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剪枝

◎叶丽隽



 
            剪枝
 
拨开蔷薇勃发的刺丛
删繁就简,我胡乱生长的春天
 
不被赦免。良莠杂陈,委顿于地
刀锋,折叠起翠绿的汁液
 
鲜嫩的、枯黄的、结节的……我清理
曾经的生命的枝条,仿若一场祭奠
 
原谅我,这般地牵丝挂缕,我一直
在每一样东西里寻找你
 
 
 
 
            夜行列车上的心碎者
 
列车过金华,漫长的中转
硬卧车厢。折叠小凳。她缩紧身子
贴着窗玻璃,不出声,尽量与黑夜
保持着一致
 
山峦黝黝,远灯如豆
连绵相似的风景,此处,亦是他处
然而……金华……一个尘封的瞬间突然
浮现,猛地击中了她
 
二十多年前,哥哥送她
赶赴金华考学。贫寒兄妹,搭上了
一辆过路的货车
到了金华郊外,他们被卸下
哥哥背着她的绘画工具,牵着她的手
徒步至市区
详细叮嘱后,告别返家
 
而她,一头扎进了
属于她自身的命运漩涡里,从未回头
和停驻,也从未细想:
从金华到丽水,一百多公里,她那
无以生计的哥哥
是如何返的家?
 
啊不,她不明白自己怎能如此轻佻——
……惊悸突袭,她蓦地明白
原来哥哥,并非罹难于
一场车祸,她早已失去了他
在多年前
在此地,那个她不曾回头的
告别的瞬间……哐当声中,列车重又启动
却似乎掉了个头
开往来时的方向。泪水中她愕然
随即又闭眼,更紧地贴着窗户,一个
心碎者管不了一列夜行的火车
一段不堪的人生,一个追问
 
 
 
 
 
           停车场
 
反复到来,长舒一口气
每日里
好像只有这人世之外的空
才能对应我的心胸了
明显地,我并非规矩之人
当我中途溜出大楼
从密集的车阵中开出我的
总有抑制不住的丝丝窃喜
当然,更多的
是我一人滞留办公室
直到夜深
偌大的停车场
只剩下我的一辆
最后一辆
仿佛被世界遗弃的孤儿
我溜达着,犹疑着
延缓着靠近——它是
多么地孤独
黑漆漆的,比黑夜还黑
在它应该在的位置里
守着最后的一点秩序
 
 
 
 
 
          靖江之约
 
在这甲板下面,浩瀚江水中,万千刀鱼
正穿梭洄游。一个个暗自挣扎的躯体
仿佛我血脉中
义无返顾的士兵,一路
褪掉盐粒
以及深海的记忆
 
为了什么,我们跋涉千里
已经磨损得太多
“如刀江蓟白盈尺”
当我们相聚,彼此,不再丰润的余生
图穷匕见
 
春潮迷雾里,江风吹起的乱发
蒙住了我的双眼。此生,多少须臾之物
浪花一般喷涌,被船分开
消隐并退后……那支撑我们存活至今的
仅是源头,一声古老的呼唤
 
但我,还是想站在这临海的风口
说说我的爱,我的愤怒
 
 
 
 
 
           春天,N种速度
 
可以是急雨,笼罩大地
可以是疯狂的雨刮器
挡风玻璃上,不断泼洒过来的
斑驳的树荫
可以蓝调
可以摇滚
可以混合,“枪炮与玫瑰”,或者
“恐怖海峡乐队”
可以倒退
可以加速
 
亲爱的,这个春天,我只追寻
一声低沉的弦音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因而是我,进入这狂暴的中心
那风眼
异常宁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