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尹 ⊙ 虚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城市笔记(二)

◎张尹



城市笔记(二)


◎朝天门码头

    在朝天门码头,我继承了一个普遍的事实:看两江汇合处清浊分明的界线。他们在这里相融,流向远方。但当生者与死者走到一块,生者不再是生者,死者却还是死者,唯有他们的前生,还保持着静或动的演练。我继承了一个普世的习惯:从一所被湮灭的学校走出,从二十岁到三十岁,在这片丛林里,生活已平淡不惊,梦想慢慢消磨。在朝天门码头,江的三个侧面正在拔起高楼,过江索道变成了大桥,游船载着人民,像一群幽灵,观赏自己生活的土地和归宿,天上偶尔有飞机飞过,在预示着明天。这是初夏,未到收获的季节,江水一直往低处行走,深处是波涛和暗流。

                                                                                                                                           2012.6.3


◎歌乐山

    即使在另一个城市,我还是在它的阴影里。那是一个难得的晴天,野花开得有点过分,我来到歌乐山上,一股能量向我冲来:那些物什并不高大,但足以威慑我的灵魂。比电视里更现实。
    在房子侧面,有一条索道,如同这座山的裂缝,隔绝着两个世界。人们顺索道而上,看到的是森林和城市的全貌。人们习惯于躲藏,利用树叶遮住眼睛,了望远方而忘记了裂缝另一面的光景。
    我生活在这里。黄昏如此温暖。我走在它的脚下。

                                                                                                                                             2012.6.15

◎消退
        ----想念辛酉

    我们朗诵它
   掏光它的绝望
                  ——宋尾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说出,但没有说出。
错过很多事物,直到绝望
如同毛毛虫走夜路

“有人的诗,越来越圆滑”
从前的大师,消退成一个市井混混
时间使他愤怒

三次见面,你都谈到他,透露
那些小道传来的消息。
我们笑着举杯
就像,身临其境看到了生活的小丑

哦,生活,如果能走得远些,
我会拉住你,在瓷器口的火锅店
一起
喝下大碗辛辣的白酒。

那些厌恶的事物终究会走的。
我们都是乡音的收集者,在瘦削的
公共汽车上
语言与声音,相互取暖

                2012.6.15深夜,想念一年前在台州溺水逝世的诗人朋友辛酉


◎沙坪坝公园的自由女神像

她左手的法典,右手的火炬,遮掩在树丛里
她的眼光,朝向远方的山峰
她的脚下,四周,是一片平静的湖水
她自由吗?
充满雾霾的天空,看不到阳光。

                                                2012.7.1


◎两位老太

她们头靠着树干,身子躺在
撕破的方便袋上
红色人行道地砖冒着热浪
烤着她们

她们的衣衫,保持着十年前流行的风格
现在已被时间氧化
退去了颜色
稍微用力,就会撕破

她们睡着了,如此安详
行人一阵阵走过,也没有打破她们的梦境

七月的正午。太阳在上空
城市管理人员在休息
一棵树在长着,投下一片影子

                                                      2012.7.8


◎散句

当一列火车走在旷野里,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打破宁静
我们翻个身,继续睡去

当一个人从梦中醒来
他再也回不到那个瞬间之前的画面

当某一天,火车晚点,我们坐在拥挤的车站
手上点着烟,想起那段往事

                                                                  2012.7.9


◎生日

就像晚霞
我们惊艳于它的景致,又惋惜它的离去。

                                                               2012.7.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