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整理的诗2012

◎叶来



整理的诗2012

《镜中》

离开电脑,
到阳台点上一支烟,
打火机“当”的一声,
火光锁住一张脸。
黑暗中,烟头一明一灭,
这是在人世啊。
看看稀疏的星空
突然有了
梦游的想法,
向楼下望去,
烧烤摊,安静,
雨水平躺在腐静的夜晚。
邻幢楼的某个楼道
响起高跟鞋的声音,
响了好一阵子,然后
暂时停顿,接着一串开锁声,
一声“咣当”的关门声。
灯光亮起,帘子没有拉紧
一副沉重的影子
被我的烟头掐灭。


《灰烬作业》

街道中央
我踩着积水
踏着腐叶
脚下有轻微的哗啦声
国产汽车打出一道亮光
扫了下街市
祖国有下半夜的哀伤
我急忙撤到路边
顺便拐进一条街巷
在巷子角
点烧一支香烟
光亮被黑暗包围
净是一些灰烬


《夜雨》

睡到一半,突然
被一阵急雨
吵醒
从阳台
向外看去,风也很大
楼下的烧烤摊贩们急得赶紧收摊
各种方言
听不懂,混杂在
雨水里
有些滴入烤炉中
红红的炭火,滋滋地响
乱烟从炉里窜了出来
被气流卷走
在雨中,弥漫
分散。在路灯下
那些斜斜的雨线
有人民的茫然
但看上去却
很美很美
我又看了一会儿
祖国的下半夜
倾盆好大雨


《行动作业》

楼道里,
突然闯出一只猫
没有警备,不知这是一次
暗杀行动
咣当咣当
我快步冲上五楼
杀手般迅捷
像夜行动物
有性欲
但要冷静
要在黑暗中,微微地
对自己笑笑
要手淫
镇定自如
就如楼群顶部
涉台天线
破败的旧灯箱
锈迹斑斑的铁件
以及几簇
若隐若现的三角梅
它们依旧是去年的模样
还有些香气
用小锤子锤打几下


《斑驳》

在和光里
坐拥余生的光线
听虫子吃着树叶
仿佛
这一生
就是虚度
一架飞机
高于楼群
是新开的夜间航线
打破和光里
夜晚的寂静
多少事物,如同
我们的一个照面
泥泞得让人不堪
搅人的夜晚
在路灯下
有一张淤泥的脸
暮色中,恍惚
有人在夜间徘徊
久久不愿离去


《山虚水深》

在菜场里,吆喝声
便是我内心的
一片沼泽
我用三两的诚意
来回转了几圈
芹菜、芥菜依了我
一个人又要了三斤牛肉
一坛上好女儿红
爬上山头,独饮
直到落日西沉
醉成一地的烂泥
篱巴外仍是空无一人。山野若干
凄美,仿若他的一生
山虚水深。
城市中若大的池内之物
无非早市里的鲜亮鱼肉


《小倩》

寂静的夜晚
听雨敲打棚屋
缓慢而有节奏
仿佛跌落的果子
轻微,恍惚
下坠的感觉,
就像所有的日子
陷我于泥泞

雨光掠过,
白衣女鬼
遁入草木中
树叶轻微地颤动着,无人知晓
她的名字叫小倩


《植物》

窗外大片的雨滴
走得急
夜车驶过,
哗啦啦的一片
搅了夜睡人
我起身穿衣
在阳台上看到
自己的重像
却始终不敢闭上眼晴
多少事物
在眼前晃动
有个声音在说
说了些唠叨的话
而楼下的楝树
却没有说出生长的秘密
我垂首,终是无力
窥望属于植物
和他人的习性


《斑驳2》

杂嘈的雨声
总是让我不安
草药箱里
还躺着镇咳药
牛黄、蛇胆、川贝

掩好门,除了咳嗽
我的身体又开始痛了
站起来,打开灯
取出骨片
仔细端详
那么的晶莹剔透
仿佛他伤感的一生

白衣女子又来叫门
树影斑驳
让人不安
穷书生推开柴扉
空无一人
松果跌落
做了风流鬼


《斑斓》

内心有猛虎
如此斑斓
菩提印证
我的后半生
是一块朽骨
孤灯、花影
行人的碎步
内心的杀戮
楼宇中的挣扎
这些黑白胶片
只像蒙汗药
一样让我不安


《消费男女》

洗衣机在转,带动夜晚
那些无可预测的事物
我又一次听见,夜航班机飞过头顶
挟着夜空的嘲笑,几分钟过后
隔壁有人把家具搞得吱吱响,
楼道也紧张起来
我侧耳去听,一对消费男女
把声音搞得很大,
走到阳台,我爆了句本地粗口:
干您佬,也不叫房东换张床。


