
 
(3)
我不能不折回
摁下树干上那些黑色的伤疤
于是我听到了鸟叫
是乌鸦而不是布谷
此刻我最想听到乌鸦的预言
它能满足我隐秘的欲望
 
(4) 
我的鳞长出来了
我的鳃长出来了
连由无数根钢针拼贴的鳍我都长出来了
我还在沙滩上
耐心等待......
 
大海太大
长满需要很久很久
 
(5)
那是一股寒流
自窗帘后面传来
吹送到我的怀里
滞留不去
我拿它怎么办
怎样才能不辜负寒风中敞开怀抱的窗户
——把它赶出门外
连同冻僵的自己
 
(6)
在被自然之物装饰一新的地表之下
隐藏着无数条暗流
没人统计过有多少条
没人知道它们的归属
可以肯定的是
它们有的离得远
有的挨得近
有的一条分成几条
有的两条变成一条
两条分道扬镳的河流
一条会很快找到新欢
一条就此孤独,直至消失
 
8.到高高的山顶觅食
 
我到高高的山顶觅食
她热情地问
从城里来的尊贵的客人
你想吃什么
 
我说我想喝风声
吃鸟鸣
她说在我们山上
这是最常见的菜
 
很快
她用土碗盛来了风声
用碟子端来了鸟鸣
还让我趁热吃
 
风声凝固,像牛肉汤
而鸟鸣冷了会串味
本来端上来的是麻雀“喳喳喳”
冷却后会变成乌鸦“呱呱呱”
 
