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整理的诗(2011)(3)

◎叶来



《夜行人》

冬至过了
这个冬天也即将离去
我似乎
还是找不到让我
高兴或者伤心的事
真的很无语
那个人
走在和光里的
路灯下
一张脸
忽明忽暗
我尾随他走了一段,转过停车场
洋紫荆依旧落了一地
暮色中
那是一副烫伤的脸
有人又开始争吵了
无非是小费多少


2011.12.23


《没有月光的夜晚,独自一人饮酒》

我喜欢多人
热闹喝酒
也喜欢独自
喝上两杯
让自己微醉
悲伤的事
就像冬日里的晚风
吹在脸上
略显冰凉

我用手指轻轻地
弹了下空气
柔软,轻度的
手感,很像你的乳房

夜晚很美
星星很少
街灯照着
静静的树叶
月光已经
私奔了数夜


2011.12.23



《年末诗:一列火车在黑暗中静静地走》

一年将尽,
一个人守着剩余的时光
像灰烬
慢慢散去
那层薄薄的雾
铺满在人间
低低的。

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火车经过和光里
我又在想
多年前的那个问题
坐上小时候的绿皮火车
在无尽的夜里走
不停留
也不会担心饿肚子
就这样
守着哐当哐当的夜
和空荡荡的车厢

漆黑的窗外
风景留给他人
偶有一些光亮,照在我的脸上
如会是月光,那该有多好

2011.12.31



《厦门日记》(组诗)


◎厦门日记:饮酒记

阿海发来短信
嘱我喝酒去,夜色正深

BRT却灯光迷离
如同村里女生的眼,让我着迷

水煮鱼被我们一扫而光
我们驾五菱小面包,去好佳排挡


那里是醉蟹的地盘,此人满头银发
迷倒众多网络美女
也迷遍了村中的女生们

时光静候,他独坐老屋子里
吹起小时候的口琴
光线窈窕,他会是今生或来世谁的情人

阿海早已抵达,最近他迷上了王东红
王东红整日爬在出租房,
从日出至日落,向西张望,这俗陋的尘世

在第三城,他抱着空气说:
“乳房因为忧伤更柔软”

前些夜喝酒,莲花时光
春风骀荡,他望春风,略有怀伤

颜采臣一上桌就趴着睡着了
他要晕了一下,在梦里写诗送给他的大情小爱们
梦里头,说不定还在和哪位女老板调着情呢

春雨贴面,春酒倒入口中
我们呼来阿约小友

他喝着酒,心里却为一位陌生的女子写诗
年轻的脸上有柔情和蜜意

我是叶来,醉蟹说,叶来越坏
便是我。是众人围攻的对象

喝醉的总是我,受伤的总是我
唉,谁叫俺是厚道人,老实,能喝,速喝

我们喝酒,我们是酒徒
在夜浓时,彼此呼来,醉饮之后做鸟兽散去
雨水三两重,喝酒,说些破事儿



◎厦门日记:立春记

有人报春,古称春吏。
前,鼓乐仪仗;中,州县长官僚属;
后,农民执农具。接芒神叩春牛。

立春之时,
饮酒伤身,
废于春日呀。

叙述如此的虚弱,
我的确如此感叹。

我依旧,喝酒如喝水
微雨落下,人间少许的冰凉
从薛岭飘过,墓碑安静
人们还忙于世间俗事,清明还早

从县后工厂回来,些许着凉
煮了姜汤,温黄酒吃
热着身子,上网、打字
和光里静得让人发慌

烧烤摊的炉火升起来了
黑夜中,红旗升起来了

几个下班的女工,坐在邮局檐下的走廊
点了些烤肉、鸡翅什么的
喝杯饮料,有的取支啤酒缓慢地喝
也喝了些雨水和喧哗。


◎厦门日记:村里记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精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唐代诗人高骈《山亭夏日》