《出租屋》

灯火基本都停下了
寄身者把小小的身子安放下来
暮色渐渐深了。
红砖,阳台,防盗网,
窗台前的晾衣架
都被锁在夜色里,偶有几户人家
夜妇打理杂事。
我站在阳台,
远处夜市的喧闹声
落在深巷里
重型卡车的忧伤
无疑成了某处的一段叹息
也霸道地闯入民居
偶有的夜航班机飞过出租屋群,
各地的人们,散落在人间大地。


2012.12.15


《出租屋2》

我们像大蒜一样地爱。
我记起了暂居本地的清流诗人
上官灿亮有关出租屋的札记:
“我租住在三楼的一个白色房间里,
楼梯阴森森地向上旋转,
令人晕眩,仿佛走不到尽头,
公用厕所常年积水,
散发着小便的恶臭,
千篇一律的出租房,
了无生气。”
所以,我要像大便一样地去爱。
谨以此诗献给所有租客们
我将与你们共勉。
城春草木生,
往来无白发。

2012.12.15
 
《出租屋3》

晚风多么美好
老板娘多么地美

民妇的乱发里
机群随意而至
掠过屋群
稀疏的星光,光芒属于他人

那位在屋群巷子里
穿行的年轻男子
帽沿被路灯压得很低

寒风一吹
他用手扶了下目光
有些黯然
可他仍然小声地唱着歌

晚风多么美好
老板娘多么地美。

其后在一间出租屋前
他利索地掏出门锁
微弱的灯光
搅拌着他的脸
 
2012.12.28
 

 

《与县后书》


其一
 

我想,现在,我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活在尘土和喧嚣中。
一位近中年男人,赤膊短裤,抬头便看见
对面的工地,假象的小桥、流水、人家,隔着一堵墙,暮色
掺着泥巴,等着秋天那些物事人非的景物,
被暮光一点点地剥落,包括他含烟的发梢。
旧货旁的垃圾,背小孩的妇女,小儿已酣睡,
稀落的翅膀,垂下,像极了秋日的长叹。
这里的一切,就是县后。
噢,县后,有些绝望,有些不为人知的泪滴,洒在尘世。


其二

 

县后社,座落在这个岛屿东北部的一个小村落,
已没有闽地古民居的厝屋风彩了。
杂陈,无序。
秋阳把它煮得,像一锅毛血旺,沸腾的便是
那下了班后,从厂门鱼贯而出的女工,
在马路旁
视无忌惮地,往肚子里填塞食品和热量。
我总是经过她们,可以感觉到
她们的内心,像湖水敞得相当开,
无论卡车经过,尘土扬起。
秋风来了,秋风一吹,把她们最为寂寞的
青春吹走,像偈语一般,缓慢,无限。正如她们缺乏营养的乳房,
落日之下,渗透着荒凉,这已是悄然发生的事了。


其三


今日秋分,我眼中有雨水,有魏晋以来的浓墨,
这便是那古厝顶上的浮云,其实是三千的恍惚。
是啊,通往县后菜市场的匝道,躺着一座墓,碑已无言,
但我确信,它每日都看着众多的打工者
匆匆行走,步子比身子重许多。
还好啊。墓地里的人,身子很轻,有轻薄之美,
看浮世之人
口含夜色,吞吐月光,交响总带着浊气。
我也经过这块墓地,拎着鱼头,打数斤酒回来
独自斟饮。眼中蒙着一层灰,
眉头卷起,秋日怀伤,像大病似的,
有时候,连鱼骨头都吐不干净。


其四


县后街,我走了千遍的狭小街市,
天空下最为透亮的淤泥,
演出着人间的五味杂陈。
路边的坟茔蒙上层层的灰,杂草梳理着秋风,
看来许久不曾有人过来点香。
然而大量的人民,
从它们身旁经过,包括我
包括秋雨。
我默默踩着泥水,
它们溅上我的裤管,无法躲开,
我听到裤管的怨气,一直走到更深的街道里。
噢,这街道
像又黑又深的胡同,
小贩们吆喝着叫卖琳琅的廉价商品。
我看着她们
她们打量着我,
彼此都有些疲惫,
像杂乱的民居上空,灰云无法躲开我的眼晴
隐约在浮世。在县后。