我先喝风声
在碗里晃荡的滚烫的风声
它割我的嘴
为了品尝原味鸟鸣
 
我忍住疼痛
咀嚼麻雀的叫声
无数麻雀“唧唧喳喳”
翅膀撞击着进入胃里
 
谁还敢说,它们和我没关系
当等我回到小城
把大山的风声和鸟鸣
拿出来反刍的时候
 
9.哦
 
哦,我借过她的微笑
哦,我俩穿过同一种颜色的衣服
哦,那种发型虽然不适合我
但我顶了两个月
 
哦,我喜欢他的微笑
哦,我喜欢她的着装
哦,她跨过栏杆的姿势那么美
哦,铁栅栏把天空隔成两半
 
10.给一条清澈的小溪
 
一条清澈
哗哗流淌的小溪
可以喂饱多少只
妖艳的野猫
 
哦,亲爱的
我哪儿知道
白鱼年纪轻轻
油滑如燕子
 
非要跟羽毛较量
肌肤洁白
缝隙优雅
认真得电钻似的
 
11.那一天
 
那一天,我看见了黑匣子
那一天,我从城东到了城西
后又绕进菜市场
给猫挑了几条死鱼
 
那一天,太阳火辣
晒死了无数条虫子
那一天,美人遥望落日
叹息着将草绳从树上取下
 
那一天,楼下嘈杂
楼上清静
那一天,三角梅开了五朵
又谢了三朵
 
那一天,良家妇女双手叉腰
数落生锈的栅栏
那一天,春雨下得无比犹疑
——无比绵长
 
12.静物
 
苹果在盘中偷香
普洱茶在瓷杯里冒着热气
电视里的人笑得像盛开的花朵
风  缓缓走过我的房间
后又踅进邻居家里
 
屋外,梨树还没来得及长出叶子
梨花开满枝头
两只鸟站在树梢向天空鸣叫
像是在呼唤谁
 
13.死亡这只鸟儿
 
死亡  这只优雅的鸟儿
它高声歌唱的姿态真是迷人
 
黑色的歌声穿越千山万水
瞬息就能把喜欢音乐的人聚集
 
无论失去联系多久
死亡都会将他的死讯传至应该知晓的人的耳中
 
死亡这只鸟儿不知疲倦
歌唱也从未停歇
 
有人甚至希望它早日为自己唱响
尽快将羸弱的生命之光  摁息
 
14.你变成什么样子
 
几年未见,你变成什么样子?
或者长角了?
如果是,从对面穿墙而来吧,
撞入我的怀里。
或者,长翅膀了?
如果是,就直接在我的肩头降落,
我会把你轻轻取下。
 
如果仅仅是沧桑,
那么就从我的左边或右边来吧,
我站在马路边,
东张西望  有一个多小时了。
 
15.我好像快要步入正确的轨道了
 
我好像快要步入正确的轨道了
我恍惚看到铁轨笔直
隐藏在丛林深处
上面绿荫如盖
枕木被落叶拥入怀抱
我这列小小的
小小的火车呀
就快要步入正确的轨道了
 
在这之前  我走的一切岔道
我所承受的
每一根荆棘的折磨
仿佛  都得了回报
仿佛  都结出了沉甸甸的果实
 
16.道具的舞蹈
 
幕布拉开,演员却没有出来
望着焦虑万分的观众
道具们忍不住了
桌子和凳子手拉手
凳子和凳子手拉手
手拉手跳普普风舞
跳踢踏舞
甚至还跳起了秧歌
 
作为观众之一
我感动于它们的主人翁精神
开始不停地拍掌
拍掌不但不花钱
还可以锻炼身体
促进手部的血液循环
出于同样的目的
它们收获了无数的掌声
 
17.你的样子--给木头
 
你脸部的线条僵直
寡肉
果决的样子像身后有一堵厚实的墙
 
果决时折断,汁液从折断处喷薄
摁住伤口微笑
像谁往你的伤口抹了蜂蜜
 
身躯小而疲惫
着裙装在人世飘摇
像你经过的地底藏着一只鼓风机
 
谈起向往的生活,沉浸在幻觉中
眼神被梦想拨亮
像有人在你眼睛里种下星星
 
18.屠夫的微笑
 
清晨,我穿过车轮滚滚的街道
走在肮脏的农贸市场
是因为,猫最喜欢吃鱼
这个老虎的小个子兄弟
只要你给它鱼吃
它就会用身子蹭你
睡觉也要躺在你身旁
 
是因为
我还要走过屠夫们的肉案
将用不够清澈的眼光
看着他们
对他们微笑
偶尔,他们中的几个
会放下屠刀,回我以微笑
 
19.始于
 
很小的时候,母亲一定教过你
做个好孩子,不偷不抢
你一定曾眨巴着明亮的眼睛
——频频点头
 
一个苹果均分,兄弟姐妹每人一块
家里的空气,无论质量好坏
想呼吸多少,就呼吸多少
不存多吃多占,谁抢了谁的饭碗
 
后来有人指给你一条捷径
多划算的买卖呀
于是你学会了
把别人怀里的东西抢到自己怀里
 
你又把这秘密传授给孩子
聪明的孩子像你一样
眨巴着明亮的眼睛倾听
所有人都学会了横行的本领
 
你抢不过他们了
当你被抢到怀抱空空时
你多希望孩子们听你的
可一个弱者的号令,谁会真的听从
 
20.我爱你
 
“我爱你”
这话是我说给你听的
你说,“我感受”
问题是
你感受到的真的来自于我吗
——这遥远的距离
 
一路上
它将遭遇树叶的搅扰
岩石的阻挡
河流的追随和浸润
毒蛇涎液不余遗力的涂抹
到达之后
它变成了可疑的怪物
让制造者都感到陌生
 
有时像树叶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有时做出粉碎的架式
有时像河流从地表消失
有时像蛇毒
你爱抚,它反咬你一口
 
21.我熟悉
 
我熟悉它笑的样子
我熟悉它愤怒的样子
 
我熟悉它耍赖的样子
我熟悉它饥饿的样子
 
我熟悉它撒娇的样子
我熟悉它恋爱的样子
 
我熟悉它扮老虎的样子
我熟悉它装绵羊的样子
 
在家里,它是家庭的一员
走出门,它代表某个物种的“一”
 
在车轮底下,它是一团血肉
它的血肉在马路上,灵魂又去了哪里
 
22.天空扔下一只鸟来
 
我站在阳台上
期待天空扔下一只鸟来
我希望它翅膀尚存
当有人解开绑束它的绳索
它能马上展翅飞翔
 
饼干咬过一口
牛奶喝下一半
我是否该用它来招待太空来客
如果它刚好停在阳台
头脑尚且清醒
 
它是否愿意咽下
要么干裂,要么流淌的凡间俗物
对于一只吃惯白云
喝惯阳光的鸟类来说
如果低下喙,食用具有质量的
 
不长翅膀的东西
它还能说出心里的话吗
它还能说
明月是天空的独眼
哦,天空闪烁的老年斑
非要等她蒙上黑色的面纱才显现
 
23.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的
那些词语涌进我的大脑
下降的通道已关闭
上升的通道尚未开启
这些词在密闭的空间
像气泡一样移动
 
