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魔幻现实录

◎燕窝



 
和朱涛谈诗
 
谈到诗歌
谈他的深圳之旅。两个女诗人
把湿气探向杯盘之间
还谈到他生命中的突围:不期而至
的集体生活
把一场暴雨带进我们的谈话
席间,他长出黑白条纹,打着响鼻
刨着蹄子,喷出白汽
在一幅山水豆腐上,腾空而去

 
在蜗牛会所
 
我们出现在蜗牛会所
把这个下午和其他夏日区别开来的,是针儿
和她的设计师。
她们热衷于“在一起”的游戏
我们喝茶,谈话,从灼热的语调
抽出茎叶。
穿白裙子的是莉莉安,她上身倾斜
泄露出绵羊角和卷曲的姿态
她腮边的水流,寻求我们中有鳞片的一位

 
和针儿在B1002
 
她拨弄着手指
被围困的情绪冒着冷气
木桌上的人和事,已然是
一纸空城。
我们谈起旧杂志
谈到苍茫处,她指节间涌出更多雾气
有人在松林中缓步,枝叶晃动
拟掷酒为号。
但她突然转变话题,“我好象坐在火山口”
眉眼之间仍然有振翅欲飞的痕迹
刀斧手却已经消失

 
与欧亚,唐不遇在艇上人家小聚
 
在傍晚饮马过河
谈话的火,使饭桌温暖起来
我们计算一天的长短
十年的诗歌赶羊史,成长史和朋友史
一块鹅卵石从我们齿缝间掉出来:
是过期未交的话费。
它暴露出欧亚和唐不遇的中间地带,1853
秘密仪式长出了小树丛。
至今它们已经是长满枝叶的南方。
在桂田南约大街23号,
我们清空身体
用重量兑出一杯水酒,大江东去,哪管它
东边太阳西边雨,有情的都是山水
无情物居中,砂石俱下,连接草木和围观者们

 
大椰版:密室喧哗
 
早上我们骑鹅旅行
直到黄昏
才抵达大椰丰饭。大水阻隔,各种泥泞坎坷
我们密封窗口,仍然有多余泡沫敲门
一整个晚上,我们寻找合适的仪式来放置
相对的肥瘦。小手电照彻两岸,被照亮的是时间和小树丛
“身体光秃不影响羽毛的丰满,”咕哝的是罗亮
他骑气球追赶我们,从安徽到广州,山体绵延数百公里
穿墙而去。扛着梯子上来的是唐不遇
迟到者是舒丹丹,接引人:杜绿绿,其他依次是冯娜、吴铭越
黄礼孩燕窝等。灯盏尚小,时间细碎,我们结下的无情游
进入到未名人的画中,她是旗袍者。
 
2012-10-29

 
饮胜会
 
更快地吃喝
更快消化,入睡,然后老去
更快地聚拢来。6点05,我们进入到
细节丰富的移动中,让河水倾倒进
杯盘。“你是燕窝?”被挤到空中的人,蓝底白花
把声音传递到谷壳中。万物在河岸边闪耀
亮出颈子。而我们在酒中下大雨,在石头里砍伐,等候着
这刀口之美,落向人间

 
聚贤厅大宴群英
 
请入座。
狐鬼居中间,擎高烛
罩红妆。一盏光亮有18个褶子,层层加持
众生和它们的居所。
鸽群起飞处,是曾萍老师,隔座是
孙氏兄弟和他们的家眷。一小群人就是一座山岗
浪里蓬莱,须臾楼阁
草拟出容颜、姓氏,背上的花纹
兑换了一片白茫茫江水。
在器物的两岸,分别是梁姚张李,饱满、翠绿
餐桌下的生活,低于海平面
水皆缥碧,千丈见底。猛浪若奔。“上!”
迟到者绾发,执黑衣,上彩釉,截取穿堂风
把鱼虾生活倾泻进大厅
 
2013-10-3

 
与杜绿绿消磨的一下午和晚上
 
执黑者得白
执绿的得到一下午,消磨着群山
楼房,人群,鸣叫的火车。把它们变作
窗前的碧玉簪,白璧盘。沉舟侧畔,
正在上岸的是杜绿绿,她修长腿脚中的绿意
突破着E座2104的虚静。“我对女人无限热爱,”
从曜和广场到顺丰轩园林酒家,她使
八卦大厅摇晃着,把水溅到桌面
谁也说不出伤害我们的香气有多深
但头顶的芦苇正在聚拢,结子。同船的有黄礼孩拉家渡燕窝
关江秀,陈宁莉,一部老诗人的睡觉史,
北京秘闻,城南旧事。他们守着各自的部首偏旁
安于一隅。把右舵,左拐弯的是杜绿绿
她的浓密使每个人都停顿了一下,失去的
分针滚落,消磨掉夜晚的剩余部分
 