其五


在县后,我的发染上了刺绣般的景物,
这含霜的景致,
欠黄土一次掩埋的机会。
啊,这人世,
怀着戒律般的秋风,咏叹着,一直走得很远,
有时在我的脸上,却有着不一般的寂静。
其实,在我的内心,很不愿意,
让这尘土,这秋风,
把县后的颓伤送走。
那位母亲又一次经过我,
胸前安放着一付皮囊,垂到肚皮,它们在秋风中颤栗和不安。
我目送她,默默饮完这杯酒,
在矮墙头旁,站了一会,仿佛听到暮色中的
梵音,有如河水。我欲纵身一跃。
 

其六


理发师在做他的文章,在我的头顶,搅动他
忧伤的剪刀。镜子里,发夹,木梳,刀片,染发水挤在一起,
就像秋日下的县后,稠密得让人双眼发酸。
他不说话,三五平米的地方,卡嚓卡嚓
弄出的声音,让人不安、紧张。
我应该是每月来理一次发,每一次都是孤独地坐着,
很陌生地看几眼年轻的他,他老样子,
依旧无精打彩,就像那位逝去多年的人,对门外世俗的喧嚣
有着太多的偏见。他挽着袖子,不断冲洗
我的头颅,沉稳,打少量的皂。
镜前的椅,空空荡荡,
唯有门外贴着"本店转让"的字样,像前朝的月光,
印在县后,秋风如何吹,都揭不走。


其七


经枋湖东路,仙岳路,在东渡路左拐往湖滨西路,
进鹭江道,在兴鸿大厦完成一次县后
过来的俗事。之后,坐公交,看一张张
冷漠的脸,经西堤,抬头再看海景高楼,它们坚硬,像群山
在近处,一动不动,笔直得让我心情难覆。
哦,这是一张秋风,明月抵达唐朝,
三千繁华,一事难了:回县后。
一个多钟头的时间,外加行路两里半,膝痛难当,
还是要走的话,那么就到世间浑沌的民国,
叫上一辆黄包车,不敢大声,说:到县后。


其八


其实,这都是乱景。尘土,民居,厂房,租铺,
通向县后社的台阶,更多的是,
这里的人民
衣着没有鲍鱼的光鲜,他们来自祖国各地
说我听不懂的方言。可能会说:
唐和尚,袈沙留下。
案前,他卷起袖子,操刀一剁,鱼头鱼身分为两半,污浊之水,天上地下。
而我,赶紧掏出银两:师傅,不用找了。
是啊,秋分时节,鱼水肥大,
云层辛苦。
我拎着鱼头,一路走回,女工的眼神暗淡,困于一点点的物质。


其九


夕光平静,云层慵懒,像极了县后辉煌旧货市场里的
妇女们,她们在轻缓的秋风中
唠叨着家事,她们不谈雨水,不谈风月,杀鱼煮虾,携小敬老。
这些来自农村的妇女们,
不施粉末,有云一样淡然的心。
我总会看她们一眼,不说话,偶尔点头,
像对秋日下的杂草
向她们致敬。
除了生计,
有些个,为了多生个娃,在市场里,单调地生活。
是啊,她们像秋风一样,或平静,或暗淡,
就像她们的眼神,而她们的眼神
让这世间醒悟得太慢了,像风,吹不干我眼里的浮云。
噢,浮云,对的,屯积在县后的上空,
让她们家中的祠堂,香火得以延续。其他另作打算吧。


其十


大致每年,我都会写下中秋诗,而今年
我写道:色易近,情难防,三千酒量,你们洞房。
哎,我限于情色酒肉,乱章杂字,
不如你们点灯粗茶淡饭。
秋风人间,在县后,一位书生吐着烟圈,双眼浑浊,满脸淤泥,
没有世间的清凉,犹豫得像路边的枯草,
正接受秋风无限的,
缓慢的惩罚。
是啊,我坐立不安,仿佛内心的幽暗,
在县后,被月色剥得干净,
这种凛冽,像枯木,在县后,在路旁。
我没有山水的坦荡。
天气渐凉,我的身子有些薄。薄得像墓地里的人。

 

注:县后社,位于闽地厦门岛内东北部的一个小村落,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进程,渐渐成为城乡结合部的一个缩影。


(2007--2012,一直写一直改,于厦门和光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