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夜闻灵应寺钟声、荠菜谣

◎铁哥



夜闻灵应寺钟声


用诅咒去纪念,像带硬刺的花椒
警惕的煽动到土里去,风吹兰花的轨迹

这粪屎浇灌的浪漫,这刺杀怀春的厅堂
朗诵是最后一次敲响,埋在井底的方言

难道服从于寡欲的菖蒲?他削的纸箭飞啊
穿过几重人烟,穿过无所终了的大千,穿过

真相的小人书,用2分钱坐在黄昏的街边
像路过此地的风尘,像挂在屋檐的铃铛

叮啊铛,这金属敲打头颅的游戏,叮啊铛
你再细细区分涂抹的终了,还要去捂住他

2013-4-3


 

荠菜谣


活在门口荠菜细碎的韵脚里也好
破伤风最后把轻蔑的种子弯指一弹

去吧,微小而焦躁满腹的你去乘风
去结识走出校门惶然无措的你,去喊

看自己在草丛间张望,像不拢嘴的鳙鱼
因为歌颂而咔住,像西装笔挺的鲫鱼

他的小碎牙已经念叨了多少遍龟去来
匍匐前进的朋友,梦里看慢腾腾的小剧

是如何掀开你去年秋天里腌制的内心
用小火蒸,祛了腥味以后他还能吃吗

他也是站在竹笼里的鹭鸶,啄我衣袖
变成桑叶或者野枸杞一丛,装着不知春夏

不知酒后要解释多少遍雁难飞,六月雪
书里手纸间掀开的概念,在街头翻白眼

装着不知高压锅里的温度,冒汗给谁看
给谁再开一瓶维雪啤酒,浇灌荠菜花吧

2013.4.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