有时挨这个近些
有时挨那个近些
冷的词语和冷的词语挨在一起
结成冰
热的词和热的词牵牵手
烧成灰
冷的词和热的词搂肩搭臂
便出现一片空白
 
夏天需要冰
禾苗需要草木灰
我喜欢空白
 
24.一根草绳
 
地上有一根草绳
不知是何人留下
这里离悬崖好远
显然,不会有人把它系在腰间
攀上悬崖
采摘娇滴滴的花
 
这里没有足以支撑一个人重量的树
显然易见
作上吊绳它也不够格
拴蝼蚁太粗
拴老虎
老虎已献身铁笼
 
当柴烧
才放进炉灶便没有了
也许,也许是绊脚绳
只有作为绊脚绳时
你才能心安理得的
将它踢到一边
 
25.生下
 
家生下母亲
母亲生下婴孩
婴孩生下儿童
儿童生下少年
少年生下青年
青年生下中年
中年生下老年
 
老年生下尸体
尸体生下炉火
炉火生下灰烬
灰炉生下眼睛
眼睛生下白内障
白内障生下黑
 
偶尔,胎儿、婴孩
也能娩下尸体
许多尸体娩出一个大坑
深坑娩出古董
古董娩出考古学家
考古学家娩出铁片
铁片娩出火车
火车娩出旅客
旅客娩出温床 
 
26.站在榕树下
 
站在榕树下
无端想起那些没日没夜
即便在这样的暴雨之夜
还死守的人
他怕它长出翅膀飞掉
或者从空中伸出一只大手
将它们捞出自己的视线
面对此情此景
我只能踮起脚尖
高举双手
敲响低处树枝上
那一只只绿色的丧钟
 
27.这座城 
 
这座城就是这样
空中弥漫着让人厌恶又无法抗拒的味道
街上行走着乖顺的人民
间或有半个暴民——掺杂其中
 
28.绝情书
 
我不想见你
如果非要见
那么我不会开口说话
如果非要说话
你就权当对面坐着的
是一块会讲话的木头
 
如果还需要谈笑风生
那,好吧
我笑,我大声说
你果真看到了笑容
那笑也只是挂在面皮上的
而不是来自于心灵
 
29.树举起树枝
 
树举起树枝
鞭打在林间栖憩的光芒
光芒四处逃窜
像受惊的小兽
 
光芒扎堆
薄凉诞生了
薄凉重叠
鸟鸣诞生了
 
树高举树枝在山顶
而鸟鸣在山涧
 
30.给红色的河
 
红色的河水流过
不知是什么将它染红
它说着:我走了,我走了
谁也挡不住我
便一路向前
只留给我长长的背影
 
余音袅袅
此刻它说的是
忘掉我吧,我这经泥土漂洗过的
我是流言蜚语、炉灰的亲兄弟
我能冲破枷锁
流言蜚语能打开轭具
炉灰负责掩埋相爱的肉体
 
我那个最小的妹妹
她的名字叫亲吻
请将人与人之间的死结,交付 
 
31.叶子随处可见
 
叶子随处可见
椭圆的
长条形的
圆的
能割破手指的
喜欢掩面的
高的高到天上
低的低到水洼
 
我曾将它们比喻成绿色的灯盏
翠色的丧钟
可现在
我更想说,它们是母亲
伸出的一只只形态各异的手指
它抚摸你的脚踝
手臂及其面容
有时还会摸到你的眼泪
和血液 
 
32.出走的诗
 
猎人猫腰
从一个山顶蹿到另一个山顶
猎枪在手,如琴弦挂在树间

天空有鸟影
猎人瞄准,扣动扳机
影子发出凄惨地喊叫
 
月亮穿上簇新的白铁皮外套
子弹击之,火星四溅
星星坠落,在地球另一边 
 
33.我想见的人在远方
 
我想见的人在远方
我想叫醒的人已睡去千年
我想淋的那场雨在我发呆时
已下到了山那边
我想吹的风刚在悬崖停靠
 
我想见的人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需要我拿石灰去把他刷白
我想叫醒的人是一个忠贞的饿孚
我想凑近他的耳边,说
现在的肉都剔掉了骨头
 
