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婴 ⊙ 暗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信笺

◎泽婴





信笺
 
 
虚荣是致命的。总是我写信给你
在孤独最少的一部分里
就像你常问我:这几天怎么过的
在你没有出现之前的日子我是怎么过?
我已经不能记得。
当雪染白北方的小镇,四周阒寂一如天穹
伴随你迫切的飞行
当你说出你看到青草的气息从你哥哥的嗓音中表达出来
我知道,所有匆忙到来和匆忙消失的
你将不再谈论。
 
我一直没想到怎么叫你
她们都已睡去。桌子上很乱
庞杂的书和蜡烛、相机、梳子、镜子、收音机
这场冬雨持续了半个月
为什么我要如此想念你?
为什么在冬天的雨夜你要我如此孤独地想念你
寂寞得像一座房子
 
当你说出你的哥哥站在屋顶指着一片水草丰盛的地方
自然的充足令他无限焦虑
河水也裂开了几道伤口
你们何以在最柔软的地方了解彼此的困境
和你自己不可分享的喜悦。
记忆是一块石头,并不为谁生,也不为谁灭
它只是自己的一个幻景。
就像我们的朋友腊月,早没了音讯
他的母亲在拔自己的头发
拔光了自己的头发,再拔腊月的头发
全部拔光,一根不剩
在他们母子以这个形象消失在镇子之前
他猛地跑到院子中央蹲下
借着月光使劲儿地排泄出一根根韭菜
 
真的,全是来不及的事
如果我能走到十岁的你面前对你说:
有一天,你会为了放弃自己而写作。
如果爱你已经耗尽了我所有关于爱情的精力
真的,全是来不及的事
如果在这封信笺的最后你能告诉我
当你多年后在时光的匕首上写下冬雨中的我
你是否会难过。
 
2013年6月24日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