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生 ⊙ 摸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石生



在深夜里我想起蝉
这种在泥土中潜伏好几年
才出来在柳树枝头上
高歌一曲的生物

我在想这个国家
这个时代的人们
是不是会有很多像蝉一样的沉默者
悄声潜伏在深夜漆黑之中

他们不交谈
像点燃之前的柴火在堆积
懒得钻出泥土
是沉厚的泥土在自行崩塌

他们也不愿意长出翅膀
飞行实在是愚蠢之举
也不会去饱饮露水
宁愿让露滴回到眼眶变成眼泪

—只一只的蝉
我是其中的一只
甚至拒绝抱伏在高扬的枝头
那是朽木正在腐朽折断
更要闭嘴不发出一声歌唱
而眼睛却圆圆睁开在头顶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境
有一天早晨我醒来
看见满地是爬行的蝉
大地沉寂仿佛是时光的尽头
太阳炙热而耀眼

这寂静让活着的一切生灵感到害怕
世界像疯了一样浑身在剧烈地颤抖

石生 2013/8/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