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窝 ⊙ 燕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胖子燕窝

◎燕窝



 
胖子燕窝
 
肥胖的初秋
燕窝走过下午三点的赤岗大街
她身后,尘烟不起,河水不波
九月的日子多节,堆积脂肪,和灰尘
胖是一种学习
安于内心,把“飞流直下三千尺”置放于深井中
胖也是一种刻度
逐渐长大,堆积着时光,长出一些上坡路
谷物们成熟之前,在这里憩息
一些胖居住在横隔膜上方,一些居住在下面
某些胖,独自生长,聚拢,分散
沿井水上升,胖子燕窝有了第一只双下巴
执拗的胖,充满漏洞的胖
接纳各种词语的胖
它是可以拾阶而上的事物
胖的宿命,是接受一种照耀,进入到光中
或成为光本身
在胖的枝头采摘
云彩缭绕,霞光鲜艳
最小的分针都滋润饱满。甜蜜的脂肪们
轻盈穿过尘土飞扬的街道
它们还没有被血肉命名,它们还是一团风球
直径超过1000公里,中心风速240公里,结构完美
将于23日7时抵达。
它们围困的那座城,燕窝,是个诗人
她在城里,打开窗户
词语到达的高度,她的手轻松到达
使四面包抄而来、感到危险的脂肪们困于
高墙之内。
时间是癸巳年8月18,公历9月22,胖子燕窝的
凌晨。胖点好,水草丰美,万邦来朝
风吹草低现牛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