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千零一夜 • 语录

◎燕窝




 
 
“是的,我在这里”(穆氏囚笼)
 
来点儿热的
来点儿鸟雀演奏的天空
当它试图鸣叫
“吾思定矣。吾道茂乎”把我们
置身于不同的言语和祖国
一起成长的细节抖落下
它们的光和影
你在那里
是的,我在这里

 
“它真的全属于我”(贝氏情爱法)
 
还说什么呢
我们在座钟里从清晨走向傍晚:
芦苇荡,青石板,米兰塔
半是青松半山云
游玩的孩子们和母亲
枝条柔弱
把内心的波荡带到街角公园
她们让我们道路逶迤
成为单一的甜

 
“人少了不行”(江小民搞起义)
 
更远的是浮云
是互相离开的人们
他们掏空了身体的金黄
追逐更广阔的事物
亲爱的人都留了下来
披上光和影
身体分出了田亩。耕种者
昼夜辛劳,很快耕耘到了祖国的边缘
有时我是他们的一员
有时我哭泣着
所有的裂痕
都是人民,都是拥有人民的祖国

 
“我们不能等待了”(奥小奥谈圣诞火鸡)
 
必须弯下腰,让国家成为我的姓氏
你成为我的笔墨。如果铁门不打开,如果天空翻滚
云层搅动波浪,时间挥毫,用血液的烈性子
画马,酿酒,制造凌乱的现场;秋水里的浮世绘
重复着男女,年龄,性别,无用的河山
自东经34度向西经150度,我挤进你名字中
照顾这些笔划。“我只是爱得比较多,”
必须的。在杀害之前静坐与游走;在凋零之前
仰望天空。人群珍贵又稀薄
必须回答他们的每一次飞翔和坠落
必须聆听这静寂。他们中有人掉下来
压断我们身体里的一根枯枝。自西向东
被丈量的一切事物都有纵深度。现在必须回答

 
“没有战胜不了的屁股”(老冯可夫司机)
 
一切又有什么可计较的!
我们从台阶下来
堵在胸口的石头滚落
梦里还听见它们堕入太平洋的声音
天真的人总是最后一朵云
来自16岁的船厂和工人夜校
它跑腿,从蔬果、茶水和点心中
获取一些力量
我们爱得不多,也吃得不多
吃的刚好够供养一些爱
刚好让花朵开放在果实之前,然后落下

 
“狗屎!”(1919的恐赫者)
 
和一朵云蹲在屋檐上
等待后面的三天
都是雨天
身上湿漉漉的。我们傻等了很久
那是七八岁的一个早晨
太阳刚刚露面
我们留下字条给田野:
“等你长到草耙两倍高时,
就来工作吧。”
愉快的语调在风和海退去的地平线
笔直上升


 
“不喝一瓶是弄不明白的”(3月1俄法会谈) 
“就在这里。还能闻到它的硫磺味!”(小查)
 “240亿公里外的一杆进洞”(麦克康麦斯)
 “眼睛!眼睛!”(达尔文)
“我想知道上帝是怎么造这个世界的”(小爱)
“如果没有乘法”(盖小茨)
 “看起来不行却最终改变了世界”
“咖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冯小厨子)
“这个角色我已经演过了”(梁家辉)
“抱里丝,这有点儿搞笑”(Q童鞋)
……………………待完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