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长枪与短炮 之…

◎燕窝



 
在新加坡的客家口音
 
吸饱蓝墨水的天空
给爪哇路92号写信:
你长大了
把绿色的课室搬到我对面
花的孩子们
小柯,小玉,她们都是田野的学生
接受同一场雨的教育
 
 
童小碗2
 
黑板上的兵士们
忍不住了。他们乘坐的
下雨般的火车穿过
 
我们爱的童小碗家的
对面马路。突然升温的校跑道
让甲匪和乙匪的战争
 
烟消云散。参加军队的
六个柿子,只有三个完整的
回到了白房子里面
 
 
寓言100
5wonderSt. wonder
 
夜空的长外套
鼓鼓的。塞满了闪光的小石子
如果风到来,会把我们带往同一条河
 
影子晾在河岸。附近是江西瓦罐汤
橘色燕小窝
和蓝背灰颌的史提夫
 
在流水中已经千年。
他们谈起骆驼,在它稻草的内心
听见天空的水声
 
 
6,兔子罗比和伙伴们
 
灰色的姑娘
睡着了。她的裙摆
把树林的新鲜经历带给
 
兔子罗比。
它安静,空气就变矮
世界矮如屋脊,挤在地图里:
 
山是马克,水是眉眼盈盈
爱是一种教育
把溪流带回乡间
 
 
枇杷
 
枇杷在屋后面的空地长大
当上汽配厂的临时工
 
他修理着受伤的钢铁
用甜蜜的果肉安慰他们的心
 
 
春夜
 
阔叶林写出来的天空又大又美
小树林写的又薄又亮
晚上,它们回到我的铅笔盒
 
它们住的房子又挤又乱
很温暖。想和你一起走过的街道
长出了蟋蟀和别的什么虫子
 
 
9.10,甜班长
 
我们吃了好吃的。在后海
吸吮彼此心里的秘境
唤她甜班长
 
她花枝日少,但面目疏朗
我们坐在椅子上
语言和泉水的力量使雕花大厅前进
 
她邀我最后一舞
我们报废
离席。然而对一切都不失望
 
 
四步诗
 

 
我绝不肯腐烂
也不肯被虫蛀
我把花裙子旋转进一只青萍果
我们绝不妥协
 

 
你好苍蝇先生
我是苍蝇拍子
你真甜,怎么打你都不死
这就是爱情吗
 
 
少年
 
也许会下雨,也许晴天
在街角遇到天堂伞
我挥手的时候
鸽子飞上天
我们呼吸人群,就象呼吸空气
我们走进城市,就象走进家
也许会遇到一个少年
我们吹皱他,挥出他幸福的黄手帕
也许我们给他改名
也许叫作“干卿底事”,酒过三巡,把他绣进波浪中
也许我们会被他抱在怀里
 
 
12.16周日,走在天河路上
 
我有花格子呢和工装裤
身体割过胶的地方还在疼
但一瞬间我穿过他们
 
迎向最前面的阳光
我吹着口哨。社会主义在照耀
泥土带来神奇的击打力量
 
不知名的树带来了凉风
秋天带来奔跑的云
催动我们,带走雨水和黄昏
 
 
《》
 
让男孩慢下来
成为父亲
让女孩也慢下来
成为母亲
金色的田野上
稻草人结着草籽
每一颗都是父亲母亲
它们笑起来
喜悦挠过母麻雀的小肚皮
 
(又赠大碗)
 
 
《》
 
我所知道的秋风
披上了天空的蓝布衫
彻夜交谈
让烟霞,重回昨日的臂膀
 
 
赞美诗
 
在早上,当风把我们吹开
看到露水的心脏
和你的针脚
 
我怀疑,还会有更朴素的缝纫吗
当打水的人俯下了甜蜜的吻
当我的身子由谷物构成
 
阳光如雨。我们演化的声音
穿过仪式,回到清水中
从我胸腔里唱出唯一
 
 
赞美诗
 
你要如何呼吸我:
如同叶子长出来,取悦我的胸膛
如同卷轴下蒸腾的人们
分享着松软的内心
唇齿之间,只有你我互相抵达
 
 
赞美诗
 
什么时候都可以
我伸手去握
树林长出庞大的肺和音乐
有人在空中隐密行走
 
看不到他手中托着的
皇冠。
但枝叶在生长,空气温润
而高处倾斜的,正在变甜
 
 
•父亲节(090621)
 
疼痛的星期天,你还好吗
天气预报说下雨了
很远的云从海那边过来
美人鱼还好吗
海底的原住民还好吗
星期一的糖果店,女生们都好吧
她们在星期二的树上生长
耳鬓厮磨,果肉柔软
配我们的朽木铿锵
她们在锦缎衣服里变胖
我们在糖果店里变坏,变老
变身为父亲们——
社会主义在麦地里还好吧
地壳深处的迁徙还好吗
他们是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
分裂的你,跳进打开的糖果
星期六很快到了
 
 
中药铺子
•雷丸
 
八点钟的雨
离开天上的居所
押送经卷,和地上的国
 
它们的湿气纯真
修行的人们在队伍中
使云朵前进
 
 
•附子
 
神赐的压抑的血
默默走着细小的羊只
它们是我弟弟
 
也是我熟识的儿时玩伴
我路过也没打招呼
因为太悲伤了
 
 
海上花16
 
不下雨的时候
玛露露坐在很小的车站
两头是南北
 
新生的脚踝又细又白
接受过火烧的命运
膝盖化掉的人们
 
还走在雨中。
一列向前行驶的巴士里
会捡到奇怪的汽球
 
 
海上花 18
 
白色小茶快九岁了
住在家庭旅馆
不说话,也不会生病
 
她把牙刷上锁。
维修糖果,耳朵长得长
故事书里的人就不会飞走
 
有时我们互相到心里造访
他们被剥了皮
在小抽屉里微微抽搐着
 
 
石榴岗
 
在石榴岗上车
携带闪电和雨雾的人
消失在远方
我们共用的六点半
在流水中俯仰。他们的手电筒
留在田田莲叶中
 
从此我们再也没相见
天气有时很糟
缺少睡眠,站牌下候车的人
垂到地上
走向天真的容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