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晖 ⊙ 唐朝晖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因为首先抛弃的是‘贵族的身份’”

◎唐朝晖



十二月,我喊了一声妈妈
扶起倒在泥巴里的村子,
墙塌了一个角
 
十一月,洪水流过身体
欲望没有复苏,只有孩子给出的一个赤裸
谁站在雪地里,看着屋子一点点盖起来
 
十月,冷吗?
村子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会问这个问题
爸爸从渡口回家,鞋子丢了
 
九月,醒来,
我把自己丢在爸爸的鞋子里
好大的一个小城
 
八月,不要拿我的手
我想抱抱你,噪音太大
城市开始发霉,阳光很大
 
七月,太热了,那么红的铁水
一道道弧线,冲向天空
打湿了,他们的未来,没有了
 
六月,马尔克斯躺在休息室里
听着灰尘回到大地,看到灰尘回到天空
灰尘没有名字
 
五月,我进了一扇门
每次都把自己关在门外,回不去了,狠狠地抽自己
从脸开始,到胸口的擂动
 
四月,跑吧,跑啊,
我跑,站在畸形的苗圃里,那些被钢丝扭曲的枝条
扎进百会
 
三月,更大的一张网,邪恶高兴过度
跑出了自己的跑道,广场外
我偷偷地抹去自己的眼睛
 
二月,我要把面具一层层从肉身里撕下
扯下,那个人,那些人,那群人,那帮人
我钻进、钻出那个社会的鞭影,我痛啊,每天都痛
 
一月,我来到这里,高度拒绝着头痛的人
迎着没有一朵花的杜鹃林爬上去,我只是一个寻找痛恨自己的人
“因为首先抛弃的是‘贵族的身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