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读《象形》时想起上海的文亮兄(4首)

◎余文浩



读《象形》时想起上海的文亮兄
 
读到2013年度《象形》上
文亮兄写的《伯鸿》篇时
我读得很慢
间歇间
想起
23年前
沉河等一干师兄毕业
我隔几天
跑到5
找文亮
初见他音容笑貌
质朴高大,宽厚尔雅
中国古老的意思
泛起在沙湖的波面
 
去岁出差到上海
有时间可安排,想见一见
文亮兄
先是电话
听到熟悉的声音
几小时后,文亮从地铁升到地面
的夜色
远远地,走近了他
借着街灯,我喊:
“文亮兄!”
此去多年,我们终于
坐定在浦东的一个饭馆里
喝了一点酒
说了一些话
不知不觉
夜色比几小时前更浓
 
2013-4-17
 
 
过年记事
 
一个人在家
过年的在幼叔
正月初二
去亲戚家拜年
过团黄马路时
没看到一辆车像
没刹车一样
冲向他
撞的时候
他相当清醒地
拿出手机
拨打了
侄子的电话
侄子
送他到县里医院
抢救
一面打电话给
在幼叔在深圳打工的
独生儿子
赶快回家
在幼叔的这事
后来怎样
我一直没问
我怕
又是一个
不好的消息
像高概率事情
那样子高
这些事是
年后哪一天
母亲打电话
告诉我的
那时候
我抢票抢飞机抢高铁抢的士
抢回深圳了
昨天我
想起这个事
觉得有必要
写下来
  
2013-4-09
 
 
读到19年前的朱令铊中毒案
 
现在天空的蓝
终于一扫多日的
阴雨
却不能扫除
连日来读到的
有关朱令案的旧述
哦,恍兮惚兮
何等人间
是悲痛压住悲痛
是绝望还在绝望
阳光,并不让我感到一丁点儿的轻松
可以相信么
天空的蓝?
肯定的是,我搜读的越多
越感到
面颊滚烫,两脚发冷
耻辱国里的生活
何等可耻
我自己的可耻
无处遁
一种冰块,一块魂魄
竖在日光之下久久不化
 
传道书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
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怯怯地问一句:
我可在做梦的中国?
 
2013/4/23
 
 
为晚报消息“广东降雨百年一遇 ”注
 
这些天
大雨从天空
降到地面的马路
草丛、楼顶、水库
仙湖植物园里
雨点、雨线、雨势
混成一个
昏暗、笨重
水淋淋、轰轰响的
世界 ,在这里
有耐心的人
小心走过
清晨再次出门
再次向天空发问
“这个雨呀,
什么时候能停?”
属于人间的问题
天空也不能回答
晚报消息
2728
又有特大降雨
人们看雨,听雨,淋雨
继续在雨水的路上
各走各的
无望
 
2013-05-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