2013-10-5
 

和桥,孔府七十四代孙
在客家人饮酒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二楼临窗
的力量贯穿杯盘。几英尺的空中
离地的世界异常明亮
一条河流正在出生。河床的味道微薄
穿行在餐桌与味蕾之间
重新发明了我们
其叶沃若,其鸣灼灼。我们经营过
酒中的绿蚁,温暖含混的美
走下楼梯
走进树木与世界隐秘的皱折里
使一个国家的黄昏早早来临

2014-8-29


与梦亦非茱萸等
在“家嫂”夜饮


上天台喝酒的人群
布下乱局。
他们碰撞的痕迹,泄露在夜半
临窗当空照的是梦亦非
他用酒水修改钟表,抵抗我们内心幽暗的
树木。他身体的瓜果部分是安石榴
一两只被模仿的羊羔是
须弥子,燕窝,不知名的独唱者
沙织和她老公。这夜晚长成
高大的芦苇荡,它失去了原来的面貌。回归到
日常力量。但我们依旧是一组叶子
离树干最近的是新叶,还带着
树心的阴霾,象秋天里刚砍头的茱萸
                                                                      
2014-9-25


赴泗海公祠之美领馆饭局

被慰籍的事物们
闪耀。Happy Birthday大卫,我们没有说出的
果实,时光中的春草和虫子
把方寸之地变成一场盛宴。猛虎投林
狭路相逢的人,把道路
背进祠堂。
它暴露出我们内心的一段石墙,酸性的肉
属于唇形科,香薷属。语言带来湿度
把陈旧的阵雨下到手掌心。它有一个木制底座
向前传递的白色巨塔,有三个棱角:领舞者米歇尔
摄影许苍竹,诗人St.等
使用我们身体的人,也写出身体
                                                                       
2014-9-27


是夜,与谭畅携诸友
穷游1200书店


盛放了整个夏天的体育东路
莲心依旧。在1200拾阶而上的人群
沿途摆放钟点。
他们的小情绪互相牵绊
驱动刀如蹄的城市与轨道,夜色纷飞,羽毛丰满
出现在魔法入口的是安石榴同学
谈笑静胡沙。男同学们学习低空飞行
到拐角御下心情与废气。
他们组成静物写生
铺设鲜花与水果,“人与食物是平等的,”
灯光把书店变成三层食品架
谭畅在画面左下角,她是一只飞舞的独眼蛱蝶

                                                                      
2014-9-27


十一在乌节路茶餐厅

美人不老
仍旧有零星的植株。她指上的丝线
引领我们直入乌节路餐厅
翩若惊鸿。我们瓜分她的袍袖与萼叶初红
占据她云髻巍峨的,是黄谷
我们把他刊发在封面,三分秋色,一分秋香
重新订制他的接缝线和注脚,把他
流放到幽暗清冷的河流
他不肯离去。我们在更遥远的地方相遇
携红霞,鸣玉鸾,把他拾掇入诗
骑秋风往复回环
并附上地址,和出行指南
                                                                  
2014-10-2


在太平洋咖啡馆

菜园子先生
站在拐角。他播下
一天的长短与光影,反复运算
炎热的下午两点
他预言,“我们是如此般配”
他拆解出一段薄暮,每天的水煮云朵
豆子小分队进入洼地
它们收起伞包,降下雨滴
把小动物布置到我们的日常功课
                                                                  
2014-8-30

-----天天读街,阅读人群是有趣的
 

与白鸦在比利时餐吧聊天

水墨为上。
白鸦擎木头伞,盘旋向下。被击打的风雨出现
在比利时餐吧门口,“要进去吗?”
它压低帽檐,把方寸江湖置于
我们的美式淡咖啡。时间回到墙上
收听各种酒水演奏身体,给黑暗河流
录音。
无法投递的名字,暴露在餐牌:
咖喱虾,热巧克力,炭烧猪颈肉和
刀头下的活出殡。
我们拭擦嘴角,拉动幕布,咽下一颗
钢铁五角星。7:31分,
被结束的良夜,走出大雨之外

2014-12-28
 

夜奔白鸦新年宴饮
 
斩即隐!
挥刀一炊的流水宴席,把我们圈定在画面一角
佳信直街C2801。枝头留空的是白鸦
他抽1971的中南海
欢乐有时尽。
他刚刚飞跃过山林生活,用枝条
垂钓杯中人:燕窝,白渡和他的女伴,鱼虫草木
相见欢。
我们饮下“种种意难平”,解散鸟雀
结束120平的天地游。
携暖意进入新年的长卷。归去
 
2015-1-1宴,2015-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