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夏日祭

◎一地雪



夏日祭
————献给我的母亲、父亲、兄长*
 
(一)
 
那一天,太阳灼伤大地的皮肤
小白桦哭皱了片片枝桠。
热气穿透天空的羽翼,啃嚼着
万物脆弱的心脏。无名草在热浪里
低头默哀,新掘的黄土很快
暴晒成粉剂。
 
那一天黑鸟止飞。麻雀牙牙学语
呼唤梦中的妈妈。
你冰冷的躯体躺下来,又
从高耸的烟囱袅袅升起。
黑烟是你飘扬的发丝
长风中,你带走我滴血的心。
 
我滂沱的泪水浇灭了
焚尸炉的狼烟。母亲!
从此我嫉恨那世上无数个耄耋妇人。
为什么,年轻的你如此
年轻就倒在办公室,竟似骤然消逝的流年
让我在错愕里惶然,惊出
一生冷汗,并绵绵不绝。
 
霎时,站在天地间
我像个突然断奶的婴儿。
 
可黑暗下,野狗的狂吠中
我被你紧紧拥抱在怀的双颊
温热还没来得及消退。
隆冬的清晨,你用双臂为我暖热的
棉裤才刚刚套上我细细的双腿。
 
母亲,我只能在来生
为苦命的你洗头、洗澡,搀扶你安度晚年。
但是谁,让我今生所欠永无偿还
让我背上这毕生的遗憾?
先知的神啊,你为何不告诉我。
 
(二)
 
那一天。山川枯瘦如柴
生命轻得如一缕青烟。
白云打卷碾过丰硕的华年,
孤影摇曳默默穿过救赎的天堂。
 
这世界把你揩得干干净净
父亲,甚至连同你的躯体
躯体中蕴含的水分。
你一生的辉煌
被现实掠夺成一具
木乃伊。但我仍从你凹陷的双眼中
看到一丝丝柔情 。父亲
你的慈祥
夺走了我最后一滴泪水。
 
你在祖父封建的棍棒下
逃匿,(翻越咫尺的高山、
小河,到远方陌生的平原。
你为自己开拓了一片自由的疆土,
用沸腾的血浇灌着贫瘠的土地。
可父亲,你也用你的纯真
为自己套上了半生的枷锁*)
直到最后,你从火葬场的礼炮声中
逃上了厅堂,悬挂着祖父
白胡须肖像的墙壁。
脚下黄土动容,头顶白纱唅愁。
 
自此,我就成了一株浮萍
只能在心底喊父亲、母亲。
自此,你们割断了我的时间
让我与这个世界的对接出了间隙。
(这骗人的时钟
瘸腿的时钟,将怎样继续走路?)
 
最可恨的是
你们把我童年的笑靥一同掳走。
连同我青年的朝气
中年的平静。
直至,将我的老年抹上石灰。
 
潘河戛然而止。
萱草默哀。
下枣园在骄阳下瑟瑟发抖。
而你们给予我的生命
仿佛只是一个童话。一只
跋涉的蝴蝶。一个渺小得
无法扑捉的尘埃。和
一只,无人问津的蚂蚁。
 
自此,我的世界再也没有
我迷恋的,那种挚爱。
天空越来越混沌。
大地越来越恍惚。
 
夜空下,梦中醒来望着你们
星星般的身影,若隐若现。
 
(三)
 
如果灵魂的负重是一根刺
它穿进你的咽喉、食管、胃。
那么,五月就会尖叫。
脂肪乳像白色的魔鬼
在病榻上闪烁。哦
倾斜的病榻,白晃晃的床单,
透明的输液管。
狞笑的、无所事事的燥热和喧嚣。
你们统统,被丑恶的五月
再次利用。
 
生命如同一场诅咒
一点点渗入医院。焚尸炉。烟囱。
(当我再次提到这些
黑发竟一根一根变白)
长长的浓烟穿透五月肥胖的天空
铺天盖地砸向又一个炎炎
似火的干涸大地。兄长。
哥哥。你年轻的躯体
要化为白骨才能解开与这世界的
不解之仇吗?天地呜咽。
天地无眼。
 
流水、慢板。
鼓槌、丝弦。
 
月光下,你的曲谱正云卷云舒
漫过贾河、塘店,
那神秘的月亮之神啊
在多少不眠之夜
悄悄为你吟唱、舞蹈。
 
外祖父给你的
你用五线谱偿还。梨园的雨
滴滴洒落你怅然修长的
身影。哦兄长,哥哥
胡琴陪葬。剧本粉墨登场。
你在那边安好?
 
2013-6月9日——7月.9日
母亲:生于1933年,卒于1990年五月初六。
父亲:生于1931年,卒于2005年七月初九。
兄长:生于1955年,卒于2010年五月初四。
*父亲于1958年打成右派,1978年平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