我想淋的那场雨除了仍在淌水外
还有体温滴嗒
我想吹的风温顺中掺杂绒线
刮过我的颈项
就像有人轻扼我的喉咙
 
34.我需要你
 
冷却的炉灰需要铁铲
蒙着面纱的城市需要树枝
闹钟需要嘴
飞鸟需要猎枪
 
而我需要你呀
我需要你从背后给我猛烈的一掌
把我从光滑的铁轨
拍入杂草丛生的岔道
 
坑洼需要下水道
丧葬需要节日的礼炮和喧嚣
脚踝需要金线
笼子需要脚
 
而我需要你呀
我需要你倒提我
把我浸入清澈的河流
一道又一道 
 
35.沙砾乘上魔毯
 
沙砾乘上魔毯
于草原的正中央落脚
凿穿群山
填平沟壑
在海上修建宫殿
 
孩童有孩童单纯的快乐和忧伤
 
而你的忧伤在于
沙砾填塞你的口鼻
在自制的隧道中迷失了方向
沟壑底层是你舒展的躯体
你还是支撑海上建筑的第一根木桩
 
36.示儿
 
这肉是我的
我只是暂时将它寄放在你那里
从交付之日始
你要恪守保管之责
 
长霉了要拿出去晒晒
防火防盗
还要备下毒药
以对付那些伺机偷吃的虫豸
 
下雨时打开帐篷
天寒了把它搬到温暖的火炉边
心情郁闷时,还要到风景陡峭处
让悬崖穿透乌云
 
这肉是我的
我只是暂时将它寄放在你那里
最终我将取回
除了岁月和我给予的,我都不想要 
 
37.练习课 
 
有人练习死亡
有人练习哭
为了与之对抗
我把大葱插在鼻子上
吞下水晶石榴
让汁液自葱管退潮
 
没人算计过
为了对抗
我吞下了多少东西
只有胃液不知疲倦
“咕噜咕噜”
独自拔打着它的小算盘
 
38.河沟知道我的颤栗
 
河沟知道我的颤栗
羊肠小道知道我的恐惧
擦拭悬崖的风告诉我
我的心跳加速
我的头脑在犯晕
 
零星的小树知道
我的脚抓不住贫瘠的土地
崖低的流水知道
带走我,轻而易举
 
深渊知道我命薄如纸
一张皱巴巴
刊满旧闻和八卦的报纸
被自己牢牢抓在手里
 
39.抚摸,则双手沾满锅灰的诗
 
朱霄华、尹培芳、徐静,我们四人
在“青苹果”喝茶
我们说到生活的艰辛
蜡烛闪了一下
我们说到写作的痛苦和欢乐
蜡烛又闪了一下
当我们说到道德的沦丧和人心的冷漠
蜡烛闪了一下便熄灭了
我们继续谈论
在黑暗中,各自的话语交集、碰撞
发出金属相撞后的火花
透过微弱的光
我看到黑暗中的我们
皮肤是黑的
心灵和骨骼正在被黑暗一寸一寸的侵袭 
 
40.她像一只战败的公鸡
 
她像一只战败的公鸡
不得不收拢起漂亮的翎毛
低头,盲目地摆弄着地上的沙砾
而一旦新的目标出现
她又将泪水濯洗过的羽毛
精心梳理
张开磨得锋利的爪子
捧出滚烫的心
 
这次,无论怎样
都要在对方身上留下印痕
 
41.他问我
 
他问我,“今年天心情怎样?”
我点头。“很好!”
为什么不?
 
马路上,一个男子走在我前面,
我爱上他的背影
足有十分钟之久。
 
猫迎接我回家,
它带路,我尾随,
我们先后进入厨房。
 
电饭煲里,
米饭香气四溢,
冰箱里有摆放整齐的水果和蔬菜。
 
鱼被砍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
霜雪捂住了它腥臭的嘴,
在冰箱的上层。
 
42.长颈鹿的周末
 
又是礼拜六
你可以到山上去了
 
伸长脖子
拣树梢的嫩叶子吃
 
宝塔状的吃成蘑菇
伞状的吃成尖塔
 
如果吃到虫子
就当是上帝恩赐的礼物
 
如果不小心被浓雾呛到
就当是远方有人想你
 
43.冬至日的抒情诗
 
有人在街前
挖了一首深沟
白色的七孔梅花管
裸露
似土地的
白而脆的骨头
 
有人在沟上
放置了一块木板
狭窄的
瘦瘦的桥
似被血污浸透的
绷带
 
有人站在桥上
看风景
晃悠  晃悠
一个彩色的人儿
像2012年元旦
拴紧后飘飞的气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