在溪岸路,好佳大排挡几位男女同学
约我说谈点事,其实没什么鸟事

饮酒是郑重的事。一伙男女对着我笑
席间一位美女很陌生,也冲着我笑

笑会是一种台词。村长对我说:
这是大雨。

大雨笑着,发出的声音,像春天的梨花
落了一地,我有些不好意思
偷偷地拣了她几个眼神

颜非和我喝酒,喝台风过境的酒
他说,跟美女喝酒,人生之大事

可他酒也没喝多少,驼红着脸劝酒
可爱的样子,像他迷人的双眼
像他诗中的小情小爱们

大雨是学导演的
我想是不是可以在她的
镜头里露下脸,最好要有台词的那种

在大雨的文章里说过
小曼其实也很容易接近
认同这一点,看来我们都花了些时间

去年秋夜,今年夏天
凤凰叶绿,小曼青春,
这已不是秘密了

还有一个秘密,小曼导演了个MV
现在我们叫她小曼导演

MV里面的主角不是别人
正是村长,我们爱戴的村长大人

我和村长讨论过关于
美人和美女的差别
村长一鸣惊人地说:美人不分性别,
美女是有性别的,女人。
我无语,我给村长打了满分。

这次村长主演一位熟女
风情万种的那种。我说演技太好了

小曼却在一边说,是我导演得好
村长大人笑,一笑就把桃花笑到了夏天

小曼一直认为,
我要演一位嫖客
皆因在我的一首诗中写道:
“之前,她问我,要吗?
打一炮,100元。”

我说,小曼导演,演你的戏
我就用这个角色吧
但请一定像易先生这种类型的
溪岸路,热气迎人,有人暗自得意

蟹哥是好佳排挡的当家
满头银发,美女们爱死他
在BRT下开小酒馆,体查人间微凉

我们喝完酒,蟹哥拉我们一起去唱歌
他唱一生何求。夏夜如凉水,
冰镇我们的心。


◎厦门日记:后埔记

在后埔,有我的诗歌兄弟阿约
在那里他一住五多年

酒后睁着一双似醉非醉的双眼
看后埔的娘们从他的身边走过
他会为她写首做爱诗

这里是城中村,灯火通明
阿约伏案写作,小优和小A
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注定是一场忧伤的游戏

有时我会去找阿约喝酒
谈谈那些在出租屋里不穿内衣的娘们
还有后埔迷人又迷离的巷子

我们喝酒,暮色却浓不起来
又约来上官兄弟,在一家川菜馆
点上一盘水煮鱼,全心全意守着后埔的夜色

喝多时,就在路边的小货车旁撒泡尿
抬头看,稀疏的星空,被路边的树叶
挡在路灯外,多少有些寂寥

回来后,下着雨,我们继续喝酒
病树叶在冬季的微雨中,渐渐消瘦

我端起手中的酒杯说,
为你和小A小优们做的爱干一杯,
阿约说,为她们在R城做爱,我们干一杯

这是个酒喝得极少的一晚
我们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后来,我把阿约介绍给晋江口语诗人
且歌且骚,告诉他,
在后埔,娘们站巷,出租房内无衣可遮

我们一起去喝酒。在烧烤摊,在川菜馆
在R城。骚哥喝酒,三千酒量低头说,
扶我进房,在馨舒友宾馆倒头便睡

骚哥必须承认,今夜在城中村,
在R城,在后埔
棉被总是有股消毒水的味道

我送他们回房,独自打的回家
经过吕岭路,在铁路桥下猛然记得

当年在此撒了泡尿,温度还是热的
有人说,打一炮,100元,要不要。


◎厦门日记:高盖记

“夜恍惚,与君醉饮成灾。”*
这是写于2007年8月22日的一句潦草诗,
今夜寂静,提读此诗
冬夜怀君,酒是不必说了

在幸福路,在春天,在路边酒店
小曼、你和我。青苔依旧
长在旧墙,仿若当年青春

这则日记依然与酒有关
记当年,在曾厝垵
我们饮酒,你告诉我,我们或许能成为酒友
这是我最喜欢听的一句话
在多个场合,我提起这句话
你说,没什么印象了
其实,没什么关系。同里的夜深了
若干年后,我们依然饮酒

在莲岳路,在春日的深夜
我们饮酒驾车,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今日旧事重提,筼筜湖水依旧平静

不得不说,颜非笔下的土匪高盖,有点神秘
“高盖,这光头土匪,彪悍孔武
我知道他的身世。但对此只字不提”

如同他多年来,默默行走,
在甘南,在雨崩。

*注:“夜恍惚,与君醉饮成灾。”一句出自拙作《怀君夏日之诗——致高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