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静泊山庄

◎叶丽隽



      静泊山庄
 
 
          1
 
远离了市区,静泊山庄
也可称之为一座岛屿
荡漾起伏于
金黄麦浪
和雁鸣湖无垠的淡蓝薄雾中
 
岛屿的现实都在咫尺之间,具体可测
沿着小桥流水
曲径通幽处,可以触摸到
彼此的缝隙
狭窄生活的底部
 
如果闭上眼睛
你会错过日出、喷薄、木杪之涌翠
 
如果没有你,这山庄的宁静
就是一场温柔的暴力
 
 
 
 
          2
 
落地花窗明净
镂空的大理石围栏,泄露出湖水
粼粼的波光
 
疏林平远,樵径斜穿
一幅立体的中国山水画,消失了她
浴后逐渐清晰的面容
 
……但她,俨然只是一个新人
尚未进入这园中的园,湖中的景
 
一瞥的镜中,突兀着
露出了全部的线条
 
 
 
 
          3
 
在几何学上,线是一个看不见的实体
当面发生转折,光也随之弯曲——
除非你深入过事物的内部
拥有一颗跌宕起伏的心
 
在静泊山庄,线条似乎无处不在
却又难以捉摸:
水波和云墙,相得益彰
但从不会停止于一个音阶
花木枝干虬曲
山石有若皴擦
楼台轩榭,飞檐斗拱,云卷云舒
 
无论你置身于哪一处
跟随哪一根线条,都将进入
一场变幻的形体、氤氲莫名的
江南梦境——越是简单
越是繁衍着
难以驯服的哗变旨意
 
 
 
 
           4
 
多年前,黄河在此停顿
卸下滚滚的涛声、风尘
 
有如岁月的奇妙恩典
漫长的喧嚣过后
昔日巨大的沉沙池 ,逐渐显露出
底沉的珍珠:无边的宁静
和葱茏
 
尘世中,你也是埋藏很深的事物
囿身于对黑暗的迷恋和自省,兀自封存
 
而条桌上,白纸空旷,穿堂风
恍惚、犹疑。经年的卷轴里,洇出
一些古老的字眼
“且吟中牟”,或“雁鸣中州”
 
是你,从一锭墨的陈香中
暂时地分身出来
 
 
 
 
            5
 
“春蛇入草,暮雁归芦”
……那黄昏,曾被轻轻触及
 
千里迢迢,奔赴这片黄河湿地中的庄园
一波三折的途中
我把自己重新阅读
 
我此行,为了不再远行
我想要独自呆一会儿,去想你
 
去谛听一个久远的声音,还有什么
比自我选择的孤独更能解放人呢
 
 
 
 
             6
 
上午,一起登临过的黄河大堤
此刻正在雨水中孤悬
高于静泊山庄
高于山庄内,两个肉体的绝望
 
“其实黄河每年都在变道……”
“只是有时候不明显……”
也就是说,多年来,它左冲右突
从未停止,内心的咆哮
 
那在记忆的碎片
和往事的沉沙中垒筑的
高高的大堤
是各自胸中,紧绷的道德律?
 
迎向、深入,那么无限地,靠近
浪花和漩涡
用尽了全身,仍是
无可给予——时间多么耐心,窗外
曲桥没入湖水,雨,绵延不停
 
 
 
 
            7
 
穿过每日的长廊、垂柳
随处起落的鸟群
我们曾进入小径的尽头,那隐而藏之
又不断分岔的世界
 
花香和水流中,我们也悄悄
进入到假山和倒影的后面
黑夜的后面
这是我们的第二重时间——败局之外
我们姑且暂存
 
然而那无声溢出的是什么
 
漫步在回忆和欲望交叠的迷宫
移步换景,事物总是指向
它不可预见的另一面
 
 
 
 
            8
 
一只白鹭惊起
滑翔中静止的羽翼,将撑开时光背面
庞大的阴影。手指插入发间
鸟鸣散了
一个山庄的午后
水天一色,震颤不已
 
翠竹旁逸斜出
芍药整个儿摊开
梅园里,新鲜的蛛网在随风飘荡,那小蛛
蛰伏在自身难以言说的秘密里
压抑着,忍着心跳
在阳光中几近透明
 
我匍匐,用双唇,一路追寻着中原腹地
亘古的地平线和风景
追寻一声低吟
惊枝未稳
那呼吸之中,闪亮的露珠哟
 
 
 
 
          9
 
来这儿之前
我们都曾是那露水、苔藓、飞鸟、叶和根
都曾是他、她和它
都曾千百万次地生活过
也都曾是云雾和光线
来自遥远星辰
跨越了漫长的光年,在空间中旅行
 
而黑暗中,自有命运的弓矢
让人不断离去
又不断地重新回来
 
今夜,山庄深深的水底
我沉潜并识别着鱼群
通过细小鱼鳞反射的月光,我认出了你
惊诧间,想起了以前的生命
 
哦真的,是你么——
这首歌献给
一个周而复始的魂灵,献给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