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整理的诗(2011)(2)

◎叶来



整理的诗(2011)(2)

《白衣胜雪江南烟树斜》

——致藏马

在春天,在莲花北路
本少带藏马前来相见
其夫人相随
午间品茶,夜间饮酒
快意于雨水之间
而今,金秋时节
我赴瓯地讨一瓯酒吃,才俊藏马
驭动车组而来
在瓯江边饮酒
饮夜色
天明时,我们一路向北
沿楠溪江行
江在永嘉县境内
东临雁荡,南距温州,西连仙都,北接仙居
江边多了位牵马青年
行至江边
弯下身子,用手做勺状
舀一瓢水洗脸
我隐约看到当年无名隐士
白衣胜雪
云岗烟树斜
古时人家,今有藏马
居温岭,踏山水


2011.11.5


《在瓯北》

——致星落河

清晨的光线
落在江面,落在
我暂时落脚的瓯北客栈
这里有我的朋友
星落河
一位江湖人士
隐于江边
一边饮酒,一边养胃
接东晋名士灵运山水情怀
修练内心
瓯江边停驻了当年
谢灵运从水路直抵
永嘉任太守职时的目光
落在了1500多年前的瓯北
如今我的兄弟
纳当年的目光,练习江水
吐纳星辰
与我在江边吃整夜的酒
此时此刻,星稀月疏
山水开合


2011.11.5


《立冬》

送货出门时
看到邻家店妇
杀鸭去毛
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就在手机里查
噢,恍然大悟
今日立冬
遇冬补冬
回来炖了猪脚
加了小茴香
一大碗的黄酒
中旬月
想起父亲
在北山,熬草药吃
屋后的白菜
敷上了新霜
我看是要
加床棉被了
拿出手机挂出去
应答声说,您挂的电话已关机
我想父亲
怕是早早上床了

2011.11.08


《水手装》

刚网购了件水手装
尺寸大了点
为了缩些水
于是放在洗衣机里洗
洗衣机里
传出祖国的咳嗽
我并没有诧异
反而想起
郑智化的水手歌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其实,很简单
这就是我
买水手装的理由


2011.11.13



《列车驶过田野》

从列车的窗外望去
大片的晚稻
熟了,金灿灿的
开始我有些兴奋
久违的稻田
虽然我是在列车上
匆匆看到
但还是感觉到了
田野的气息
这些一浪一浪的
金黄虎皮
让我有点激动
我拿出相机来拍了几张
随手查看画面
画面却显示出
几处正在
搭建的楼群来

2011.11.13

《恍惚》

整个县后似乎都空了
我忽然觉得,一个人很孤独
没有微风,在我的工厂里
只有熟悉的动静
电钻,或零星的钉枪
发出我多年来
习以为常的响声
真的,好像周围都静止了
屋外看不见树叶飘落
那么安静呀
我只能相信我自己
还活着,活在县后这块依旧是尘土飞扬的土地上
我发呆三分钟
扶着围墙,有些恍惚
对面的云层很模糊
冷天气渐渐有些不习惯,我知道
冬至很快就要来了
我的身子有些薄

2011.12.20


《小北山》

在小房间里睡了一觉
梦见了小时候的北山。
起来后,坐着发呆
对着那支白炽灯
偶尔瞄一眼桶装水
有轻微摇晃
抽了一支烟,
我还是发呆。

祖国和人民
下午的时光,
那年的小北山,
一直很寂静,
田野里,
敷着一层薄薄的霜。

2011.12.20


《看完一场电影我们回家》

看完夜场电影,走在江头北路
冷风吹着,我们竖着衣领
走路,走了一小段
阿约说,打的送你回去。
我说,好吧。
两个人一头扎进出租车,
之后,我们在莲花北路分手。
许多次了,我们总是在夜里分别
这次显得有所不同。
下车后,我还在想,
剧情中逃命的事。



2011.12.20


《时光》

云层里偷了点月光
照在县后,还有更大的地方
它叫祖国
名字那么地好听

我在这里一呆
就是六年
六年的光景
仿若灰烬
落了下来

2011.12.20


《清晨诗》

清晨的时候
我有时会
推窗看看外面的停车场
紫荆花
依旧开得茂密
树上的粉色花
前晚落了一地
昨晚又落了一地
我总在想
那么多花啊
怎么老落不完呢
这个冬天
有寒流
也有暧意
我很想听听
冬日花落
这种声音


2011.11.21



《静夜诗》

街灯安静下来
我会一个人
静下来喝点酒
打三两字
今天我想到
在祖国的胃里
终隐南山

月亮转过身影
隐士成为
一种时尚


2011.12.21


《回忆录:70年代,我几乎没有掉过队》

北山在我的记忆中
很难抹掉
那里有我的童年、炊烟
铁路桥、火车、链子枪
弹弓、电石炮,还有
静静的山岗
咳嗽的祖国。

像松果垂落
如此简单。


2011.12.21



《夜晚》

和光里邮局旁
晚间10点过后
就会有些喧闹
这样的夜晚,总是令人迷惑
如同街市的灯火
有一些熄灭
也有一些亮起来
没有月亮的晚上
我下楼买几串烧烤回来
一个人喝酒
很沉闷
就起身
看窗外的灯火
很无聊,就想
对面楼里
是不是有人又开始做爱,或者手淫。


2011.12.21



《冬至》

在红运大排档
约好了一起写首冬至诗
那是晚间10点过后的事
我们饮酒,在深夜
练习冷风中的烤鱼气味
碳火红,像我们的脸
这些都无关紧要
我们谈天气,谈节气
让妙龄卖唱女
弹唱几首老歌
夜晚很简单
风贴着地面吹
吹走一些人的脚印
还有一些轻薄的肉身
人走了一拔
又来了一拔
看着这些男女
就像我们刚来的样子
择张桌子
叫盘烤鱼,或者其他
双手伏在桌上,花一些时间等待
说一些寒喧的话
先用来暖暖胃

2011.12.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